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學迷 > 武俠修真 > 我在江湖當大俠 > 第二百七十二章 留你不得
    “不好意思,你說的東西不在我身上!”

    面對老者的咄咄逼人,沈康忍不住放聲大笑,笑聲之中透著一股諷刺,聽得旁邊的藥王谷弟子都有些羞愧。沒得辦法,連他們都覺得這么做著實有些跌份。

    可面對道境宗師的誘惑,面子能值幾個錢?若真的能得到,僥幸培育處一個道境高手的話,藥王谷便能一躍成為江湖頂尖的勢力。面子?呵呵,我臉都不要了,你還跟我說這玩意!

    不過沈康也沒有說謊,百花靈樹的苦果和樹心卻是不在他身上,而是被沈康放在了儲存空間里,那是另一個空間,有本事自己拿去啊!

    “沈莊主,我敬重你少年英豪,但你也不要讓我為難。這百花靈樹的苦果還有樹心,希望你能夠還回來!”

    “我都說了,東西不在我身上!”

    原以為這位老者長得慈眉善目,一開始有表現的很是和善,沈康就下意識的對他有了些許好感。卻是沒想到利益動人心,在足夠的利益面前,臉說變就變。

    看自己在藥王谷面前也不過是個小嘍啰罷了,人家想怎么欺負就怎么欺負,根本不會在乎你怎么想。無論在那個世界都是一樣的,弱者,就只能被欺負!

    “敬酒不吃吃罰酒?”

    揮手間,老者身上爆發出了強大而可怕的力量,猶如深淵一般深不見底。恐怖的壓力降臨,沈康忍不住面色大變。說不過,這是要打算明搶了么?

    眼神一冷,沈康體內九陽玄功的力量同時瘋狂運轉,廟中萬千枯草瞬間浮于半空之中,閃爍著異樣的光芒宛若一柄柄世間最鋒利的劍。

    而沈康,則像是劍中君王般,被萬劍繚繞臣服。令看到這一幕的人,都不由大為驚駭!

    “好強的功力,真是英雄出少年!”感受著對面突然發生的變化,老者臉色微微一變。即便是他,也能感受那萬千道枯草上蘊含的恐怖力量。

    真不愧是少年英才,果然可怕。不知為何,他心中竟然忍不住露出了一絲絲的嫉妒。嫉妒,說不嫉妒那是假的!

    自己這個年紀的時候,還在混江湖博名氣,好像連先天都沒到吧。再看看人家,人家已經踏入元神境,成就一方宗師了。人比人真是越比越自卑,果然還是待在自家的一畝三分地上好,出來溜達特容易被打擊!

    “怎么?我剛幫你們弄清楚孫敬修前輩的事情,你們接著就動手,藥王谷是打算過河拆橋么?”

    “哼,牙尖嘴利,老夫只是拿回我藥王谷自己的東西而已!”冷哼一聲,老者不再廢話而是直接欺身上前,萬千劍氣隨之而動不斷敲打在老者身上,激起了點點漣漪,宛如滿天暴雨落于瓦礫之上。

    劍氣在地面上留下道道極深的溝壑,那恐怖的余波向四周擴散肆虐,眼前的小廟更是在轟然間徹底倒塌。

    被如此多的恐怖劍氣圍繞,即便是老者也不好受。若是一般人的話,在如此可怕如天羅地網般的劍氣下,可能連撐都撐不下來,更何況是反擊了。可老者不一樣,身為元神九重境的高手,他受的住!

    可跟擁有這種武功的人遠戰,那是自己找虐。除非功力足夠,能生生耗死對方。否則,還是不要玩遠戰的好。

    老者雖然頗為自負,但并不想就這么耗著,也想要速戰速決。在小輩面前丟了面子是小事,被沈康給跑了就是大事了。

    恐怖的力量自老者身上猛然爆發,就如同火山爆發一般,洶涌的巖漿仿佛吞將草木飛劍盡數吞噬。那萬千道劍氣除了在地面上留下的溝壑外,竟沒有泛起絲毫浪花。

    趁著這個機會,老者立刻近身靠近沈康旁邊。近身之后,老者雙手如穿花草般靈巧,眨眼間就拂過沈康的身體。只是在碰撞之時,一道道金鐵交鳴聲響起,令老者臉色再次一變。

    “這,這是.......橫練功夫?”感受著手上傳來的反震之力,幾乎讓雙手都有些發麻。這都哪來的怪物,功力這么強橫也就罷了,老夫拼著吐血近身了,結果人家竟然還有一身強橫的橫練功夫!

    跟這些肌肉達人玩近身,怎么看都有些得不償失,突然間老者發現自己好難吶。遠戰也不是,近攻也不妥,這他喵的就是個刺猬,無處下嘴啊!

    “竟然沒有!”正了正神色,老者折身而返,一身氣勢也緩緩消散。剛剛他在沈康身上一陣摸索,甭說苦果了,蘋果也沒見到一個。

    藥王谷秘傳穿花手,可以摘取藥材最細微的地方,以老者的功力拂過沈康全身自然不成問題。藥王谷秘傳用來搜身偷東西,倒是相得益彰。

    “沈莊主,東西究竟在哪?”

    “我說過了,東西不在我身上!”冷冷的望著對方,沈康心里也很忐忑。對方的強大真是超出了他的想象,藥王谷不愧是江湖上有名的大勢力,其底蘊深不可測。

    雖然簡單的對了兩招沈康看似沒有落如下風,可心中的苦也只有他自己知道。對方至少也是元神境八九重的高手,要知道武功越往后每一個小境界都將會是不一樣的風采。

    他與老者之間功力上差距太大,大到不是簡單的依靠高級技能就能抹平的。對方若是鐵了心要收拾他,以那強橫的功力橫壓而來,自己怕是根本撐不過幾招。

    不得已,恐怕也只能隨時動用“道境雙擊卡”!

    “沈莊主,你可不要自誤!”靜靜的看著對面的沈康,老者心中的確不甘,可他不敢將沈康徹底留下。剛剛一陣交手他能明顯的感覺到沈康的一身功力至剛至陽煌煌大氣,絕非小門小戶可有的。

    而且沈康的內息堂堂正正仿若連綿不絕,身為藥王谷的人,醫術藥術都是必修課,他的眼力自然也非同尋常。剛剛雙手拂過沈康,發現對方根基之扎實,要遠超自己的想象。

    這意味著什么,意味著對方并非用秘法之類的強行提升,而是一步一個腳印的修煉至此的!沒有人比他們更清楚,要想修煉至此,需要的資源和條件究竟有多苛刻!

    未滿二十歲的元神境高手啊!何等勢力才能培養的出來?人家背后又站著什么樣的人?只是在腦海中稍想一想,就足以讓人不寒而栗!

    “我們走!”扭頭看向了沈康,老者冰冷的臉上勉強擠出了幾分笑容“沈莊主,若這苦果和樹心你無用的話,可以賣給藥王谷。你放心,藥王谷絕不會讓你失望的!”

    “慢!”眼見著藥王谷弟子即將離開,沈康突然指著孫毅之開口說道“你們可以走,可他不能走!”

    “方家之事你是否參與,孤月大師的死是否與你有關?

    “這跟你有關系么?”嘴角露出一抹嘲諷般的笑容,孫毅之扭頭看了沈康一眼“不錯,方家的事情我的確參與過,可那都是以前的事情了!”

    “現在方家已滅,我也不再是方家人,現在的我就只是個普通的藥王谷弟子。我甘愿受藥王谷的懲罰,入密地潛修百年不出!”

    說話間,孫毅之眼中還帶著點點殺機,顯然從頭到尾都沒有想過要放過沈康。若是有機會的話,想必他很愿意報復回來!

    “方家害了那么多人,你們害了那么多人,豈是一句入密地面壁百年就能輕輕放下?”

    “那你想如何?”

    “如何?自然留你不得,如此方能告慰那些無辜被害之人!”突然間沈康的表情變得冰冷,他的心中已經做出了決定。

    心念所處的道境雙擊卡點了下去,頓時,一股無形的力量突然降臨,恐怖的氣勢籠罩在天空之上。

    一波波的道韻沿著沈康的身軀向四周蕩漾,將周圍全部籠罩。那一刻,沈康仿佛就是天地一般。元氣隨之沸騰,萬物隨之歡悅!

    “這,這是.......”感受著周圍傳來的陣陣壓力,周圍藥王谷的弟子皆是面露驚駭,身軀動也仿佛再不能動半分。

    他們現在的感覺就如同被天地所拋棄了一般,天地萬物都在敵對著自己。心頭甚至涌起了那種仿若世界末日般的恐慌,那是從心底產生的人最本能的反應。

    驚恐萬狀的看向不遠處的沈康,老者那早就掛滿慌亂的臉上努力的動了動嘴,最終艱難的吐出兩個字“道境!”
刮刮乐怎么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