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學迷 > 武俠修真 > 一劍斬破九重天 > 一四七、天鬼康連
    王崇就是想要一個,新銳魔門大衍境高手,與接天關戰場,突破金丹的“出身”,遮掩掉孤鴻子妖身,很多不堪糾察的過去。

    天下金丹境的修士雖然不少,可也真不是大白菜,并不是隨便就能跳出來一個。

    孤鴻子妖身本來就是金丹境,所以突破也只需要一個“契機”。

    接天關從外面看,是一座接天的關城,高聳入云,實際上卻是一十八座大陣,籠罩在天之漏洞外,一層一接一層,只是仙家陣法,扭轉虛空,外人并感覺不到。

    在第一關,兩界乾元須彌金光大陣卻演化九層金霞,各派弟子不管在何處,都能看到虛空中不斷冒出來的魔頭,魔物,似乎沒有止歇。

    王崇和朱紅袖出戰了一次,就要退下來休息,他剛跟朱紅袖說了兩三句話,就有一個面目深沉的男子,匆匆而來,見到他們,就戾氣大作,喝道:“剛才我的兩個師侄兒,可就是因為你們見死不救,慘死天魔之手?”

    領隊的金丹魔修,陰慘慘的說道:“接天第一關,哪天不死人,若是按照你的說法,還讓門下來作甚?回家吃奶去不好?”

    朱紅袖扯著王崇,偷偷說道:“都是魔極宗不成器的旁支出身,不用管他們。”

    王崇小心肝撲通了一下,他其實也是魔極宗,不成器的旁支出身。

    峨眉雖然滅了天心觀,也放出了他的出身消息,但朱紅袖顯然并不相信,一個能夠潛入峨眉,還把這陰定休傳下的門派,鬧騰的天翻地覆的人,怎么可能是天心觀出身?

    朱紅袖早就“猜到”了王崇來歷,所以也真沒有把他當成魔極宗的旁支。

    來者幾句話犯沖,就要跟領王崇他們這一隊的金丹魔修動手,雙方才各自谷催功力,就有一個浩大的聲音傳下:“苦道宗司徒滅,七情道岑修,你們二人若在爭斗,便有處罰了。”

    領著王崇他們一隊的金丹魔修,七情道岑修,頓時就不吭聲了,倒是另外一位苦道宗的司徒某,不服氣,大喝道:“接天關就是這般不公平嗎?我兩個師侄兒無緣無故被人所害,若不給我一個交代,我們苦道宗絕不肯善罷甘休……”

    他話音未落,就有一支金光大手飛空而來,抓住了他,扔出了金霞之外。

    苦道宗司徒滅大聲驚吼,但卻駭然發現,兩界乾元須彌金光大陣早就對他關閉,只能拼盡全力,力抗蜂擁而至的魔頭。

    岑修淡淡的說道:“接天關是力抗天魔之地,各派修士,人人皆可死得。莫要說他苦道宗死的兩個,就是修為太差,沒本宗什么事兒。就算是有,他也得層層上報,等待一個公平,這般胡鬧……”

    “嘿嘿!真當他還是苦道宗,能夠關起門來,稱王稱霸!”

    王崇忍不住道:“這家伙可是要死了?”

    岑修這位七情道的金丹宗師,陰慘慘的說道:“倒也不會,等他吃飽了苦頭,自然有人救他回來。”

    王崇心里暗暗忖道:“原來如此,可惜……這家伙還是能煉成一具金丹妖身的。”

    王崇問了岑修之后,知道沒什么可以做手腳地方,就跟朱紅袖一起,退回了第九層金霞,尋了一個僻靜的地方,催動了天邪金蓮,暗暗溝通被他種下種子的兩頭大魔妖。

    他很快就心神分化,看到了兩頭大魔妖,正潛藏的無數魔頭之中,攻擊兩隊修士。

    這兩隊修士,也都是有金丹境宗師帶隊,其余都是大衍境的劍仙,陷入了苦斗之中。

    王崇種下了天邪金蓮的兩頭大魔妖,一頭喚作——天鬼!

    天鬼和冥蛇一般,有穿梭陰陽虛空之能,陰損歹毒,詭異絕倫。

    另外一頭叫做——康連。

    這頭大魔妖宛如猿猴,輕捷善走,天生精通飛行之術。

    這種大魔妖,大多數是金丹境妖怪被魔染而生,實力往往比尋常金丹境的大妖怪更強,便是較弱之輩,也媲美得了正魔兩家傳授的金丹宗師,比如玄鶴之流,實力強橫之輩,甚是能力敵邀月,黃袍怪之流。

    天鬼和康連都沒有獓忌那么強橫,跟應橫鳥相差不多,但卻各有一手搏殺的手段,又復狡詐多端,比只會悶頭亂飛的應橫鳥,又厲害多了。

    天鬼躲在無數魔頭之中,偶爾戾氣沖撞,就隨手抓一只魔頭,嚼也不嚼,就那么生吞落肚。

    它剛才連續出擊,擊殺了四五個人族修士,吞吸了精血,但卻總有一種,非常古怪的難受。

    這頭大妖魔忽然伸爪,搔了搔后背,居然摘下了一朵金色蓮花。它頓時有些懵了,作為大魔妖,雖然陰損狡詐,不輸給人類,但卻并沒有真正的智慧,天鬼并不明白,為何自己后背,會有一朵金色蓮花。

    它思考了一會兒,就把這朵蓮花吞了下去,過的一會兒,他又在背上摘了一朵。

    天鬼不但沒有害怕,反而歡喜起來,魔息流轉,不旋踵就遍體開滿金蓮,它甚至覺得,自己吞吸魔氣的速度,又復增加了許多,仰天咆哮一聲,無數簇擁在它身邊的魔頭,忽然一一爆碎,化為滾滾魔氣,被這頭大魔妖吞噬。

    正在苦斗的一隊修士,忽然發現壓力一輕,然后就見到了難以置信的一幕。

    一頭天鬼四處撲殺魔頭,遇到魔物更是惡狠狠的吞吃,把前仆后繼,攻擊他們的數千百魔頭,生生給打散了。

    為首的金丹領隊,見事情有些古怪,喝道:“先暫且退走,莫要戀戰。”

    另外一邊,宛如巨大猿猴的大魔妖康連,亦是遭遇了相同的事情,這頭大魔妖手捏金蓮,只覺得全身魔氣都往這朵金色蓮花中蜂擁,也不知怎么,忽然冒出來一個念頭,魔氣變化,竟爾無師自通,學會了以金蓮吞吸魔氣。

    康連參悟了天邪金蓮的一種妙用,頓時興奮不已,吼吼大叫,天邪金蓮它的手里,綻放無量金光。不知道多少魔頭,被這邪物的力量波及,當場化為滾滾魔氣,被天邪金蓮吞噬殆盡。
刮刮乐怎么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