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學迷 > 歷史軍事 > 大明最后一個狠人 > 第290章 狠狠的轟!
    “嗚嗚嗚嗚!”

    清軍號角齊鳴,一陣熱血的氣氛蕩漾開來,八旗軍都看向前方天武軍的位置,微微騷動起來。

    多鐸喝道:“進攻!”

    近萬清軍步軍密密踏步前行,人海如潮,大地為之顫抖。

    多鐸一次性派出了五個甲喇,其中包括三個鑲白旗滿軍甲喇,連同包衣、跟役,推出五十輛盾車,向天武軍發動進攻。

    天武軍的戰線橫向展開寬長達千余步,看起來人很多,其實就布置了約五千步兵,其他人全部隱藏在戰壕中,戰壕上用枯草掩蓋。

    在戰壕的后面,包括皇家重炮旅在內的所有炮營也分布置好了各自的位置,數百門大小火炮一字排開,每一門火炮都是直接放在炮車上,全用枯草掩蓋。

    還有五十輛雷霆戰車,每輛車上放著兩架新型一百二十八管發射的管風琴槍。

    這時盧象升正迷起一只眼睛,用朱慈烺送給他的單簡望遠鏡,看著對面清軍的動向。

    清軍的四十輛盾車分也一字排開,掩護著清軍,正在緩緩的向天武軍的陣地推進,在盾車的后面,至少跟著五十排縱深的清兵隊伍。

    清軍的橫向展開面約有一百五十米左右,看起來也很寬闊,和天武軍寬廣的防線相比,根本就不算什么。

    “開火!”

    “砰!砰!砰.......”

    一陣猛烈的齊射,上千顆彈丸射在清軍盾車之上,激起一陣木屑和沙子,卻對盾車后的清軍幾乎沒有造成任何影響。

    清軍的盾車是由兩層木板、兩層沙,兩層棉被組成,盾車是明末清軍作戰最主要的裝備之一,作戰主要靠盾車推進。

    每當清軍碰到硬骨頭的時候,往往會祭出這樣東西,早在渾河之戰時,“汗往觀之,見渾河以北一里外,有步兵二萬,分立二營,乃命右翼四旗兵取綿甲、攜盾車,徐進攻其二營兵。”

    渾河之戰中,后金軍與白桿兵、戚家軍作戰,右翼四旗不待“盾車”到來,即進行攻擊,結果騎兵打步兵都被打得損失慘重。

    戰后,努爾哈赤于是特別下令:“遇敵若無盾車,切勿出戰,博爾晉侍衛曾因未攜盾車,分戰于兩地而獲罪!”

    后來在努爾哈赤攻占沈陽之戰中,八旗軍除了在攻城中使用了楯車,在與前來支援沈陽的明軍陳策部的野戰中,也大量使用了盾車。

    明軍的火器質量本身不行,加上八旗軍的盾車防御高,明軍被打的節節敗退,不敢與之硬拼。

    滿清入主中原后,把盾車當軍事機密,在史籍中盡可能地抹去曾在明清戰爭中留下濃墨重彩痕跡的楯車。

    比如在修篡的《明史》中,極力貶損戰車的作用,并對明朝的戰車提出了“未嘗一當敵”、“亦未嘗以戰”的評價。

    還有《滿洲實錄》等書籍,其中記載使用戰車的記錄也幾經刪改,讓后世之人難以發現滿洲軍隊使用楯車的記錄,以防人們發現其中的奧秘。

    “砰!砰!砰.......”

    天武軍火槍陣不斷齊射,清軍的盾車不斷推進,似乎絲毫不受影響。

    周遇吉道:“殿下,讓茅元儀封住出口吧!”

    朱慈烺搖頭道:“不急,等他們再進來一些,要封也得封的嚴實一些。”

    在朱慈烺的命令下,天武軍火槍陣不斷后退,做出不敵潰散的樣子。

    多鐸遠遠看到明軍奔潰,哈哈大笑了起來,立即下令全軍跟上,掩殺過去,將明軍趕進湖里。

    “咚!咚!咚!咚.......”

    當清軍完全進入口袋后,天武軍戰鼓擂動,渾厚的鼓聲立時傳遍四野,震人心神。

    迎戰的火槍兵迅速退往湖邊的戰壕,躲了進去,捂住了耳朵,伏在地上的天武軍炮兵們迅速爬起,調整著各自炮口的位置,開始填藥裝彈。

    “開炮!”

    “轟!轟!轟.......”

    在戰壕里和火炮陣地上,千炮齊鳴,近千門各種火炮一齊噴出了耀眼的火舌,也制造出山搖地動的聲勢。

    三面火炮呈交叉斜射,也形成了一道交錯的火力網,突如其來的巨大轟鳴聲令不少清軍站立不穩,相顧失色,踉蹌了好幾步。

    清兵的盾車主要防弓箭、三眼銃、火繩槍、甚至小型火炮的霰彈,但對于三磅以上的火炮,完全不起作用。

    無數的炮彈在盾車前后左右飛掠,一輛輛盾車被打裂,將后面隱藏的清軍全部都暴露了出來。

    數百個幾斤重的大鐵球攜帶著余勁沖進了清軍陣中,只打得清軍士兵人仰馬翻、斷肢殘腿。

    隔著著四五百步的距離,清軍陣中也依然能夠感受得到巨大的轟鳴聲和大地的顫抖,多鐸不禁有些失色。

    這樣兇猛的炮擊,讓他長這么大首次見到,也是所有清軍第一次見到,甚至天武軍中也是第一次見到。

    多鐸新心中生了強烈的不祥之感,這才是天武軍真正的火力嗎?難到當時是天武軍有意示弱?故意將自己引進來?

    正當多鐸下令后撤之時,阿達禮驚慌道:“豫親王,我軍后面出現大量明軍,我們被堵在這里了!”

    直到這個時候,多鐸才變得心驚肉跳的,原來這一切都是明國太子的計謀,天武軍一直隱藏實力,將自己誘入死地,這實在是太可怕了。

    雖然遭受了沉重的打擊,但鑲白旗的素質比關寧軍強過百倍,依然堅持著向前推進,而且清軍將領們也知道,在第一輪炮擊之后,有一個相對較長的填彈時間。

    他們必須利用這一段時間迅速向前,進入火炮發射的死角,連漢軍、包衣、跟役,也都沒有一個敢后退的。

    天武軍使用的是定包彈藥,填裝速度很快,炮手技術也很熟練,第二輪炮擊很快就發動了。

    火炮填裝發射的速度有快有慢,數百門火炮的炮擊卻是此起彼伏,造成的聲勢遠沒有第一次齊排炮擊那么大,卻對清軍形成連了續不斷的打擊。

    數百顆滾燙的鐵球掃進清軍陣中,一時間慘叫聲,驚呼叫,清兵們亂成一片,根本不知道如何是好。

    躲在盾車后的清兵皆是面如死灰、眼神呆滯、心膽俱寒,很多人被轟懵了,緊緊的縮在一起,唯恐被炮彈擦中,因為在他們的面前,受傷的清軍此起彼伏的哀嚎,極為的凄慘。

    一些清軍撲倒在地,一個個身上滿是粘著泥土的血肉,其中一個長得丑的清軍下半身被打沒了,他一時間沒死,在發出了幾聲撕心裂肺的哀嚎聲后才消停了下來。

    看著這種場景,多鐸臉上抽搐著,他指著明軍炮陣咬牙切齒道:“漢狗!!”

    話音剛落,又有幾顆鐵彈飛來,將他的巴牙喇營幾個韃子打的血肉橫飛,身邊的泥土中夾著一些支離破碎的肢體亂飛。
刮刮乐怎么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