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學迷 > 都市言情 > 我在都市修個仙 > 第九百七十八章 戮刀(上)
    死神消失,季風卻一臉的陰郁。

    季風卻是深吸了好幾口氣,才讓自己無法平息的氣息逐漸冷卻了下來,最后,季風在深吸了最后一口大氣之后,朝著那王座走了過去。

    只不過,依然是在季風還沒有靠近的時候,就被一股詭異無比的冥力給阻擋在了外面,季風咬了咬牙,最后還是放棄了。

    他重新回到了八卦盤附近,神色變幻不定了起來,因為他不知道到底該不該就這樣一走了之!

    真的,季風有些不甘,很多事情也是處在迷迷糊糊之中,根本不知道該如何去做,甚至這死神的話,有幾句是好著呢的都不知道。

    不過就在這個時候,整個平臺忽然開始顫抖了起來!

    這讓季風立即不帶猶豫的跳上八卦盤。

    而隨著這一跳,那把被封鎖在鎖鏈之下的大刀忽然微微顫抖了起來,然后居然將捆住它的刀身的鎖鏈一條條的震斷,緊接著便是飛旋而起,帶著一股恐怖無比的冥氣之力,朝著季風身后的冥霧之中急射而出!

    大刀所過之處,仿佛都有厲鬼咆哮,時空仿佛錯亂了一般,季風居然看到了刀影之上播放著一幅幅支離破碎的畫面。

    那畫面就像是一個人的記憶,或者說是一群人的記憶,有人,有獸,總之所有方方面面都有涉及到!

    最后,這些記憶碎片隨著刀影沒入了冥霧之中,徹底消失!

    季風愣了愣神之后,還沒有反應過來,四周的冥霧猛然爆炸了開來!

    “轟轟轟!”

    巨大的炸響,空間的撕裂,在這一片大地不斷的出現,哪怕是季風下方的血海,居然開始漸漸的干枯了起來!

    直到海水徹底干枯,一眼望去都無法看見任何一滴海水的時候,四周的冥霧這才徹底消散。

    而在冥霧消散的時候,季風看見,在大刀消失的方向中,一把血色的大刀正對著一道身影相互碰撞在了一起!

    那道身影雙手推動者黑色的光球,抵擋著大刀的澎湃進攻!

    而且看起來,似乎……落于下風!

    這讓季風為之震驚!

    尤其是他完全無法感應那身影的氣息,也無法感應那身影究竟有多強,他只知道,對方如果想殺他,可能不用花費任何的力氣,就和人碾死一只螞蟻一樣簡單!

    而此刻,居然被一把大刀給活生生的逼退著!

    這把刀,這個人,到底是誰?

    ……

    “是這里嗎?飛機出事的地方?”

    柳曦橙站在夕陽西下的黑海上,看著那被圍起來的警戒線,神色凝重的問道。

    黑海,遠遠看去,如一片漆黑的黑色臟水,但在夕陽余暉的照耀下,卻有種難言的神秘感環繞著。

    一身休閑裝的徐暖卿站在柳曦橙的一側,微微額首,隨即猶豫道:“對的,根據上面傳來的消息,的確是這樣,這里也是季風他們失蹤的地方,不過按照現場之前的勘察來看,季風

    應該沒有出事,而是真的繞開了所有人的視線。”

    兩人是被龍鳳組的人派遣了過來,特意調查這件事情的,畢竟季風知道冥界入口,而冥界入口又在國外,為了以防萬一,這個入口被某些人利用,兩人便被派遣到了這里,開始一些收集工作。

    “嗯,根據我爸告訴我,季風的確沒死。”柳曦橙緩緩開口。

    “兩位小姐!有人過來了!”而這時,一名身穿西裝的大漢從她們身后的椰子林中跑到近前,對著兩女的說道。

    徐暖卿聞言,皺起峨眉,先是看了一眼望著黑海盡頭的柳曦橙,頓時有些暴脾氣的問道:“我不是將這一塊區域包了下來嗎?誰居然膽敢進來?”

    “是血族三親王膝下的唯一兒子,邁德?該隱。”

    大漢如實回答道。

    徐暖卿柳眉卻蹙得更加緊湊了,眸子中,更是閃過一絲厭惡,不咸不淡的說道:“想辦法讓他滾蛋。”

    顯然這所謂的血族三親王的兒子是纏上了兩女,而且看起來不是第一次了。

    大漢剛應了一聲,轉身要去傳話的時候,一個頭發為金黃色,帥氣鄙人的青年男子大搖大擺的從椰子林內走了出來,身后還跟著幾個西裝黑人。

    青年男子便是邁德?該隱,當他見到徐暖卿時,那雙褐黃的眼睛陡然一亮,一道骯臟的光芒一閃而逝,隨即他哈哈大笑一聲,開口道:“哦!暖卿,好久不見,邁德想你可是想得緊啊!”

    尼瑪的好久不見!

    明明才半個小時見了三次面!

    徐暖卿聽到邁德?該隱的聲音,便知道是攔不住了,頓時讓那要去阻攔的大漢回來,然后看向邁德?該隱,冷笑道:“不好意思,邁德?該隱先生,我們并不熟,請你放尊重一點,叫我的全名。”

    邁德?該隱這個血族親王之子,別看他一副儀表堂堂,一副謙和的模樣,其實死在他手中的人并不少,尤其是死在他手里的女人,至少有三位數之多!

    而且,每一個都是擁有處子之身的女人。

    他有著一個愛好,在每次進餐之前,都必然是處子之血,但是,他卻沒有讓自己的家族提供所需,而是親自出馬,以他那貴族一般的氣質與俊秀的樣貌,騙取少女的芳心,然后在床上慢慢享用。

    可謂是有點變態的,在血族中,他的名聲并不是很好。

    徐暖卿因為和柳曦橙走的近,所以對這個血族親王之子的名聲可是略有耳聞,本就對吸血鬼這樣的種族不待見的她,怎么會給邁德?該隱這樣名聲惡劣的吸血鬼好臉色看?

    沒有直接一個巴掌過去。已經算是十分客氣的了,她給他的語氣雖然很平淡,但之中還夾雜著幾分冷意。

    “哦!也是,是邁德一時疏忽,徐暖卿小姐,還有這位柳曦橙小姐,你們要過來怎么不事先通知邁德一聲呢?邁德也好做地主之誼吧?不

    過,現在也許不會太晚,要不這樣,兩位小姐可否現在賞個臉?與在下一起共進晚餐呢?”

    邁德?該隱已經來到近前,只是被徐暖卿身邊的大漢擋住了一段距離,他也沒有強行上前,反而行了一個國際禮儀,然后溫文爾雅的一笑,帶著迷人的笑容,淡淡問道。

    聞言,徐暖卿心中冷冷一笑,邁德?該隱的心思她怎么可能不清楚?但是,她的臉上并不為之所動,依然一副冷淡的樣子,微啟朱唇:“邁德?該隱先生,不需要如此客氣,我只是陪姐姐過來看看黑海而已,邁德?該隱先生不必在意,過幾天便離開,至于共進晚餐,我看還是不必了。”

    要不是知道對方的身份和實力,按照徐暖卿這母暴龍的脾氣,已經直接一腳踹死眼前的家伙了!

    聞言,邁德?該隱的眼角微微一抽,不過很快就恢復了過來,然后目光移向了站在一邊,望著黑海的柳曦橙,他只能看到柳曦橙的背面,但是,即便如此,邁德?該隱不知為何心下一顫,一種興奮的情緒涌現心頭!

    (本章完)
刮刮乐怎么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