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學迷 > 都市言情 > 都市至尊龍皇 > 第1085章 我給你當個見證
    “上師說你行你就行,不行也行。”

    李錦倫不等許憲回應,開口發聲。

    沒啥說頭,如果許憲都行,他只會更行。

    這是毫無疑問的事情。

    “上師……青元宗唐長老求見……”

    酒樓之中,先前對許憲大有羞辱的侍者,臉上帶著畏懼神色。

    滄海易換,就在當下。

    他一個小人物,其實沒有做錯什么,只求不付出看錯人的代價。

    唐長老?

    許憲吃了一驚,已從地上站了起來。

    然后珠簾拂動,一個目光森然的劍士,抱劍走了進來。

    他的身后,還跟著幾個衣衫襤褸的平民體修宗人,正是胖子幾個家伙。

    胖子等人,眼中畏懼而又欣喜。

    許憲這樣劇變,他們高興,卻先前發生諸種事情,他們更知道不是好事。

    “許憲,你可知罪?”

    唐長老沒有好氣,劍鞘微顫,似乎飛劍立即就要透鞘而出。

    而其掃視葉凌天的目光,也多有不善。

    胖子在唐長老背后,趕緊使眼色,示意其不管有沒有罪,先認了再說。

    “唐長老,我的修行之力,全部是上師所賜,你的教導我很感激,但確實與你無關。”

    許憲咬了咬牙,拒絕得干脆。

    唐長老其實人不錯,當下這長老過來找他,他也知道什么意思,但他不能睜眼說瞎話。

    “你敢如此違逆?”

    唐長老步伐踏前,劍已出鞘,劍干脆比較到許憲脖子上去了。

    “我賭你毛都不敢動他!”

    眾人激動,許憲也在微顫,葉凌天在邊上看熱鬧,干脆把手縮回去抱了起來。

    “你……”

    “你什么你?想必閣下教了半輩子體修弟子,從來沒有遇到,體修潛質的宗人,居然身上出現修行氣息,這種逆天變數,你一個教習長老,怎么舍得動手?不過,跟閣下屁關系沒有的事情,你自己大帽子戴上去,就有點不要臉了。”

    葉凌天慢條斯理,字句清晰。

    唐長老表情扭曲糾結,手上劍都顫抖起來,明顯被他說中了心竅。

    “放屁,我是看你們自己找死路,想救你們一命而已。”

    抖了半天,語聲已出,后面這句,卻是他臨時加的。

    “武道為尊,本有定數,這臭小子,用這種法則壓過了許威,不代表許族會認可他的實力,在青元宗,許威想要他的命,太過容易。”

    唐長老開口冷斥,劍已經收了回去。

    “許威想找七哥發聲嗎?”

    許憲楞了楞,已有點吃驚。

    許幻排行本是第七。

    武道為尊之域,只要最強,那第七也是第一。

    其人在許族同族子弟中,威望極其驚人。

    他縱然從小到大,沒有把許憲高看一眼,但許憲在其面前也不能造次。

    “首座最多三日之后,就會踏入飛升之途。”

    唐長老眼中露出憂色。

    “首座可以代族長行一切事,你現在如果認我唐文宣為師傅的話,至少名義上我還可以為你說兩句話,三天之后可保你周全。”

    唐長老語重心長的道。

    他一個體修平民宗人長老,沒有什么地位。

    不過,許憲若是認他為座師。

    那就不是許族內部矛盾,而是青元宗許族宗人,與許威的矛盾。

    許威發動的理由,會弱勢許多。

    許憲的目光已看向葉凌天,諸多猶豫,隨后咬牙。

    他不認為葉凌天,可以抵擋許幻。

    自然他不想連累葉凌天。

    “閣下雖然有點私心,但出發點也算是個好人,沖著這點,似乎不應與你一般見識。”

    葉凌天聲音仍淡,微笑明顯。

    “閣下又有什么話說?”

    唐長老眼中不滿。

    “你不知道什么叫做飛升,何必把飛升掛在嘴上?”

    聽到葉凌天這句,先前許多激動情緒,其實也有偽裝,而現在,唐長老是真的怒了。

    “本長老不知道什么叫做飛升,閣下難道知道嗎?”

    踏步而進,手握劍鞘,其人逼近葉凌天。

    咫尺距離就在當下,咫尺距離變成五寸,火花四射。

    唐長老踏前,眼神翻江倒海,葉凌天眼神極其淡漠,古井不波。

    再等下一刻,一道光芒,已進入到唐長老的眼中。

    化凡之域,一切感知變得極其薄弱,但如此近的距離,葉凌天想破開對方的意識防御,進入其意識禁制之中,太過容易。

    風火雷電雪雨,九色之劫,而其中最為驚人的,卻是凡劫、心劫。

    非天上天強者,不能親歷,這只是傳說之劫。

    傳說中,破開兩劫,可以再破虛空,去往新的域面。

    九色之劫,其為天劫。

    唐長老眼神喃喃,其落在星空之中,風火雷電諸海,正在竄行。

    巨大的九龍盤旋不止。

    九龍盤旋的至中,一具金甲天人,正在仰望虛空。

    九龍九劫,毀滅星辰之力。

    依他目測所感,任意一道天象,都可以輕而易舉,將當下域面完全擊碎。

    他不由自主,已跪于虛空之中。

    只看到九龍盤旋,環繞天人,踏空而去。

    如此驚人的天人,其也只能在九劫之中存在,至上之空,還有更加驚人劫數,無法破滅。

    更別說他人。

    再等剎那,震驚至極的唐長老,已回到現實之中。

    對面的葉凌天,正笑吟吟的看著他。

    “說實話,我只是問問,其實我也不知道。”

    葉凌天淡淡出聲,場景有點尷尬。

    “要不然這樣,唐長老其實說的很不錯,許憲,要不然你就入唐長老門下如何?我給你當個見證。”

    稍后,葉凌天看向許憲。

    “上師既然同意的話,許憲自然愿意。”

    氣氛微變,除了葉凌天唐長老外,沒有人知道發生了什么,不過,許憲對這個安排,還是答應干脆。

    這是最好的結果。

    咳咳!

    “我剛才也是隨便問問,其實不好奪人所好。”

    唐長老腦海之中,仍然是先前驚人可怖場景,他語氣改換。

    當下的他,看葉凌天的眼神,已早就不同。

    化凡之域,天上天中域,諸族留存,只靠其大勢陣法。

    此域之中,陣法昌明與真正的低武位面又有區別。

    現實禁制陣法,與意識禁制陣法并列。

    但只論威力,意識禁制陣法,超過事實陣法無數倍。

    葉凌天的意識禁制,太強大了。
刮刮乐怎么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