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學迷 > 玄幻魔法 > 凌天戰尊 > 第3375章 碾壓
    雷振山。

     寒溟仙宗仙帝。

    寒溟仙宗上一代宗主蘭恒門下弟子。

     而且,被稱為寒溟仙宗有史以來天賦最高的存在,也是寒溟仙宗歷史上最有希望成就封號仙帝的存在。

    正因如此,當在場的一群云霓劍宗長老、弟子,聽到雷振山自報姓名的時候,都被嚇到了,同時臉色也更加難看。

    但,當她們聽到雷振山接下來的話,一個個卻又是被驚呆了。

    天!

    這個雷振山,到底在干什么?

    脫離寒溟仙宗?

    從此和蘭恒恩斷義絕?

    誰也沒想到,雷振山會突然冒出這一番話,并且第一時間閃讓到一旁,和蘭恒撇清關系,一副蘭恒之事,寒溟仙宗之事與他無關的架勢。

    雷振山的反應,段凌天也萬萬沒想到,一時也是深深看了雷振山一眼,隨即便沒再搭理他。

    而在這個時候,段凌天的耳邊,也適時的傳來鳳天舞的傳音,告知他雷振山是一個什么樣的人物,這才令得他的心里起了一絲絲漣漪。

    “這個雷振山,倒也十個人物。”

    “他應該是看出了一些什么……不過,就因為看出一些什么,還不確定,就背叛他的師尊,乃至宗門?”

    段凌天總覺得,這件事后面,沒那么簡單。

    “雷振山!”

    蘭恒終于回過神來,他是聽到雷振山的話以后,所有人中最懵的,做夢也沒想到自己門下弟子雷振山會如此大逆不道。

    “你這是什么意思?”

    蘭恒怒視雷振山,沉聲問道。

    而蘭恒之孫蘭季年這時也回過神來,一臉不可思議的看著雷振山,目光之中,同樣蘊含著憤怒。

    “蘭恒。”

    雷振山淡淡掃了蘭恒一眼,說道:“我什么意思,你不清楚嗎?”

    “為了讓你兒子蘭孔軒能成為寒溟仙宗宗主,在我展現出一身天賦以后,還沒成長起來之前,你便匆匆卸任,讓你兒蘭孔軒成為寒溟仙宗新的宗主。”

    “只是看,你以為……我會在乎寒溟仙宗的宗主之位?”

    “這也就罷了。另外,還有一些東西,按照寒溟仙宗的規矩,本該是屬于天賦最高者,本該是屬于我的……而你,卻還是給了你兒蘭孔軒。”

    “繼續留在寒溟仙宗,只會阻礙我成就封號仙帝之路。”

    “我,早就準備離開了。”

    “今日,趁著這個機會,便跟你說一聲。”

    雷振山說道。

    “你……”

    蘭恒被氣得怒火暴漲,“你這不肖之徒!你忘了是誰收你為弟子,一路栽培你到今日的?”

    “嗤!”

    雷振山嗤笑一聲,“蘭恒,你也別往自己臉上貼金。當初,我和我弟兩人,我的天賦還比他高些,你收我為徒,而他敗了另一個二品宗門的長老為師。”

    “但,那個宗門卻全新栽培他……現在,他的實力,已經在我之上。”

    “我當初若和我弟一起跟那人早,現在的成就,絕對不止于此。”

    雷振山冷笑。

    “今日這事,我就不參合了。”

    雷振山立在遠處,環抱雙臂,面露戲虐之色的看著蘭恒,隨即又看向段凌天說道:“閣下,你要是有本事,便殺了他們二人……我,不會插手。”

    “當然,你要是被反殺,我也不會出手幫你。”

    雷振山說道。

    而聽到雷振山和蘭恒的對話,包括段凌天在內的在場之人,又是紛紛恍然大悟。

    特別是段凌天。

    剛才,他就覺得有隱情,現在看來果真如此。

    “雷振山,等我解決眼前之事,再找你算賬!”

    蘭恒怒斥道。

    “老家伙,你實力是比我強些……但,想殺我,卻也沒那么容易。”

    雷振山冷笑道。

    蘭恒深吸一口氣,回過頭來,不再去看雷振山,深怕一怒之下忍不住對雷振山出手,那樣說不定給了眼前云霓劍宗一群人可趁之機。

    “你……”

    當蘭恒看向段凌天,面色一沉的再度開口之時,卻被段凌天打斷了,“盡你最大的能力,出手吧。”

    “我倒是要看看……你哪來的底氣,敢逼婚我的女兒。”

    段凌天立在那里,身上紫衣無風自動,語氣雖然平靜,但只要是個人,都能聽出其中壓抑的怒意。

    蘭恒聞言,臉色微微一變,心里適時的升起不祥預感。

    眼前之人,太鎮定了。

    不過,現如今,已是箭在弦上不得不發,哪怕他忌憚對方,也不可能就此退去……而且,就此退去,對方也未必會善罷甘休。

    還不如看看對方有何實力!

    嘩!!

    隨著段凌天話音落下,在蘭恒的身上,再次卷起一片青色暴風,仙元力融合風系法則,仿佛在蘭恒身周形成一層可怕的風暴,能夠摧毀一切的風暴!

    蘭恒,寒溟仙宗第一強者,領悟的乃是風系法則。

    “嘖嘖……”

    然而,在蘭恒身周風暴四起,包括鳳天舞和段思凌在內的一群人面色凝重的時候,立在段凌天身后不遠處的小金,卻又是忍不住嘖嘖一笑,“看他至少也是三才仙帝、四象仙帝一流的存在……卻沒想到,連風系法則的奧義,都還沒盡數領悟。”

    蘭恒出手,身周仙元力爆發,風系法則各種奧義展現,但卻缺了一種奧義。

    而且,其它奧義,也沒有任何融合跡象。

    很顯然,風系法則包括基礎奧義在內的九種奧義,蘭恒只領悟了其中八種,還有一種至今沒有領悟。

    “就這點實力也敢逼婚我女兒?”

    這時,段凌天也笑了,隨即右手一伸,七彩劍芒吞吐而出,赫然是他的七竅玲瓏劍,一經出現,便散發出陣陣懾人的氣息。

    隨即,在眾人回過神來之前,段凌天手中七竅玲瓏劍一震,頓時劍上涌散出一股七彩的力量,如同天女散花一般,飛上空中,分散灑落。

    片刻之后,竟是形成一座巨大的七彩囚籠,將蘭恒和蘭季年兩人籠罩在內。

    “哇——”

    身在囚籠之內,一股巨大的壓力席卷而出,頓時令得蘭恒面色凝重,而蘭季年則干脆臉色蒼白,吐出一口淤血。

    “年兒!”

    蘭恒臉色大變,隨即連忙靠近蘭季年,陣陣風聲響起,風暴力量延伸而出,幫助蘭季年化解壓力。

    “你一個一元仙帝,就算領悟的是空間法則,有帝品仙器……莫非你以為你就是我的對手?”

    蘭恒盯著段凌天,冷笑說道。

    “白癡!”

    段凌天口中緩緩吐出兩次,隨即一念之間,那七彩囚籠急劇收縮,同時帶著狂暴的空間力量,席卷而出。

    “我這就將你這空間禁錮給破了!”

    蘭恒爆喝一聲,身周風暴炸開,如同青色焰火,向著四面八方擴散而出,意圖破開段凌天的禁錮奧義。

    然而,他的風暴力量,剛炸開,卻又是被更加狂暴的空間力量碾碎了,甚至狂暴的力量力量還壓在他的身上,將他轟飛了出去。

    “噗——”

    一口鮮血灑出,蘭恒面色慘白一片,再次看向段凌天的目光,充滿了恐懼之意,“融……融合奧義!”

    “你……你竟然領悟了空間法則的融合奧義?”

    如果說,前一刻的蘭恒,對自己還有信心。

    那么,現在,他的信心,卻又是被眼前之人徹底碾碎。

    天吶!

    融合奧義!

    而且,還是空間法則的融合奧義。

    眼前之人,到底是什么人?只是一元仙帝修為,就能領悟四大至高法則之一空間法則的融合奧義?

    嗤!嗤!嗤!嗤!嗤!

    ……

    周東皇面色淡漠,一念之間,在那七彩囚籠之內,出現一道道空間裂縫,最后一共九道空間裂縫出現。

    嗡!嗡!嗡!嗡!嗡!

    ……

    九道次元斬呼嘯而出,繼而竟是融合在一起,化作一道更加可怕的次元斬,橫空呼嘯而過,目標直指蘭恒。

    而這,也是段凌天得到的至強者神格助他領悟的另一種融合奧義。

    和空間元素完美融合,可將九道次元斬合而為一,也可將九道次元斬分成千把道……前者,攻擊更加凝聚。后者,攻擊則分散許多。

    “不——”

    伴隨著一聲慘叫,眾目睽睽之下,蘭恒這個寒溟仙宗上一代宗主,寒溟仙宗第一強者,完全不堪一擊。

    轉眼之間,兩條腿被硬生生斬落而下,然后斷腿被空間力量一卷,頃刻間化作一片血水。

    嗡!!

    又是一聲刺耳并且震懾靈魂的刀鳴聲響起,次元斬呼嘯而出,再次將蘭恒的一條手臂帶走,鮮血四濺,尤為奪目。

    這一刻,蘭恒痛苦至極的同時,眼中只剩下絕望和悔恨之色。

    他為何要來?

    他為何要來?

    要是早知道一個四品宗門這么難啃,他絕對不會過來,更不會幫他孫子蘭季年逼婚!

    誰能想到,一個小小的四品宗門的弟子,身后竟然還有這般強大可怕的存在。

    “不過,你大可放心:你死之后……寒溟仙宗,會陪你上路。”

    段凌天看著蘭恒,語氣淡然的說道,就好像在說著一件輕描淡寫,毫不重要的事情。

    蘭恒瞳孔瞬間一縮。

    而蘭季年的臉色,早被嚇得蒼白一片,萬萬沒想到他看上的本以為可以輕松得到的女人的父親,竟是這等人物。

    他的爺爺,在對方面前,完全被碾壓,毫無還手之力!
刮刮乐怎么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