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學迷 > 武俠修真 > 偃者道途 > 第99章 老槐精
    “山神嗎?沒聽說過這方圓千里有山神呀。”李塵生出一絲疑惑,但還是神識傳音,叫了兩只筑基中后期的成妖前去處理。

    隨后,他揮退舞女,獨自坐在后院思索起來。

    “大乾朝以封神體系立國,山川河谷,峰岳大澤盡有領主,多是修煉陰神者以香火托庇,這種法門雖然于參修大道無益,但卻的確實用,就好像我如今所修的畸變法身具現一般。”

    “這似乎和此方地界的靈脈分布特征有關,整個正氣洲靈脈散落于大地,除卻邊疆苦寒之地,以及一些荒涼戈壁,沙漠,其他大多都有堪比東勝洲內次等福地的靈蘊程度,靈氣散溢于天地,人人皆可修煉。”

    “也正因為如此,我才能在這附近挖出靈鐵,精金等物,都是大自然的饋贈。”

    正氣洲的靈脈與東勝洲是有所不同的,造就特殊風土人情。

    曾幾何時,正氣洲全民皆修,被視作極其先進的文明形態,但也正是因為如此,人人都想著上進,享受,爭當人上之人,生產力反而下降,叛逆與戰亂隨之四起。

    這給大乾王朝的統治帶來了極大困擾,直至后來,儒道大興,幫助皇權穩固統治,這才容納下了如今的人口體量。

    至今大乾王朝直轄范圍之內,人口達近千億以計,繁華地區,方圓數萬里有數億人不止,一些苦寒邊疆,深山老林卻幾乎無人,偌大的地界,其實當得起地廣人稀四字來形容。

    為此,大乾王朝大封山河之神,制御四方,其多為周邊地區山民所信仰,繁華地區則有城隍,陰司,彌補皇權統治的不足。

    偃者們對大乾王朝的獨特政體和發展形態一度非常好奇,但深入研究之后,才發現這是切合他們實際的東西,未必能對偃道有所啟發。

    別的不提,單只混淆生死界限,追求死后封神,就與偃道精神極大相違,為了壓制民力所推行的愚民政策,也只有大一統的王朝官府才能推行。

    而且,偃道資糧和處境遠不如正氣洲,就是有心發展民力都力有未逮,幾經戰火破壞,還時常開倒車,要是再推行重視人文,輕視理工的儒道治理方式,那就徹底完了。

    道途本身的特性和資糧分布的條件,決定了偃道的發展之路,因此李塵也只是略作參考。

    前去探查的妖修盡心盡力,只過得小半刻功夫,就傳訊回來:“大王,這邊作怪的原來只是個山野毛神,我們把它給抓回來了!”

    不久之后,一陣妖風飄至平丘大王府,卻見兩名成妖從中走出,其中一名黑熊成精的彪形大漢手中抓著個干瘦的老嫗,重重往地面丟去。

    “哎喲,大王饒命,饒命啊!”

    老嫗一見胡澤,就知不妙,連忙跪下磕頭,求饒起來。

    “我怎么沒有見過你?”李塵好奇問道,他并沒有在胡澤的記憶之中查找到相關的人物。

    老嫗道:“小妖是老槐成精,數十年前還未得化形啊!后來經歷雷火天劫,方才修成一絲陽性,又恰逢有獵人入山迷路,求助于我,意外踏上封神之道。”

    李塵笑道:“敢情還是個有奇遇的樹精,這么說來,你之前已知我在此間征召部屬,自立門戶,但卻憋著不來相見,是何居心?”

    老嫗抖如篩糠,連忙叫冤道:“小妖不知那些開礦之人是大王部屬,有所冒犯,實屬罪過,但若說小妖膽敢無視大王號令,卻是天大的冤枉!”

    李塵道:“哦?還敢辯解,那你倒是說說看,到底怎么回事?”

    老嫗道:“大王有所不知,我等樹精在外走動不易,時常于本體休眠靜養,年壽雖比普通妖類漫長,但卻多在無意識的狀態度過。”

    “這回兩位使者報上大王姓名,小妖聞之,才知闖了大禍,趕緊耗費本源分出化身,跋涉數百里來此請罪,敬畏之心,還請大王明鑒!”

    李塵略作沉吟,以元神法眼探視一番,果然發現,這老嫗是陰神出竅,如同大能元嬰的狀態,本體呈現出宛若虛影的槐樹形象。

    但以這等形態,配合神魂之中的一絲陽性,就有諸多不凡本領了,如若有心與自己派出去的成妖周旋,是否對手且先不提,至少是絕不可能如此之快就擒來的。

    “這么說來,倒是本王錯怪你了。”

    老嫗連忙道:“小妖不敢,小妖冒犯大王,情愿受罰,只盼大王體恤小妖修煉不易,莫要以大逆之罪處置。”

    李塵一擺手,道:“罷了,本王最近修身養性,卻知一句話叫做不教而誅謂之虐,既然如此,就改為上交供奉抵罪吧,從此之后,你所在山頭也歸我管轄,除此之外,我還要你交出自己參修香火封神之法的心得,并助我聯絡附近山川草木類精怪。”

    李塵自忖胡澤只是毛獸之屬,雖然能夠號令飛禽走獸,但對草木類,水生類精怪影響不足,想要徹底掌控草莽,建立妖國,怕是并不容易。

    好比某些魚類成精,躲藏于大川大湖之中,不遵王命,除非用焚山煮海之類的神通把整座湖泊都燒干,否則還真不容易將其降服。

    李塵最近也要親自操控機關傀儡,不便外出親征,還是以懷柔手段為上,尤其是這種懷有敬畏之心的。

    這老嫗也令他想到,應該多多關注一些禽獸之外的妖物了,還有那些更加特殊的怪異存在。

    “妖魔精怪,看似是一體的詞語,實際上要分開來讀。”

    “妖類多為古妖后裔,天賦較高,魔卻是沾染魔氣的畸變異種。”

    “精則多為禽獸和各類生靈成精,提純血脈,修煉成妖,大多數后世之妖修煉未成,其實就屬于精怪一類,這才是通俗意義的妖精。”

    “至于怪,則是異怪之流,譬如民間傳說的琵琶成精,玉梳,黑風,毒瘴都可成精成怪。”

    如若換成原本的胡澤,可能還存在一些門戶之見,自認天妖貴裔,不屑于理會山野草莽之中誕生的物種,但李塵不會那么想。

    他要在此開拓進取,說不得還得多多仰仗老槐這樣的存在才行。
刮刮乐怎么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