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學迷 > 恐怖靈異 > 遷墳人 > 第四百二十八章 找到地點
那年輕小伙子應了一聲就坐了下來,拿著自己手里的手機點開了什么軟件,接著手機上的內容就顯示在電腦里了,對于這些東西我并不熟悉,所以不知道是個怎樣的操作方法。

    他看了我一眼說道:“這位就是秋雨大師?”

    我點了點頭,努力擠出一個微笑來,打算跟他握手,他也伸出手來笑嘻嘻的對我說:“你可是我的偶像啊,我之前可是個無鬼神論者,自從聽說過你的事跡之后我就覺得這些東西老神奇了,什么時候能帶我見見就好了。”

    只見他一直拉著我的手不愿意松開,王嘉寧黑著臉走了過來直接拍了一下他的手背說:“你小子給我趕緊的不要浪費時間,我讓你在半個小時內查出來具體地址在哪里,不是讓你開一個偶像見面會的,聽明白了沒有?”

    他委屈的說道:“我又不著急,你給我的可是半個小時時間,我就是用二十五分鐘跟秋雨大師說話,五分鐘也足夠解決了。”

    聽著他的語氣是底氣十足的,我都有些不敢相信,雖然不懂這些黑客的技術到底有多高超,但是那些人說的信誓旦旦,我是不可能或找到具體的地址,而且定位系統都已經關閉了,這怎么可能找到呢?

    見他信誓旦旦的樣子我說道:“那真是感謝你了,我需要在最快時間內找到地址,不然就很有可能會有危險。”

    聽了我的話之后他立馬投入到了工作當中,只見他的手指在鍵盤上飛快的揮舞著,電腦上出現了各種代碼,都是我看不懂的,而且沒幾秒就會彈出新的網頁畫面來。

    看著他一直在投入到工作連眼神都開始變了,我看著伊諾說道:“這個孩子看起來年齡很小,你確定他可以嗎?”

    王嘉寧很信任這個人,光是從眼神就可以看出來,她對我說:“這個孩子啊一直跟在我身邊,別看平時說話吊兒郎當的,只要開始工作就變了一個人一樣,今年十七歲,但是在我這里工作已經兩年了,是這里技術最好的黑客,一般情況下的任務我都不會讓他出馬,他只負責對付那些最難的人。”

    今年才十七歲就已經這么厲害了,以后的前途真是不可限量啊。

    王嘉寧嘆了口氣說:“他啊之前最崇拜的人就是陳澤了,一心想要成為他那樣的人,但是不愛學習,所以沒辦法成為醫生,誰知道對電腦方面這么感興趣,索性讓他去參加比賽了,誰知道給我拿了個第一回來,還很簡單的樣子,當時的比賽可是全國性的,他攻破的防火墻也是目前難度最高的,所以這些對他來說都是小把戲。”

    看著他破解的同時嘴里還吃著棒棒糖,絲毫不在意的樣子,之后電腦里就出現了一個地圖,在這上面有一個紅點一直在移動,他點開了那個紅點就顯示出了真實的位置,轉頭對我說:“秋雨哥哥,就是這個地方了。”

    我看了眼時間真的沒有超過五分鐘就查出來了,只是我跟王家寧海說話的功夫,我趕緊看著到底是個什么地方,這個地方我還從來沒去過,距離這里車程才一個小時而已,不過這個地方很偏僻,都已經打算開荒了。

    我轉頭看了王嘉寧一眼:“這次的事情謝謝你了,那我現在就過去。”

    說完我就打算走,王嘉寧卻一把拽住了我的胳膊說道:“既然都已經幫了那直接幫到底,我們陪著你一起過去,這并不是你自己就能解決的,那些人的目標不只是你,還有我跟陳澤,所以我們必須得過去。”

    看著王嘉寧的表情很嚴肅,根本由不得我拒絕,我就只好點了點頭說道:“那好,我們一起過去吧。”

    陳澤開著車來到了樓下,王嘉寧也坐上了車,這時抱著電腦的小伙子也走了過來,毫不猶豫的坐在了后面的位置上打開了窗戶,王嘉寧看了他一眼說道:“你趕緊給我回去,這次的事情很危險,你不能過去。”

    他撅著嘴巴很不服氣的說道:“到現在為止我參與了這么多的事情,什么樣的大風大浪我都見過,這次是要幫秋雨哥哥我才過去的,要不然我才不稀罕呢,反正我就是要過去。”

    王嘉寧皺著眉頭說:“小宇,你聽話,趕緊下車。”

    陳澤坐在駕駛位置上難得發話:“既然他想去就讓他去吧,小宇年紀已經不小了,他遠比你想象的要堅強,以后是個不可多得的人才。”

    他說完話之后王嘉寧不再說話,小宇得逞似的露出了一個微笑對我說道:“秋雨哥哥,你們過去是要干嘛呀?”

    看著他好奇的眼神我也不知道該說什么,這次過去也不知道會經歷什么事情,到底是和平呢還是直接開戰呢?

    我沒有做出回答,轉頭看著他繼續埋頭看著電腦,我就沒再打擾他,沒過多久他就轉頭對我說:“我已經查出來了,那個區域里的人不止一個,在那邊也有一個黑客,故意改了ip地址,就是為了讓我們調查不到,不過這個黑客的手段并沒有我高明。”

    看著他得意洋洋的表情我的情緒也終于緩和了一下,王嘉寧坐在前面開口說道:“是啊誰有你厲害啊,學習上面就是不用心,聽你老師說你這次成績再不好就不讓你畢業了,我看你怎么辦吧。”

    小宇笑嘻嘻的說:“反正我的心思也不在學習上,要是畢業不了的話我就直接在你那里打工不就行了,你不知道有多少人想要高價聘請我,價格可比你這里給的高多了,我都沒去!”

    這一路上基本上都在打打鬧鬧,我差點都忘了一直埋在自己心底的事情,也不知道伊諾現在怎么樣了。

    小宇看著我心情很不好的樣子說道:“你放心,你擔心的那個人不會有事的,他們不敢輕舉妄動,我老姐的地位在這里高的很,就是看在她的面子上也不敢的。”
刮刮乐怎么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