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學迷 > 玄幻魔法 > 萬道衍天 > 第207章 陰墳
    這種波動持續了許久,終是緩緩消散。

    楚天歌長身而起,站起身來,此刻他多了一股凝重的氣勢,外放出的氣息,震動的整座山峰猛烈搖動。

    “終于晉入了神宮境!”

    感受著體內的變化,楚天歌眼中閃過一抹欣喜。

    在他身后,十殿閻羅更為凝實。

    雄渾的靈力正在體內汩汩而涌,繚繞著迷蒙的彩霧。

    這是一種全新的體驗,楚天歌立身在主峰之巔中,罡風將衣衫吹的獵獵作響,山川大地盡在腳下,一種掌控所有的感覺涌上心頭。

    視野廣闊,極目遠眺,這是一番前所未有的感受。

    壯麗的山河,蒼茫的大地,一切都在眼中,讓人心懷舒暢,志存高遠,天地萬物,一草一木,盡收心底,讓人不由自主生起一股氣吞山河的壯志豪情。

    “這便是神宮境嗎?果真不凡...”楚天歌心中喃喃。

    怪不得酒魔說他進入神宮境后,在這九州之地方才有一分自保之力,如今看來這話果真沒錯。

    現在來看,神輪境與神宮境根本就不是一個檔次。

    沉吟片刻,楚天歌周身氣勢消散,寂靜無聲,相比起之前的凌厲,多了一股祥和與寧靜的氣質。

    他無瑕無垢,衣袂飄動,像是謫仙臨塵,空靈而又飄逸,給人以絕俗和自然的感覺。

    十殿閻羅屹立在靈海之中,無盡靈光自其中噴薄,顯得更加神秘。

    進入神宮境,楚天歌也是不出意外的得到了新的元決,宋王印!

    算上之前楚天歌所得到的元決,這已經是第三個。

    雖然這些元決并沒有標注什么品階,但毫無疑問,肯定不是尋常元決能夠比擬的。

    “什么?你將法相化作了神殿?”

    得知楚天歌突破的詳細,酒魔二人眼中皆是有著驚色浮現出來。

    法相化作神殿,這居然也可以?

    “之前只是聽說有人提出過這種方法,但結果都失敗了,沒想到你小子居然成功了。”棋魔看向楚天歌,一時不知道該說什么。

    法相化作神殿固然能夠溫養法相,提升法相的力量。

    但同時卻也有著不小的風險,一旦對戰時,法相被破,不僅會遭到重創,甚至還會掉落境界。

    神殿,是晉入賢者的根本,一旦神殿出現問題,那種后果顯然是致命的。

    所以,當他們知道楚天歌將法相化作神殿時,一時竟是不知道該說什么好。

    對于酒魔二人的擔心,楚天歌卻是一笑,道:“雖然充滿了艱險,可能到頭來一生無成,但我已經沒有退路,選擇以法相為神殿,就是因為想得到最強的戰力,它日法相可能會跟隨境界的增長變化,那種結果雖然只是未知,但想要成就強者,哪里會沒有危險,我沒有道理退縮。”

    “而且,我有自信。”

    他并不擔心酒魔二人所說的法相被破,十殿閻羅貴為冥界神器,哪怕受損,也有一器破萬法之姿,若是能夠恢復到巔峰,想要做到我花開后百花殺又有何難?

    “希望你的選擇是對的…”

    酒魔二人輕嘆一聲,也沒有再多說什么。

    路是楚天歌自己選擇的,他們沒有辦法干預。

    人各有命,上天注定,有人天生為王,有人落草為寇,如果腳下的路不是自己的選擇,那么這條路要通往何處,會遇到什么人,一切都無人知曉。

    “九州之地出現了一座陰墳,你在門內修煉了這么久,如果無聊,可以出去看看了。”酒魔看著楚天歌,道。

    在世修行,首先要做的便是融入紅塵中,他們不可能將楚天歌一直留在天機門,這樣對楚天歌的修煉來說,也并不是什么好事。

    “陰墳?”楚天歌皺眉。

    “說是陰墳,實際上可以說是一片陵墓場,前段時間九州其他勢力都有進入其中,但死了無盡的修士,都未能探清其中之物。”

    “而且這段時間,有幾個老家伙想要闖入其中,但結果都被重創而歸,命在旦夕。”棋魔點頭道。

    楚天歌心驚,能讓棋魔如此評價,顯然那座陰墳不簡單,而且如果沒有好處,誰會這樣不顧生死,如果不出意外,里面肯定葬有無盡寶物。

    能讓賢者心動的寶物肯定不簡單。

    沉吟片刻,楚天歌點頭,在酒魔二人一番吩咐后,離開了天機門。

    一路向西走去,約莫行了一日時間,楚天歌便來到了一座城池。

    這城池名為周城,城池非常雄偉,占地極廣,城墻像是長城一般連綿不絕,橫在前方。

    周城內非常繁華,那些前往陰墳的修士都將此地當作了歇腳點,所以一進城池楚天歌便見到了熙熙攘攘的人流。

    城中各種叫買叫賣之聲不絕于耳,不過更多的還是一些販賣靈器的小販,這些靈器來歷各有不同,但在這種魚龍混雜之地,就算是殺人越貨而來的靈器依舊可以吸引來不少人。

    “嗯?城中居然還有這種地方?”

    楚天歌眉頭微皺,只見前方酒樓門口,數位穿著暴露的女子在招呼著客人,見到楚天歌,女子也是熱情揮手,但卻都被楚天歌拒絕。

    “修行太清苦,紅塵多嫵媚…”

    楚天歌不禁有些感慨,不過他卻還不會動心,微微搖頭后,便去尋找了一處住所,然后來到了城中最為熱鬧之地。

    他對那陰墳并不了解,所有的信息都只限于酒魔二人所說的星點。

    不打沒準備之仗,楚天歌也是如此。

    很快楚天歌便尋找了一個酒樓的地方,選了一個靠窗的位置。

    旁邊那個桌,圍坐的幾人氣質不俗,周身靈力涌動,顯然很顯然這幾人都是九州之地實力不菲的修士,秉承一貫的原則,不想驚動周圍的之人,正在低聲交談,除非靈覺特別敏銳,不然的話常人根本無法聽到什么。

    “那陰墳真是太邪性了,這段時間死了這么多的修士,竟沒有幾人能夠活著從其中走出,更不要說得到什么寶物了。”

    “何止?現在整座九州之地都被驚動了,各大門派都曾派遣強者前往那片廢墟,卻根本沒有辦法破解其中的秘密。”
刮刮乐怎么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