文學迷 > 歷史軍事 > 盛唐不遺憾 > 第一千二百八十六章
    雙兒的家里是真的沒啥好東西能夠招待客人的,不過,李安也不是來吃飯的,并不需要別人招待。

    “不用了,不用了,我也不是來吃飯的,這時間也不早了,馬上就該回去了。對了,你現在在哪里做工,主要干什么的?”

    李安開口問道。

    傻大個回答道:“在一個貴人府上栽樹,都是十幾人高的大樹,是從江南運過來的,水土不服,還不一定能養活呢?這些貴人也真是有錢,就為了一棵樹,居然從那么遠的地方運來,多好的樹啊!樹干和樹枝都被砍的差不多了,就剩一個主干了。”

    說著一臉的可惜。

    這些貴族的確是這樣的,確實比較喜歡收拾家里的花花草草,尤其是高大優質的樹木,更是很多人追捧的好東西,而什么樣的樹木才最彰顯身份呢?自然是有年頭的粗大稀有樹木。

    樹木的年份大才更有氣勢,而只有稀有不太常見的樹木才能彰顯高貴,若是滿大街都有的樹,那就不足以彰顯貴族的個性了,所以,很多貴族都希望去比較遠的地方購買異鄉的高貴樹木,這樣才更能彰顯自己的高貴身份。

    尤其是江南蜀中的樹木,有好多都是非常美觀的,很讓貴族們喜歡,但外地的樹木,畢竟不太適應京城附近的環境,再加上長途運輸的損耗,所以,樹木栽種之中,是無法保證絕對成活率的,有很大的概率會枯死,而一旦枯死,這錢就白花了。

    當然,也有販賣樹木的人是包活的,若是種不活就不收錢,但這種情況的費用肯定會更高一些,一次大約要花幾次的錢,耗費那是相當大,不是普通貧民百姓玩得起的。

    “都是江南運來的大樹,那都有什么樹啊!”

    李安好奇的問道。

    漢子摸了摸腦袋,尷尬的笑了笑,開口道:“好多種呢?高高大大的,咱也不知道那是什么樹,反正咱只是負責栽樹,管它是什么樹呢?”

    “這倒也是,栽樹的人,卻不知道自己栽的是什么樹,這也挺有意思的。”

    李安笑著說道。

    像這種人,也就只能一輩子栽樹,因為,他居然連自己這一天天栽的是什么樹都搞不清楚,如此,事業上也就不存在進步的可能了,都不知道自己干的是什么,怎么可能會有進步呢?

    有一個故事說的好,有三個工人在工地上砌墻,有人問他們,你們在干什么,第一個回答說,你眼睛瞎啊!沒看到我在砌墻嗎?第二個回答說,我正在建設一座大樓,最后一個說,我正在建設一座美麗的城市。

    最終,說自己正在砌墻的人,十年后還在砌墻,而說自己在建設一座大樓的人,已經成為了一名小老板,而說自己正在建設一座美麗城市的工人,已經成了大老板了,非常的富有,這就是人與人之間最大的區別。

    眼前這個漢子,顯然是屬于第一種人,他每天就是無腦的干活,至于自己干的是什么,一點兒也不關心,整天都在栽樹,卻連自己栽的是什么品種的樹木都搞不清楚。

    若是剛剛開始工作,倒也罷了,可這個漢子明顯是干了很多年的人了,并不是干活的新手,卻連最基本的樹木種類都搞不清楚,這怎么能進步呢?

    不過,像這個漢子這樣的人,在整個社會上實在是太多了,多的都數不清,到處都有這樣的人,或者可以說,絕大多數人都是如此,能夠對自己的工作有更好認識的人只是少數,而能夠上升的名額也同樣是少數,所以,注定只有少數人能夠獲得上升的機會,能夠獲得更大的成就。

    “就只是栽樹嗎?貴人的府上,可不僅僅就是栽大樹吧!這也太單調了。”

    李安笑著問道。

    在李安的印象里,貴族家里至少要有亭子,樹木,假山,竹林,這些是一個都不能少的,要不然怎么能配叫貴族的住處呢?

    漢子點頭道:“主要就是栽樹,這個活兒是最多的,最難栽的是大樹,還有一些小樹,那就好辦多了,挖個坑埋進去就行了,還有一些好看的石頭,不過,這個是石匠干的,我們只需要挖個坑就行了。”

    李安點了點頭道:“哦,原來是這樣?你干了幾年了?”

    “這個,大約有七八年了吧!”

    漢子開口回答道。

    “干了七八年,也該有些積蓄了啊!怎么家里還是如此貧寒,現在的大唐不比以往了,到處都是富裕起來的人。”

    李安開口說道。

    漢子被說的有些臉紅,顯得非常的尷尬。

    “都是我沒用,連累娘子和閨女,都沒能過上好日子。”

    漢子說話都喘起了粗氣。

    李安搖頭道:“你這看著身體強壯,比一般的漢子都要壯的多,怎么就沒用了,若是個瘦弱的病秧子,那也就不奇怪了,可你一點也不瘦弱,反而還很是強壯,有這么好的身體,干了七八年了,居然毫無建樹,這是怎么個道理。”

    “貴人,我也不清楚啊!我的身子骨確實不差,干活也算賣力,可不知怎的,總是會隔三差五的闖禍,干了大半年,只要闖禍一次,工錢都不夠賠的,若不是工頭求情,把妻女賣了都陪不上啊!”

    漢子非常無奈的說道。

    “那你到底是闖了什么彌天大禍了,居然要把妻女賣了都陪不上。”

    李安早已洞悉一切,笑著問道。

    “其實也不是什么彌天大禍,就是弄壞了東西,比較值錢的東西,幾年的工錢都陪不上。”

    漢子開說道。

    “哦,那你舉幾個例子,讓我聽聽。”

    李安閑著也是閑著,好奇的問道。

    漢子開口說道:“八年前的第一次,我在一處公爵府上干活,正抱著一棵樹走著,突然腳下踩著什么東西了,啪的一聲,馬上就有一個公爵府的下人過來讓我賠錢,說這是貴妃賞賜給公爵夫人的花簪,價值不可估量,被我踩壞了,要賠錢,要賠好多好多的錢。”

    說著一臉的痛苦,好像自己真的運氣很背似的。

    李安蹙眉想了一下,開口問道:“皇帝賞賜給公爵夫人的花簪,居然隨便掉在地上,還正好被你踩壞了,有沒有這么巧的事情啊!”

    很顯然,李安是非常懷疑的,甚至基本上能夠肯定,這個漢子肯定被訛詐了。

    漢子忙道:“貴人說的是,我也是這么理論的,剛才走路還好好的,怎么突然地上就有一個木簪,可那個下人說,她們的公爵夫人剛剛經過這里,大概是不小心從頭上掉落了,因為木簪太輕了,掉落在草地上也每個聲音,所以,就沒有被及時發現,后來公爵夫人發現發簪不見了,就讓他們這些下人分散尋找,恰好就看到我踩斷發簪的一幕,就說是我的錯,可我也不清楚地上有這么珍貴的花簪啊!”

    說著,漢子一臉的懊喪,覺得自己運氣太背了,怎么這么巧就把木簪給踩壞了呢?

    李安自然明白了一切,笑著問道:“然后呢?是怎么收場的。”

    漢子接著說道:“當時,那個下人要我賠償二十挺金子,我一個普通的百姓,哪里會有這么多的錢,還好,我們工頭跑了過來,說我不是故意的,這個錯也不能全怪我,況且,一個窮人也賠不起,讓那個仆人在公爵夫人面前美言幾句,反正公爵夫人的首飾多得是,夫人也向善向佛,并承諾給那個仆人一挺金子擺平此事,那個仆人答應了。”

    李安頓時全明白了,笑著說道:“后面的事情,你不說我也清楚了,工頭為了幫你付出一挺金子,這個錢是肯定要從你的工錢里面扣的吧!”

    漢子點頭道:“沒錯,這個禍事是我闖的,當然要有我來承擔了,怎么能讓工頭為我背負債務呢?這一個簪子就是我大半年的工錢,不過,工頭每個月只是扣掉大半,讓我一年還清,要不,每個月連飯都吃不上了,這個工頭是個好人,所以,這么多年,我一直跟他干,從來都是盡心盡力的,一點也不偷奸耍滑。”

    李安聞言,只能在心里偷笑,這個傻子怕是被人耍了還不知道,若是只有這一次意外,李安也愿意相信這個工頭是個好人,可這個漢子在工頭手下干了七八年了,這種事情出了一次又一次,這就很不正常了,另外,這個事件本身也有很多破綻,只是在你愿意相信工頭的時候,這些破綻都會被忽視掉。

    “第二次是什么時候,不會是七年前吧!”

    李安忍住笑,開口問道。

    漢子眼神里充滿了驚詫,吃驚的說道:“是七年前,貴人猜的真準,說來也奇怪,我用一年時間,才剛剛還清上一次闖禍的錢,馬上又闖禍了,這一次是在一個侯府,我拖拽小樹的時候,把路過的一個花盆給壓碎了,花盆里的花也被弄殘了,可我上午從此處經過的時候,明明就沒有花盆,怎么下午突然就有了花盆,也是怪我不小心,要是多注意一下,也就不會犯這樣的錯誤了,都怪我太不小心了。”

    說完一臉的懊惱。

    李安開口說道:“這一次一定又是名貴的花盆和花,又被下人給逮住了,又是工頭出頭花錢擺平的吧!”

    漢子非常佩服的看向李安,點頭道:“說的沒錯,貴人說的太對了,這一次花盆是府上郡主的,盆里的花是郡主最喜歡的花,說是宮里的某位公主送給郡主的,公主拿它當寶貝,因為最近這花兒長得有些問題,說是放在大院子里透透風,不料卻被我弄壞了,這是郡主的命根子,要是被公主知道了,下人說自己的小命不保,為了保住自己的小命,他只能花高價去東市購買一盆一模一樣的,可這是最名貴的西域名花,需要幾十貫錢才能買到一盆,既然是我碰壞的,就讓我來賠,我當然不愿意了,可下人說郡主蠻橫,若是他把這事兒告訴郡主,郡主一定不會放過我,最后工頭讓我們各讓一步,一人賠一半,這事兒就算這么揭過去了,可這么多錢,也是需要我還大半年的。”

    李安的表情顯得很是無奈,在同一個坑里摔倒兩次,這也是沒誰了,只怕只有傻大個這樣類型的人,才會如此重復的上當。

    “恩,再說說六年前的。”

    李安耐心的詢問。

    漢子詫異道:“貴人真厲害,一下就猜到了,六年前是在一個大商人的家里,那個大商人可有錢了,家里的后花園特別大,仆人足有一百個左右,園子里有各種名貴的樹木,我們在那里栽種一棵從揚州運來的高大樹木,干完活的時候,我一時內急,就跑著去找恭房,結果走的太快了,在過一個圓形拱門的時候,迎面撞上了一名端著盤子的女仆,結果盤子里的茶壺一下子就摔壞了,這也是一個頗貴的茶壺,要不是工頭說情,商人大度,我這一輩子都賠不起。”

    說完急的都快要哭了。

    看著漢子都快要哭了,李安卻只能憋著笑,繼續詢問下面的幾次遭遇,結果是可想而知的,每次都是不小心碰壞了主家的名貴物品,然后需要高價賠償,之后,老好人工頭出面搞定事情,讓漢子能夠少陪不少錢,之后,漢子由于感激工頭這份情,所以,不但還清了工頭給自己墊付的錢,而且,平時干活更加的賣力,更加的對工頭忠心耿耿,即便別人高薪挖人,漢子也沒有背叛自己的工頭。

    “您說說,這權貴之家,怎么都用這么貴的東西,隨便弄壞了一個,都是我們這些小民賠不起的,把家賣了都賠不起啊!”

    漢子開口說道。

    李安有些憋不住了,開口說道:“你們的那位工頭面子可真大,不管是誰都能給幾份薄面,什么大事兒都能擺平,真不知道是個什么樣的人物,我倒是很想見一見。”

    “這有何難,貴人若是相見,明日我就帶您去。”

    漢子開口說道。
刮刮乐怎么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