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學迷 > 都市言情 > 重生之低調大亨 > 第1003章:狼心狗肺 (萬三)
     
    “我怕的不是以后后悔,怕的是現在后悔。”
    徐梓依說完,快速的在楚乾坤的臉上親了一下,轉身離開,她需要冷靜一下!
    楚乾坤被火烤的滿頭大汗,他也需要冷靜一下。
    正處理著頭狼,準備開始烤肉的軍子,突然神情鬼魅的走到楚乾坤的面前:“你看下這個東西。”
    一只帶血的手,攤開在楚乾坤的眼前,借著篝火的亮光楚乾坤可以清楚的看到軍子手里的東西。
    驚訝的熱汗都收了回去:“這東西哪里來的?”
    “那只頭狼的的肚子里,那把緬刀卡在縫里了,翹刀的時候發現的。被一層腸膜包裹著,要不是那層膜被緬刀割破,露出了一角,我也不會發覺。”
    軍子同樣覺得不可思議,想不到會再次見到這個東西,而且還是在一只狼的肚子里。
     “這大小,樣子,和保險柜里那塊好像是一樣的。”
    楚乾坤拿起軍子手里的四四方方黑乎乎的玉牌,對著天上的月光比劃了一下,一點透光性也沒有。
    “除了冰涼之意沒有我們那塊冰之外,其他的特征一模一樣。”軍子點頭道。
    “咦,確實沒有我們那塊冰,怎么會這樣?”楚乾坤把整塊黑玉牌握在手里,仔細的感受了一下:“會不會是因為它一直在狼肚子里的原因?”
    “有可能?”軍子點點頭,肚子里的體溫確實有可能抵消黑玉牌的冰意。
    “不過,我很好奇,它竟然沒有被凍成冰狼?”
    黑玉牌的冰意有多厲害楚乾坤是深有體會的,他自己那一塊拿在手里把玩的話,根本堅持不了多長時。
    仔細的感受著那微弱的冷意,楚乾坤突然眼睛一亮:“你說這只頭狼這么奇怪,會不會和這塊古怪的黑玉牌有關系。這玩意,難道還能讓狼變異?”
    “有可能有關系,也有可能沒有關系。”軍子沉吟了一會兒,這個還真不好判斷。
    也許是真的受到了玉牌的影響,也許根本就是他們想多了。
    楚乾坤走到了已經被剝了皮的頭狼跟前,發現他頭頂的那一簇黑毛,竟然已經退去了黑色,變的和其他的毛色一般無二。
    再見如此怪異的情形,他是萬分肯定這只狼的怪異,和這塊黑色玉牌有必然的關系。
    “你說我要是也吞一塊進肚子里,會不會和這條頭狼一樣,有輕微變異?蜘蛛俠,還是綠巨人?哦綠巨人還是算了,太丑太綠。還是內褲外穿的時尚超人比較適合我。”
    楚乾坤意淫的很開心,眼珠子不斷的冒著精光,想想都興奮啊。
    “你可以嘗試吞一塊看看!”軍子淡淡的丟下一句,轉身走了,狼肉還等著他烤制呢?
    “嘿嘿,算了,萬一被冰凍那就不好玩了。”楚乾坤摸著后腦勺:“我還是老老實實做個普通人,安安單單的淡淡戀愛,泡泡妞比較好。”
    說著楚乾坤把手中的黑色玉牌用一塊毛巾包著,塞到了背包里,處理了一下手上的血,找徐梓依談心去了。
    人生得意須盡歡,莫使金樽空對月。
    開心是一天,不開心也是一天,女生對自己有情有義,自己總不好總是辜負人家吧!
    至于詭異出現的詭異狼群,以及依然是神秘無比的黑玉牌,就暫時放在腦后吧。
    反正瞎想也是空想,不可能找的到答案。
    狼肉楚乾坤是第一次,肚子餓了什么都好吃,一開始是狼吞虎咽,沒有好好的品嘗。
    吃的半飽以后,才開始細細的品味,發現其實和狗肉差不多,肉都很粗糙。
    “都說狼吃肉,狗吃屎,原來吃肉和吃屎的區別不大,這肉都是一樣的柴。“其中一個吃過狗肉的學生,突然感慨道。
    他的話讓楚乾坤差點噴了,就不能說點衛生一些的,這味道也太重了。
    不用楚乾坤開口,魏明州帶著其他人就給了他一頓,吃的正香噴噴,竟然來這么一句倒胃口的話。
    徐梓依從軍子手里拿過一串烤狼心,遞給楚乾坤:“你吃點這個補一下。”
    “狼心!”楚乾坤接過之后嘗了一口:“嗯,和狗肺的味道差不多。”
    “咯咯咯!”在和楚乾坤以書之名交流過之后,徐梓依是第一次笑出聲來。
    月亮落山,東方破曉。
    一眾人烤著火,吃著狼肉,迎來了天亮。
    沒有再繼續停留,在向導的帶領下,重新踏上了前往大山深處的征程。
    雖然沒有休息好,但是有軍子楚乾坤等人的加入,反而把速度拉了起來。
    特別是韓敏的表現,刺激的魏明州幾個大男人熱血沸騰,緊追不舍。
    徐梓依有楚乾坤親自照料,加上她本身的倔強不服輸,所以也沒有落后多少。
    他們這次要去的地方,是大山深處的一個少數民族村寨,交通十分的不方便,想要到達這個村寨用爬山涉水來形容一點都不為過。
    又是大半天的時間過去,終于順利的抵達了云深不知人家的村寨,四周都是有郁郁蔥蔥的原始森林。
    這神奇的地方,明明是在半山腰,在村寨的前面,卻有個面積不小的水塘如同湖泊一般,水質清澈能映照出人臉上的汗毛。
    楚乾坤雖然跟著一起來,但是具體的事情他還是交給了魏明州去做,當然現在還要加上一個對慈善十分熱衷的徐梓依。
    所以當教育局董科長和魏明州以及徐梓依等人,被村寨的所謂村長帶人迎接進村的時候。
    楚乾坤和軍子以及張軍三人,反而是在村寨的周圍溜達了起來,而韓敏則被安排跟在徐梓依的身邊。
    向導在村寨竟然是有親戚的,所以把大家順利帶到了之后,他就自由活動了。
    等到返程時,他才會和大家會和,繼續履行向導的職責。
    現在嘛,到親戚家里處理狼皮最重要,十幾張野狼皮的出現,瞬間在村寨引起了轟動。
    他們生活在深山老林,也不知道多少年也見過狼了,偶爾有的也只是孤狼。
    像這樣有十幾近二十條規模的狼群,在三四十年前可能還有人見過,現在只能在傳說中聽到。
    于是,紛紛打聽這些狼皮的來處。
    同意向導剝狼皮之前,楚乾坤就提出了要求,不能暴露他們和狼群在對戰的情況。
    因此,向導給出的結果,是他們在半路上看到有兩方狼群對戰,最后雙雙團滅,被他撿了一個大便宜。
    故事很離奇,但是村民們聽來又十分的合理了,除了這樣的因由,他們實在想不出還有什么樣的情況,能讓向導弄到這么多的狼皮。
    殺狼取皮的想法,他們是想都不會想的,還殺狼,被狼吃的骨頭都不剩還差不多。
    楚乾坤三人站在距離村寨不遠的一處山坡,眺望著村寨,看著向導引起的轟動,楚乾坤不禁笑道:“倒是讓他出盡了風頭,我沒記錯的話,這狼應該早就被列為保護動物了吧。這次殺了這么多,不會有麻煩吧?”
    “沒事,殺人還能正當防衛呢。”軍子笑著說道,對殺生他是很淡定的。
    “也對,被狼群襲擊了,總不能讓我們束手就擒吧?這是你死我活的事情。”楚乾坤安心的點了點頭。
    “這一群狼應該不是本地的,我仔細看過他們的狼爪,如果沒有錯誤的話,應該是從緬國那邊流竄過來的。”
    軍子突然說出了一個大秘密。
    “什么?緬國之狼。怎么可能,它們怎么會遷徙這么長的路途?神經病啊,千里送玉牌嗎?”楚乾坤驚訝的笑道。
    軍子以前經常在那邊的原始森林訓練,他說是緬國那邊的狼種,肯定有他的道理,不可能是信口雌黃。
    而高黎貢山也確實延伸到了華夏和緬國的邊界,沿著山脈過來的可能性存在。
    但是,這可不是一點點路途啊。
    這一隊狼群,為什么要做如此遙遠的遷徙?
    難道是有什么目的?
    那么,它們又為什么要圍攻徐梓依她們呢?
    肚子餓的話,找點其他的食物不好嗎?
    以頭狼的聰明度,難道它不知道圍攻人類的風險嗎?
    還有最后的一波攻擊,頭狼讓狼群纏住軍子三人,他自己則是親自奔著木屋而去。
    當時可能誰覺得是圍魏救趙,但事后再仔細琢磨一番,發現這根本不是那么回事。
    而是木屋的方向有它感興趣的東西,是人還是物?
    一堆的疑問爬上了楚乾坤的心尖,圍繞著這一隊狼群的怪異,這疑問是越來越多了。
    “還真的只能說是千里送玉牌了。”
    軍子雖然認為出它們是在緬國境內活動的狼群,但對他們為什么會出現在這里,也是沒有合理答案。
    “你還記得和玉牌一起的那張緬國的山頭地契嗎?”楚乾坤若有所思的問道:“你說這些狼會不會就是那個地方的,玉牌也是那個地方的。”
    “嗯,這個可能性很大,或許那邊還有更多的黑玉牌。”軍子點頭道:“這黑玉牌雖然是真實的玉石,檢測不出什么異樣,但卻是十分的詭異。”
    楚乾坤也是頭疼不已,對這黑玉牌好像和他十分有緣分一樣,接連兩塊都有一種主動送上門的意思。
    雖然他調侃頭狼千里送黑牌,實際上這又何其不像是事實呢?
    “這邊距離緬國不遠,要不我們趁機去一趟?”頭疼歸頭疼,總歸還是要面對的。
    “不行,我們簽證什么都沒準備,臨時的證件只有三天有效期,我們可能地方都沒找到。”軍子反對道:“而且,既然要過去,你肯定要把地契帶上吧?”
    軍子難得有如此堅決的反對態度,找的理由還很充足,都讓楚乾坤沒法反駁。
    事實上,楚乾坤也知道軍子真正反對的理由,并不是他說的這些,而是為了安全考量。
    緬國靠近華夏的邊境地區,還是不太安靜的,那里可不比國內,經常會發生交火的事情。
    沒有充足的準備,軍子是不可能讓楚乾坤過去的,安全得不到保障,他不會讓楚乾坤去冒險。
    “算了,我就是說說,明年再說吧!”
    緬國那邊,楚乾坤肯定會去,不光是因為黑玉牌和山頭地契的事情,他還有另外一個目的。
    不過,目前還只是一個想法,行不行,還要等他具體去過以后才知道。
刮刮乐怎么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