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學迷 > 玄幻魔法 > 天師修武 > 第44章 鬼道場(二)
    張武早就接到嵇樂的通知,此次交流會是在俢元塔進行的,一是為了彰顯明都府實力,二是增加交流會的多元化,綜合評判各位學子的能力。

    張武一大早就來到俢元塔,門上貼著通告,因為交流會俢元塔近日閉館,但有專門接待的禮儀小姐,張武屬于參會人員,出示學員卡后直徑走入。

    俢元塔小廣場,早已是門庭若市,此次參加交流會的共有二十四的學院,每個學院十人,兩百多俊男俏女站在一起說說笑笑,好不熱鬧。

    每個學院都有強者作為領隊前來參加交流會,明都府的領隊自然是黨武。

    他們靜坐在前面,喝著杯中香茗,有說有笑,都是各個學院的中流砥柱,在大明王朝都屬于名人。

    張武來到明都府的集結地,看到的熟人不少,首先自然是英姿颯爽的文芊陽,她笑的額外的歡暢,難怪這小姑娘在乙院有那么高的威望,自己最初還以為她是承天殿的人,沒想到她也進入學中會考前十了。

    文芊陽第一時間跑過來興奮的挽起張武的胳膊:“哥,我都等你半天了,你怎么才來。謝謝你,離火符果然對我有用,但是力度還不夠,你能不能制作出更高品階的離火符?”

    張武干咳一聲,這小姑娘真是沒心沒肺,她難道和蘇離鬧掰了嘛?看不見蘇離那跟豬肺一樣的臉嘛,自己可不想做第三者插足。

    “理論上是可以的,但得等我的神魂再次突破,這至少也是兩年以后的事情了。”

    文芊陽像是一塊狗皮膏藥,根本推不開,張武看著蘇離倒是想洗刷自己的冤屈,這可是文芊陽主動送上來的,而且兩人是非常純潔的利益輸送關系。不過想想心中一橫,冤枉就冤枉吧,債多了不愁,反正以后都是一家人。

    文芊陽性格直爽,一門心思完全在離火符上面,迫不及待的說道:“兩年太長了,我等不及。我聽說有很多靈物,是可以提升魂力的。孕養神魂,不會對魂師帶來任何壞處,我明天就讓爸爸去找,以最快的速度幫助你提升魂力。”

    張武咽了口唾沫,看來這小姑娘是真的和自己耗上了,能夠孕養神魂的靈物是有,但每一樣有價無市,萬金難求啊!

    “都是一家人,只要我修為能跟的上,你提供材料,幫你不是應該的嘛!”張武隨口說道。跟蘇離的關系還的靠她緩和,先穩住這丫頭。

    畢竟現在是代表明都府出戰,得團結有生力量,一致對外。

    張武走到黨武面前,對其行禮。

    然后走到各院院首面前,抱拳問好道:“各位,好久不見,近來可好。”

    張武雖然跟各院院首沒有打過交道,但對他們可是聞名遐邇。

    丙院的莫乘風,丁院的竇敏陽,戊院的千一諾,己院平十月,庚院邵居亦,辛院元璽,壬院蘇遇。加上自己和蘇離,文芊陽,剛好十人,其中千一諾和文芊陽是女子,眾人都已經進入氣武境,從修為來看,他無疑是墊底的。

    其中變化最明顯的無疑是蘇離,比起之前,從內而外的發生了改變,看來回家閉關的這一周,他收獲不小。

    理論上來說眾人見了殿首應該行禮才對,此刻張武主動問好,竟然只要寥寥幾人對他持以微笑,根本沒有什么禮節。

    張武上揚的嘴角掛上三分冷笑,看來他們還是沒有認可自己這個殿首,戰勝康健元并沒有為自己加多少分。

    那好,這次交流會,我亮瞎你們的狗眼。

    “過來!”

    蘇離對文芊陽喊道,絲毫不掩飾自己不滿的情緒:“你知不知道自己是那邊的。”

    文芊陽默默回到蘇離身邊,放出自己的大招,抱著蘇離的胳膊開始撒嬌:“知道,我當然是你這頭的,不過大家都是同學,又是一家人,沒必要這么劍拔弩張吧?你別忘了殿主給你說的話。”

    蘇離大怒:“誰跟他是一家人,他就是個無賴,而且是癩蛤蟆想吃天鵝肉,上次我問姐姐的時候你也在,姐姐明確說過,根本不認識這個人,反而是他恩將仇報,兩次毀壞姐姐的玄武。姐姐小時候受過很多的苦,我發誓這輩子要保護她不受人欺負,所以我跟他勢不兩立,你如果再跟他套近乎,我就不理你了。”

    文芊陽有些心虛的點點頭,心里開始掂量孰輕孰重,張武的名聲的確不怎么好,但對自己真的很有用啊,看來的想辦法讓他跟自己是一家人,至少下次見到姐姐得說些張武的好話。

    朝天殿殿首,如果努力的話也不是沒有可能啊!

    回頭問問媽媽,怎么做紅娘,千里姻緣一線牽嘛,只要自己牽的好,哪有成不了的事。

    不一會兒,參加交流會的學子們便已集齊,各個學院的代表站在前面,有一個人站了出來主持交流會。此人竟然不是黨武,是個青年,黑色錦衣加身,上面繡著金色紋路,看上去非常的莊重氣派。

    “各位,我是禹睿淵,奉命前來主持此次交流會,按照擬定的章程,此次交流會共分七項考核,大家應該猜到了,完全是在俢元塔的七座寶地之中,此次參會的共有240人,每個環節第一名獲得240積分,最后一名獲得1積分,七場比賽下來,成績按照累計積分排名。”

    接下來禹睿淵開始講述比賽的一些細節和獎勵,對于此人張武還是第一次見,但明都府沒有人不知道他的身份,奉天殿殿首禹睿淵。

    當然,他的另位一個身份更加驚人,大明王朝七皇子,真正的德才兼備,在大明王朝擁有非常高的聲望,他出席交流會,代表的自然是大明王朝。

    最后俢元塔的工作人員夢梵端著盤子走了過來,上面擺著七個牌子,禹睿淵走上前翻起其中之一。

    這兩周時間,張武基本上都是在俢元塔度過,但去過的只有通天路,溫柔鄉,深淵地獄,其余四個均未涉足,早知道都去看一下就好了。

    可惜有錢難買早知道,不過也沒啥關系,不知者無畏,也不完全是壞事。

    “鬼道場!”禹睿淵拿起牌子,讀出了上面的三個字。

    禹睿淵微微一笑。

    明都府的人自然知道鬼道場是什么地方,但這些前來交流的學子不解其意。

    禹睿淵解釋道:“鬼道場是俢元塔七大寶地中最為神秘的存在,里面有著各種古老的銘文陣法,各位里面也有魂師,鬼道場是魂師的天堂。當然,各位天才武者對于陣法來說肯定不陌生。此次考核,在鬼道場一共設有九道陣法,按照走出陣法的先后次序排名,十二個小時后沒有走出陣法的,按照過關數量排名。”

    各大學院參加交流會的學子對此早有準備,但武者聽到第一場考核就是破陣,心中還有些擔心,這是他們的短板,盡量不丟分即可,想要獲得好的名次得看運氣。

    對于張武來說這也是一個挑戰,如果是在外面,依靠周天易羅,什么陣法也是枉然,但此刻的俢元塔強者云集,讓周天易羅幫忙便是自取滅亡,能夠依仗的只有自己的一雙慧眼。

    明都府的幾位學子也是眉頭緊鎖,這鬼道場是他們出入最少的俢元塔寶地,沒有之一,好幾個人根本就沒有去過這里面。

    試問一個武者,誰會跟無聊而枯燥的陣法打交道。

    宣布完畢,在禹睿淵的安排下,眾人依次進入鬼道場,明都府作為主場,自然是最后進入的。

    張武走過禹睿淵身邊時,后者抬手拍了拍自己的肩膀,意外深長的說道:“學弟,加油啊!你可是朝天殿殿首,此次交流會我很看好你。”

    張武禮貌性的點點頭,這種出入豪門的人就會畫大餅,也不來點實際性的好處。

    “多謝學長賞識,我會捍衛明都府的榮耀的。”

    說話之間,張殿首率領眾位明都府學子,走進鬼道場。
刮刮乐怎么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