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學迷 > 都市言情 > 我在都市修個仙 > 第五百四十九章 斷臂重生
    等季風到實驗室的時候,夏天佑很是高興,并且拉著季風去看自己的實驗結果。

    季風看著容器上裝著的漿糊狀藥膏的時候,放在鼻子上聞了聞,這才點頭:“配方上的比例是差不多已經可以了,現在唯一要做的就是有沒有心腦血管的患者愿意嘗試。”

    “按照這個配方來說,我已經初步估略了一下,應該需要吃三個療程,就差不多了,一個療程十天,也就是一個月,當然,具體效果怎么樣,是否達到預期,還是要看最后的結果。”

    夏天佑點了點頭,“至于有沒有人嘗試,我已經做了準備,應該很快就會有志愿者,因為我是通過醫藥學會的人去找的,一般情況下,還是可以找到志愿者的。”

    “嗯,這樣就挺好的。”季風頓時一笑。

    夏天佑嘆道:“這一個多月來的成果希望沒有白費,也謝謝你啊小季,如果沒有你這個藥方,我可能還在前線摸索呢!”

    “藥方是其次,比例才是重要,而且比例是夏爺爺自己弄出來的,所以和我沒有多大的關系。”

    季風直接搖頭道。

    夏天佑苦笑一聲,剛想說什么,季風的電話就響了,季風抱歉的看了夏天佑一眼,然后走了出去,便接起了電話。

    “小子,你這堯市這兩天都不怎么太平啊?”

    赫然是龍云那吊兒郎當的聲音。

    季風深吸了一口氣:“有什么事情直接說。”

    “嘿嘿,聽說尼古拉氏有人已經混進了華夏,你最近要自己注意點。”

    龍云頓時幸災樂禍的說道。

    季風眉頭一皺:“你們不管?”

    “想管,但是管不著。”龍云“無奈”的說道。

    季風深吸了一口氣:“怎么回事?”

    “對方是手續齊全,是正當入境。”龍云解釋了一下,“不過,我們有讓人去跟蹤了,一旦發現對普通人做出什么不利的事情,會直接拿下,不過你自己要小心點。”

    “對方現在在哪里?”季風沉吟了一下,問道。

    龍云那邊沒有了聲音,好一會兒才開口:“現在具體在梅灣市,暫時沒有什么動作。”

    “我知道了,如果進入堯市就給我發個消息。”

    季風頓時說道。

    龍云冷哼一聲:“你這是把老子當成消息源了啊?”

    “洗髓丹到時候都是極品品質。”季風淡淡的說道。

    龍云立即改口:“就喜歡你這爽快勁,到時候等我消息。”

    說完這老小子就直接掛了電話。

    季風若有所思的在外面站了一會兒,這才回到實驗室,而這時夏天佑也剛放下手機,很是驚喜的說道:“已經有志愿者了!”

    “那實在是太好了,希望這項研究可以早日推廣出去。”

    季風由衷的笑道。

    夏天佑點頭道:“是啊!能夠早日推出,對于老百姓而言,都是福音,只要價格上壓制最低,遏制那些奸商,我想一定可以有所改

    善。”

    “希望如此吧!”

    季風搖了搖頭道。

    畢竟這年代,你太便宜了,不僅競爭對手會用各種手段打垮你,有些患者也不太敢相信,只要競爭對手從中作梗,泥巴掉褲襠,不是屎也是屎,價格便宜會是好貨?

    而一旦價格貴了,自然就苦了很多家庭,也有違初衷,而且太貴沒有一個響亮的名頭,也不可能有什么人愿意買賬。

    說白了,還是需要看影響力與宣傳力,現在的社會就是如此。

    季風與夏天佑在實驗室呆了一上午,主要是探討一下接下來的一些步驟,不過季風都不怎么開口,基本都是由夏天佑來說,也由夏天佑做決定,對于這些事情,季風是不太想摻和,也不是這方面的料。

    直到夏允兒來喊兩人的時候,兩人才離開了實驗室,和夏允兒一起去了停車場,而后回了明發小巷。

    下午夏允兒并沒有課,所以在將夏天佑送回家里之后,兩人沒有進去,反而是偷偷的“溜走”了。

    夏允兒想要逛街,所以季風就“舍命陪女子”了,這算起來也是兩人第一次的“約會”,季風倒是不怎么累,因為兩人都是修煉者,所以就算到了下午五點多回來,也是十分有精神,而且拿著大包小包的一大堆。

    不過慕容芊芊卻十分幽怨,幽怨夏允兒居然撇下自己和季風去逛街,還懷疑兩人是不是做了什么不該做的事情,甚至當著季風的面,勸夏允兒一定要“知人知面”,別到時候被季風玩弄了然后被拋棄了之類的云云,惹的夏允兒一個大臉紅,蘇若雪一旁偷笑不止。

    季風自然不敢繼續待下去了,所以腳底抹油,直接開溜。

    季風先是回了家扒了飯,這才拿著家里的車鑰匙,和寧瓊說了一聲出去一趟,便開著老爺車朝著南山路而去。

    因為吸取了上次被出租車司機的嫌棄,所以季風不打算叫出租車了,而是自己開車,反正那路已經熟悉得不能再熟悉了。

    等季風到的時候,天空已經暗下來了,今天天氣有點陰沉,沒有星光和月光,可能快下雨了。

    季風下車鎖上門控,這才走入了土黃嶺,直接朝著那條河流走去。

    只不過季風剛走入土黃嶺的范圍,就感覺到一股非常濃烈的火藥味,季風雙眼一瞇,立即朝著那個方位走去。

    這火藥味當然不是真的火藥味,而是一股氣勢上的針對。

    很快,季風便到達了目的地,那是一處四處都是墳墓的地段,無論是煙煙羅,古庫里婆,還是鬼切、余梅子,以及茨木童子都在場,但就是因為鬼切與茨木童子在場,所以這股火藥味才無比濃烈。

    如果不是煙煙羅與古庫里婆在那兒勸說,恐怕已經打起來了。

    季風立即想起來了,茨木童子的手臂就是鬼切砍下來的,斷臂之仇,已經根深蒂固了,沒有打起來,恐怕

    是顧及上自己了吧?

    季風頓時走了過去,眾鬼立即相迎,不過氣氛并不是很好,顯得有些壓抑。

    季風看了一眼鬼切與茨木童子,淡淡問道:“怎么?仇人相見,要動手?”

    茨木童子陰沉著臉,并沒有說話,反而是鬼切沉聲說道:“我已經解釋過,當初的我并沒有產生靈智,是那人類砍了你的手臂,這一切與我又有什么關系?”

    “那個人已經死了,而你還完好無缺。”茨木童子滿是怨恨的說道。

    如果不是因為鬼切的原因,它也不會淪落到如今田地。

    鬼切剛要開口,季風打斷了它,淡淡說道:“好了,今日我幫你斷臂重生,那么你就放下這個仇恨,以后你們要一起做事,別鬧得內部矛盾。”

    茨木童子頓時不說話了,但是卻雙眼看著季風,眼中有些期望。

    季風深吸了一口氣,看了其他幾個鬼一眼,問道:“妖刀姬還沒有來?”

    眾鬼搖頭表示沒有,之后鬼切等鬼卻是有些吃驚,季風難道也收服了妖刀姬不成?

    最為平靜的,也就是茨木童子和余梅子。

    前者是知道這事情的,而后者并不知道妖刀姬是誰,自然就沒有多大的反應。

    對此,季風搖了搖頭,看著茨木童子道:“你先將這丹藥服下去。”

    季風話語一頓,便將一顆散發著三色光澤的丹藥丟給茨木童子,茨木童子趕緊接住,頓時間,陰森詭異的墓場之中,散發著一股奇異好聞的藥香。

    季風再次開口:“這是三轉金丹,是讓你斷臂重生的關鍵。”

    三轉金丹,是在天衍外域里面,屬于天階級別的丹藥,雖然只是屬于天階下品而已,但是卻不能懷疑它的作用。

    這是一顆足以活死人肉白骨的神奇丹藥,讓普通人斷臂重生并不再華夏,只不過讓茨木童子斷臂重生,還需要另外幾個步驟,但是季風完全可以搞定。

    季風現在自然無法煉制出這樣的丹藥,但是八陣圖里面卻是有著三顆。

    主要是當年季風煉制著玩玩,沒有想到現在用的上。

    茨木童子一聽是斷臂重生的關鍵,立即毫不猶豫的吞了下去。

    剛吞下去的時候,茨木童子沒有感覺到有什么不妥,但是下一秒,卻渾身瘙癢難耐!

    尤其是斷臂的地方,仿佛有萬蟻噬咬一般,疼痛無比!

    季風直接輕喝道:“坐下,盤腿,閉氣凝神,排除雜念。”

    茨木童子立即盤坐在地,然后根據季風的話語瞬間入定。

    不過就算是這樣,這樣疼痛的感覺,讓茨木童子的面部都有些扭曲了起來。

    季風也不再廢話,大手一揮,數顆水晶球一樣的珠子從八陣圖所在的手腕里面橫掃而出,而后便散亂的灑落在各處。

    雖然看起來雜亂無章,但是在季風一張水晶牌丟在地上的那一瞬間,珠子便亮了起來,散發著金色的光芒,并且將茨木

    童子給籠罩在了其中。

    而后,季風對著所有鬼說道:“都后退。”

    話語一落,季風便是向后一躍,退出了百米開外。

    鬼切等鬼自然不會怠慢,立即和季風一樣,退出了百米外。

    而就在這個時候,眾鬼便發現,四周居然有一股股黑色的煙霧從墳墓之中被牽引而出,然后繚繞在了那金色的光圈之中。

    并且隨著時間的推移,正慢慢的滲透進去,然后朝著茨木童子體內匯聚。

    而就在這時,茨木童子的斷臂處,閃爍著黑氣與三色琉璃的光芒,而且慢慢的形成了手臂的弧度,一路蔓延而下,只是五分鐘的時間,便出現了手臂的輪廓!

    而后,便是凝實,最后成型,光芒散去。

    一只與另外一只手一模一樣的手臂展現在了所有鬼的眼前!

    鬼切震驚了,煙煙羅等鬼也是震驚了!

    甚至鬼切對于季風的塑造肉身的承諾,頓時又了信心!

    因為這可是親眼看到的啊!

    季風見狀,也不急著撤掉光圈,而是再次等了數分鐘,等到周邊出現的鬼氣被茨木童子吸收殆盡之后,這才大手一揮,光圈破碎,鬼氣消失,茨木童子緩緩睜開了雙眼!

    它的雙眼不再是血色,而是恢復了清明之色,這種清明,與妖刀姬的極為相似!

    而后,它從地上站了起來,卻又直接跪了下去,跪在季風面前,沉聲道:“多謝主人重塑之恩。”

    “只要替我做事,還有更多好處。”季風淡淡說道。

    “屬下愿意為主人赴湯蹈火!”茨木童子一臉堅定的說道。

    這只手,就是它的命根子,而今卻被季風給修復了,哪怕是在感受到與氣息上,都如出一轍,完全看不出是假的!

    這就說明了這長出來的手臂,就是真的!

    季風淡淡一笑,也就不再說什么,而是朝著河邊的方向走去。

    所有鬼見狀,連忙跟了上去。

    不過茨木童子卻喊住了鬼切。

    鬼切轉身,看著茨木童子,沉聲道:“當初與我無關,但是如果你想報仇,我奉陪到底!只要主人愿意。”

    這一聲“主人”叫的是那么的順溜。

    沒有辦法,這是看到了重塑肉身的希望。

    茨木童子深吸了一口氣:“我們曾經的問題,以一筆勾銷,我不會找你麻煩。”

    “如此最好。”鬼切松了口氣。

    雖然說,鬼切不是怕茨木童子,但是當年的事情真的不是它的原因,這個鍋背的話,有點冤枉了。

    茨木童子真正的仇人,應該是持刀砍下它手臂的人才是。

    茨木童子深深的看了一眼鬼切,然后便跟上季風,鬼切也緊隨其后。

    季風來到河邊的時候,神色一動,針女的尸體出現在了河岸邊,這讓其它跟過來的鬼都是為之色變。

    沒有想到針女居然死了?

    而就在針女尸體出現的時候,妖刀姬的身影憑空出現在了季風的身邊,靜靜的看

    著針女的尸體,沒有開口。

    這一幕,同樣讓在場的眾鬼再次神色一變,煙煙羅與古庫里婆,以及鬼切下意識的后退了幾步,不過看妖刀姬似乎沒有動手的樣子,還有想到季風之前所說的話,頓時就松了口氣,但是就算如此,依然不愿意和妖刀姬靠的太近。

    畢竟妖刀姬兇名遠揚,誰都不敢輕易的去招惹。

    (本章完)
刮刮乐怎么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