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學迷 > 都市言情 > 大氪金時代 > 006、他除了biantai了一點,挺好的
    “健體操:當你踏上做游戲這條道路時,就注定是一場沒有頭發跟消耗肝的旅行。

    為了能讓宿主您多做幾個游戲,本系統針對您的身體素質,安排了這款健體操,每天堅持鍛煉半小時,將會獲得一副扛得住掉發、頂得住熬夜、傷的起肝臟的好身體。”

    馬歌:???

    他才21啊!

    怎么系統就覺得他已經頂不住了?

    他還能再肝十年!

    想著,馬歌摸了摸頭發,嗯,還是很茂盛的。

    看了看鏡子,面色雖然白皙,但不是因為虛的發白,是帥氣的白。

    看了看自己的肱二頭肌,杠杠的。

    就他這身體,倍棒!

    需要用系統那什么健體操?

    接著,馬歌起身活動了一下身體,然后按照系統的健體操開始鍛煉起來,

    不是因為他身體虛,只是為了讓自己的身體變得更好。

    “嘿,小馬哥,你在弄啥嘞?”聯系完同學的李明天從陽臺走進來,看到馬歌身體鬼畜一般亂動,連忙詢問。

    壓力大的還能讓他得羊癲瘋了?

    “這是我從破站上學來鍛煉身體的,你要不跟我一起練習?”馬歌問。

    李明天看了看馬歌身子一陣瘋狂亂扭,手鬼畜一般亂動,翻了翻白眼。

    嫉妒嫌棄.jpg。

    “這個鍛煉不鍛煉身體我不知道,但我知道,你的腦子需要鍛煉一下。”

    “請滾去睡覺,謝謝。”馬歌指著床上翻白眼。

    一夜無話。

    ...

    做人不要太攀比,要比就比誰早起。

     9.12號,早5.30。

    馬歌睡不著,于是叫醒了正在睡夢中的李明天。

    年輕人的一天怎么可以浪費在賴床上!

    才不是因為馬歌自己睡不著,想要找個人陪伴呢。

    “別睡了別睡了,太陽都曬屁股了!”

    李明天迷迷糊糊睜開眼睛,“唔,幾點了?”

    “5點半了呢!”

    李明天愣了愣,拿出手機看了看,沉默片刻,咆哮說:“艸!你特么還是個人?!這才五點半啊!老子還以為八點半了!懶覺毀半天,早起傻一天啊!”

    …

    “呼,呼,呼...慢...慢點,我受不了了!”

    寧城公園。

    掃地阿姨已經開始了自己的工作,有的人也已經早起,戴著耳機于路上慢跑。

    慢跑大軍中,也有兩個馬歌跟李明天兩個身影。

    被馬歌弄醒后,李明天氣的想吃光他家的大米,后面他發現自己怎么也睡不著以后,被馬歌拖著拉著來跑步。

    這不,作為一個當代標準惡臭年輕人,跑了一兩分鐘后,李明天覺得自己已經跑了15000米,頂不住了啊!

    馬歌雖然也是標準廢物大學生其中的一員,但經過昨晚健體操跟早睡修養后,硬是堅持跑了三分鐘才開始喘氣。

    太強了!

    經過兩人長達五分鐘的長跑后,他們完成了今天的負重練習。

    “走,小爺請你吃早飯去,隨便吃,不要跟我客氣。”馬歌擺了擺手,大方無比。

    像他這種良心老板,對自己手下的員工可是大方的很。

    不就是早飯?一天三餐,他都可以——只請他吃一頓。

    “哦?”李明天側目看了看馬歌,大笑說:“你說的啊,我要吃窮你!”

    馬歌微微一笑,“天真,爺多有錢,你是想不到的。”

    “艸!”

    ...

    五分鐘后。

    馬歌來到一處‘老婆早餐店’面前停下腳步。

    李明天看著馬歌一臉‘你在逗我’的表情。

    難怪這家伙這么客氣,早餐店能吃多少!

    越想越氣,更加堅定了李明天要吃光馬歌家大米的想法。

    “老板,來一份咸豆腐腦,五個肉包子,一個茶葉蛋。”馬歌說完,對著李明天擺擺手,“別跟我客氣啊,隨便吃。”

    “呵,吃咸的逆黨!老板,來一份甜豆腐腦,再來兩個...四個菜包子!一個茶葉蛋,一根油條。”李明天說。

    吃完早飯,李明天閑著沒事干,于是就去干活了。

    馬歌則是在路上隨意逛逛。

    “哦豁,那個蠢蘿莉。”大老遠,馬歌就看到了昨天那個蠢妹子。

    那妹子帶著耳機,櫻桃小嘴上念念叨叨的,光潔額頭上汗珠遍布,頭發因有水,被粘成一縷一縷,眉頭可能因汗水太多微微蹙起,一對大眼睛眼睛在陽光下閃亮亮的。整個人雖然提醒跟小學生似得,但穿著白裙子,顯得別有幾番可愛的韻味。

    馬歌在遠處點頭,難怪這么多人是蘿莉控。

    不是真的變態,只怪她們真的可愛。

    pu dong!

    也不知道是不是太認真還是太傻的原因,她跑著跑著來了一個平地摔。

    甄妃淺艱難爬起來,腿上傳來一陣劇烈痛楚,低頭看去,潔白膝蓋上皮膚分離,獻血隨時都會流出來。

    “嗚嗚嗚...”甄妃淺抱著小腿,吹了兩口,眼中有霧氣彌漫。

    太疼啦!

    吹了兩口,沒有絲毫用處,甄妃淺眼睛差點流下來,她捏緊小拳頭,給自己打氣說:“不疼不疼,小傷小傷。”

    說著她打算站起來,腳上傳來的疼痛令她一個沒站穩,朝著地上繼續摔去。

    牛頓老爺子在地球上還是很給力的,重力跟慣例哪怕在華夏這種神奇的國度很多時候也是歸他管的。

    然而牛頓老爺子再厲害,也擋不住主角光環。

    甄妃淺要摔倒的瞬間,一只手狠狠抓住了她命運的后勃領,另一只手則是抓住了她的左手。

    她整個人就這么被馬歌強行拉了起來。

    甄妃淺愣了愣,轉頭就看到了馬歌那張帥氣的臉。

    “呀!你...”甄妃淺大驚。

    “少廢話,屁話等會說。”馬歌‘超兇’說道:“疼不?”

    甄妃淺慌忙搖頭,眼里滿是委屈巴巴,“疼...”

    “疼不是廢話,皮都破了,能不疼嗎?”

    甄妃淺:“...”

    我太難了。

    明明是你問的,你還這么說!

    甄妃淺委屈的想嚶嚶嚶。

    “還能走不?”馬歌繼續問。

    “有,有點難...”甄妃淺搖頭,看了一眼在她身邊的馬歌,因為根本沒有怎么跟男孩子這么親密接觸過,有些不知所措的害羞低頭。

    “我先扶你去旁邊的座椅上,然后給你去買一份云南白藥。”馬歌想可想說。

    甄妃淺點頭,感激說道:“謝,謝謝。”

    馬歌點頭,扶著甄妃淺朝著公園的座椅走去。

    他的手只是抓住甄妃淺的左手,將她整個人都提著,沒有其他任何肢體接觸。

    可以說紳士的很。

    不過很多時候,女孩子是不會珍惜這種紳士的。

    反正馬歌對這個蠢蘿莉也沒有什么想法,管她喜歡不喜歡紳士。

    他才不喜歡這種小學生一樣的妹子。

    成熟的大人都是喜歡大姐姐的嗷。

    感受到馬歌熾熱的手,一直那種若有若無的氣息,她的心怦怦跳動。

    雖然低頭,但她用余光撇了撇仔細扶著她的馬歌,心里一陣溫暖。

    這個小哥哥...除了變態了一點,也是很暖的呀!

    在甄妃淺各種心情交錯下,馬歌扶著她來到了公園的椅子上。

    他看了看正在流血的腿,說道:“我去給你買藥了,你就在這里等,兩分鐘我就回來了。”

    “好。”

    不多時,馬歌氣喘吁吁奔跑帶著消毒酒精、云南白藥跟創口貼回來了。

    “謝,謝謝。”

    “嗷,不客氣,一共18元,支付鮑還是微信?”

    甄妃淺:“...”
刮刮乐怎么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