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學迷 > 都市言情 > 我真不想躺贏啊 > 第一百四十二章 突然間的醒悟(求訂閱~)
    昨晚我在春名山輸給一輛五菱宏光,他用慣性飄移過彎,他的車很快...我只看到他有個修樓房漏水的招牌!如果知道他是誰的話,麻煩你們跟他說一聲,明天晚上,我會在春名山等他!

    寧市某飆車論壇中,突然出現這一條帖子,點擊量很高,回帖的數量也很高,車友紛紛議論此事的真假。

    有人說這可能是玩笑,也有人說這是一個惡作劇,還有人說可能是為了引起別人的關注,當然...有人不相信,自然有人相信,

    畢竟天下之大無奇不有,那些開著面包車,卻有飆車心的人們,堅信昨晚那輛五菱宏光存在于世!

    下午,

    在論壇上發帖的車友來到春名山,與他同行的還有他幾個好友。

    “真的這么牛?”

    “你不會是開不過人家,估計神話了吧?”某位車友好奇地問道。

    “真的強!”

    “我覺得那輛五菱宏光改裝過。”年輕人回憶起昨晚的恐怖經歷,信誓旦旦地說道:“速度就像法拉利,引擎就像蘭博基尼,過彎的速度就像保時捷...太特么的牛逼了。”

    幾人一臉無語,這說的是五菱宏光嗎?

    “起步我就落后了,然后過了第一個彎道后,我就已經看不到對方的車尾燈。”年輕人嘆了口氣:“太快了,我始終想不明白,他究竟是如何過彎的。”

    “不是慣性飄移嗎?”

    “那是我瞎寫的,絕對沒有飄移。”年輕人說道:“他的過彎走線非常精確,我懷疑我昨天遇到了死去的春名山車手。”

    越說越邪乎...

    是不是等一下要出現核動力裝置?

    此時,

    另一伙年輕人來到他們幾人身邊,為首的眼鏡男問道:“你就是昨天輸給五菱宏光的那個人吧?”

    “啊?”

    “嗯。”年輕人看到這位眼鏡男,點點頭:“他真的非常快。”

    這眼鏡男他認識,春名山之王。

    “兄弟?”

    “那可是面包車呀。”眼鏡男身邊的小伙子笑道:“你能輸給面包車,你這車技也太爛了吧?”

    “那輛五菱宏光改裝過!”

    “開不過強行人家改裝過...兄弟,你還是退群吧。”

    ...

    此時,

    徐茫開著自己的寶貝車,載著楊小曼前往寧市最大的室內游樂場,可能是因為快要過年的原因,馬路上的車不是很多,除了花壇和電線桿上彩旗飄飄,根本就沒有什么過年的味道。

    也是,

    隨著社會科技不斷進步,很多人都搬進了鋼筋混凝土房屋里,而鋼筋混凝土帶來風雨無阻的同時,同樣也阻隔了人與人之間的那種關聯。

    年的味道越來越淡,許多人把過年僅僅看做一次七天長假。

    “人好少啊。”

    “我覺得城市真的不如農村有趣。”楊小曼無奈地說道:“現在好多電視臺都在放各個地方的過年習俗,無一例外全是鄉下,不是殺豬就是宰牛,過年的味道好足。”

    “你再看看我們...好凄涼。”楊小曼說道:“唉?你過年親戚多嗎?”

    “多!”

    “大多數都是吹牛。”徐茫說道:“以前我爸媽總是吹不好牛,因為我學習差,估計今年過年...我爸媽可以揚眉吐氣了,把前十幾年沒有吹過的牛,一次性吹回來。”

    聽到徐茫的話,楊小曼一臉無語,感情你讀書是為了讓自己爸媽在別人面前,有吹牛的資本?

    但是...

    可不就是這樣原因嘛。

    “我家還好...”楊小曼說道:“他們都挺疼我的。”

    到了游樂場,

    徐茫停好車,和楊小曼一起來到售票處,票價真的很貴,大概一百五十多一張,徐茫可以理解這個定價,畢竟快要過年了,割最后一波韭菜。

    網上說是迪士尼授權,國內首個大型室內游樂場,然而徐茫覺得有些簡陋,甚至過于山寨。

    項目很多,然而大多數都是小孩子玩的,徐茫對此很無奈,怪不得暴力飛機場一直喊著要到這里玩,她只有一米四五的身高,可不就是小孩子!

    玩累了,

    楊小曼喝著徐茫遞過來飲料,好奇地看了一眼徐茫。

    昨天晚上,

    楊小曼本以為徐茫是一個白給,開著面包車跟人家跑車去跑山路,誰知道剛起步就把對方秒殺了。

    因為站在山頭,楊小曼可以看到徐茫下山的些許過程,可以說不是他開得太快,而是飛得太低,總之當徐茫打電話過來說要接自己時候,那輛跑車才跑完全程的三分之一。

    “唉!”

    “你知道嗎?”楊小曼喝著飲料,漫不經心地說道:“全世界每天有三千五百人死于車禍,你覺得多少數字可以讓你接受死于車禍的人數?”

    這什么問題?

    徐茫愣了一下,思考了半天,默默地說道:“可以接受?呃...一千人吧。”

    楊小曼沒有說話,繼續喝著自己的飲料。

    “如果...”

    “我在這一千人里呢?”楊小曼看著徐茫:“你覺得多少人,會是一個可以接受的數字?”

    徐茫沉默了,久久沒有回答。

    多少人?

    多少人才能接受?

    起初徐茫報的一千人的數字,并不覺得有什么不妥,畢竟減少了一大半的死亡,然而...當楊小曼就在這一千人中,徐茫才覺得自己是多么的自私。

    “零!”

    “我希望...沒有人死于車禍。”徐茫說道。

    此時,

    楊小曼咬了咬嘴唇,溫柔地說道:“別飆車了...我昨天很擔心你。”

    徐茫很想答應楊小曼的請求,然而如果答應了,那么十五張升級卡將不復存在,可是...拒絕的話,楊小曼將會活在提心吊膽的日子中。

    “我...”

    徐茫還沒有說完,被楊小曼給緊緊抱住,耳邊傳來了她哭泣的聲音。

    “你個白癡!”

    “你知道我昨天多擔心你會掉下去嗎?!”

    “你個自私鬼!”

    徐茫沒有想到,昨天自己的茹莽行為竟然會對楊小曼造成如此巨大的心理創傷。

    輕輕拍著楊小曼的后背,徐茫安慰道:“別哭了...我答應你,以后再也不開快車了!”

    “你保證?”

    “保證!”

    幫楊小曼抹去淚眼,徐茫苦笑道:“對不起...年后我就把車賣了。”

    楊小曼搖了搖頭:“把那臺面包車賣掉就好,你那臺破車...我...我挺喜歡的。”

    “哦!”

    送楊小曼回到家,

    徐茫并沒有第一時間離去,而是靜靜坐在車里,思考人生。

    此時拿出手機,在網上找到了一組車禍數據,正如楊小曼所說,每天因車禍有三千五百人死亡,每年平均有一百二十五萬人死于生活,更加心疼的是每天會有五百位孩子因此離開人間,可能在上學的路上,也可能是和朋友外出游玩。

    其中,

    大部分都是因為超速導致。

    任務始終只是任務,與此相比...自己身邊的人更加重要,十五張升級卡,對不起,危害公眾安全的事情,我徐茫絕不會做!

    ...

    春名山的夜很寧靜,然而很快有響亮的引擎聲打破了這片寧靜。

    寧市的飆車一族出現了,無視限速牌,用最危險的駕駛方式在此狂飆。

    這伙人來到春名山的山頂,今天沒有什么賽事,只是在等待一臺車的出現。

    “你說今天那臺五菱宏光會出現嗎?”某位飆友問道。

    “不知道。”

    “如果他是我們寧市本地的車友,應該會看到帖子的。”那位飆友說道:“好希望他出現。”

    不遠處,

    以眼鏡男為首的幾人,坐在自己愛車的引擎蓋上抽煙,他們也在等待五菱宏光的出現,只是與其他人不同,他們是來跟五菱宏光同場競技的。

    “這次我來!”

    “我到要看看面包車究竟有多快。”一位光頭男笑道:“是他的五菱宏光快,還是我的GTR快!”

    “哼!”

    “張哥...你有點欺負人了吧?”錫紙燙男生笑嘻嘻地說道:“你有七百多匹馬力,居然要和面包車比賽,你這有點過分了。”

    “過分?”

    “既然他敢開面包車,就沒有什么過不過分的事情。”光頭男說道:“春名山可不是隨隨便便什么車都能跑的。”

    這時,

    山下傳來狂暴一般的引擎聲。

    眼鏡男的手機響了,看了一眼來電者,是自己的某一個小弟。

    “大哥!”

    “五菱宏光上山了!”

    眼鏡男笑了笑,對自己的同伴說道:“那臺五菱宏光來了!”

    然而,

    沒過幾秒鐘,電話那頭大喊道。

    “大哥不好啦!”

    “五菱宏光后面跟著一百多輛警*車!”

    “裝*甲*車也來了!”

    眼鏡男:???

    光頭男:???

    錫紙燙男生:???

    ...

    徐茫帶著帽子和口罩,看著jc叔叔把一群不良青年捉拿歸案,讓他沒有想到的是,大部分都是中產階級的孩子,家里有點小錢,但和真正的富豪相比,還是不怎么有錢。

    唉...

    盡量的恨我吧。

    徐茫嘆了口氣,他從那些被抓的年輕人眼中讀到一絲憤怒,換位思考一下,如今自己是他們中的一員,被別人給舉報了,同樣會很憤怒。

    然而,

    道路千萬條,安全第一條,行車不規范,親人兩行淚。

    徐茫就切身感受到這點,楊小曼緊緊抱著自己痛哭的場面,這還只是擔心罷了...如果自己真死于危險駕駛和超速...徐茫沒有膽量去想那個悲慘的畫面。

    jc叔叔走了,

    就剩下徐茫一人。

    吹了一會兒涼風,然后從面包車后備箱拿出一根旗子,徐茫把旗子插在最顯眼的位置。

    這根旗子上面寫著幾個大字:

    五菱宏光——制霸春名山!

    當徐茫把旗子插下去的那一刻,命運發生了改變。

    唉?

    這是正義的力量?!

    ......
刮刮乐怎么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