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學迷 > 恐怖靈異 > 死人財 > 第397章 爛泥坑
腐團老尸與凌重,新仇舊恨,兩個都殺得眼睛發紅,不時吼出些叢林野獸的戾音,論戰斗力,還是腐團老尸更兇猛些,因為他活的年頭夠久,是一個一百五十歲年頭的老怪物,在撈陰門一行里,比他活的歲月還長久的,并不多見。

    三十幾米外。

    這邊是一段及其陡峭的斜坡,往高處山頭的路,也不算路,因為到處長滿了荊棘、針刺的植物。

    對峙了幾分鐘,不信邪的鬼哥還是殺了過來。

    看著強弩之末,幾乎難以站穩的我,只能硬著頭皮應對了。

    鬼哥的法門。

    與陳長生的三陰法術很像,身上盤旋散出漩渦,有閃滅不定的陰火在跳動。

    “鏗”的一聲碰撞,殺上前的鬼哥猛然一凝,他的脖子被我掐住了,單單一個照面,就被我捏住“死穴”,鬼哥滿臉不敢相信,艱難叫嚷著,說我明明中了陪葬毒,怎么能短時間內恢復體力?

    我搖搖頭,帶著幾分無奈道,“這個問題,我也不知道。”

    我現在的情況,大約是巔峰時候的六成,這個結果令我自己也很震驚,畢竟在半個小時前,我還昏迷不醒,任人宰割。

    思來想去。

    唯一的解釋,就是吃下肚子的肥碩蟲子。

    或許蟲子里,混合有我不知道的“解藥”吧!不然的話,就是我的體質足夠逆天,能強行清除體內的陪葬毒,恢復身體機能。

    “鬼哥,你想怎么死?”我一字字說道。

    “崔浩……你……你不能殺我……我是鬼沼主人……殺了我……你會被萬鬼纏身……一世不得安寧……鬼妹也會尋你命。”鬼哥臉色一陣青一陣白,是我的恐懼,將他整個人都籠罩了。

    “鬼沼?”

    “距離我十萬八千里。”

    “憑我超一流高手的戰斗力,會懼怕他們?”

    我開始質問,為什么鬼哥要背信棄義?當時在林家老宅,明明談好了交易條件,為什么要反悔?是不是有人開的價碼更高?

    脖子被掐住,臉色越發漲紅的鬼哥指了指遠處,支支吾吾說與凌重有關,說凌重給了他一些特制的百草液,誰知百草液里,蘊藏著令讓人腦袋渾噩的東西,為了活命,他也是不得已。

    我并不相信鬼哥,覺得他純屬是為了活命,胡編亂造罷了。

    畢竟他作為鬼沼的主人,見多識廣,怎么可能被暗算?

    遠處。

    戰局要分出勝負了,腐團老尸不愧是“成精”的老怪物,凌重不是他的對手,似乎見我要有逃跑的可能,腐團老尸在遠處大喊著,大概意思是,他會認我做手下,會給予我最好的煉尸法門,讓我一步步晉升,以后一定會達到撈陰門的最強人物。

    這個。

    純屬是畫大餅當夢想了。

    鬼才相信。

    我沒有殺鬼哥,就是打算他的四肢,崩裂他身上一些筋脈,讓他一年時間內斗起不了床,然后急忙忙離開了,唯一的路,是通往更高處的山頭,那里是半臉人秦歌的地盤。

    只是下山的路,被腐團老尸與凌重擠占了,沒法通過。

    硬著頭皮上山,這片山頭很荒蕪,沒有什么樹,四處空蕩蕩的,灌木叢也很少,大多是枯萎的雜草,四處橫生,在夜里顯得特別荒敗。

    因為是山頭,地勢也是忽高忽低,不少處還有一條條開裂的地縫,能吞噬人的裂縫,有的寬達兩米多,深不可測,人跌落下去,估計會撞得頭破血流。

    天越來越黑,我走得越來越快。

    現在的首要目的,是找一處地縫隱藏起來,躲過今晚的追殺。

    腐團老尸與凌重,對我身上流淌的血很感興趣。

    其他在鬼音客棧出現過的撈陰門高手,比如祝祭、奈橋、乾一卦等人,恐怕也會上山,情況不容樂觀,十幾分鐘后,終于找到一處半米寬的地縫,豎直的地縫,不是很深,也就兩米左右,一眼能看到底。

    “最危險的地方,往往最安全,老話你可別坑我啊!”我跳下去,地坑底部很潮濕,前段時間下過大雨,到處都是爛泥巴。

    我快速將泥巴糊上身,要用泥人掩蓋行蹤。

    連腦袋都糊上一層厚厚爛泥后,我走到最狹窄的區域,貼著泥壁站定,讓自己與周圍環境融為一體,然后盡量停息閉氣。

    不久后,上邊傳來了很輕微的腳步聲。

    沒人說話。

    腳步聲消失后,相隔一分鐘,又有另外一個腳步聲傳來,這個腳步聲更輕,甚至,上邊亮起一團昏黃的火光,光線一個勁往地坑里照射。
刮刮乐怎么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