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學迷 > 網游動漫 > 綠洲中的領主 > 第458章.可笑的戰場局面
    那場大火就算是在堅石隘口都能看的清楚,火光沖天,整個夜空中已經被紅色全部引燃,就算是不明白發生了什么,但也知道肯定是陷入了危機。

    “出擊。”

    法提斯在城墻上做出決定。

    他向前揮手,對身后的傳令兵們下達指令:“讓沙漠強盜過去偵查,重騎兵部隊出城待命,其余步兵留守城市,如有異常情況,可不必經過匯報自行處理。”

    “是!”傳令兵們快速離開城墻,堅石隘口內的部隊也開始行動起來。

    很快,堅石隘口的重門被打開。

    隨著門軸發出生硬的摩擦聲,成群的騎兵正在門洞中快速涌出,全部都身穿鏈甲,頭戴桶盔,手持兒臂粗的錐頭重型騎槍,轟隆隆的沖出來。

     500名斯瓦迪亞騎士走在最前面,而后方則是1000名斯瓦迪亞重騎兵。

    以及法提斯和10名斯瓦迪亞皇家騎士。

    這就是他的主力。

    足夠強力。

    單純的以戰斗力來評價,足以抵擋上萬人的輕步兵。

    可按照實際作戰力,以及對敵軍造成的打擊效果,就算上萬人的輕步兵都做不到。

    比擬那些心懷鬼胎,各自為戰,極為臃腫又指揮不力,甚至指揮失效,陷入內訌和慌亂中的雇傭兵團來說,這支眾志成城,全部由斯瓦迪亞人組成的重騎部隊,無疑就是強大,能徹底將一切擊潰的強大!

    而就當這群重騎出現在堅石隘口外的平原上的時候,那些原本應該進攻堅石隘口的雇傭兵團,竟然開始了動搖,甚至直接一哄而散!

    沒錯,就是一哄而散!

    原本他們還能結陣成密集的陣型抵抗。

    可是,看到村莊那邊,已經完全化為紅光一片的地方,他們的士氣被削弱到極點。

    連自己的大本營都被大火燒掉,還不知道那里的部隊究竟受到了怎樣的攻擊,可只是想想就知道,如果能守住,那么這些大火還能出現?

    肯定不可能出現!

    結果只有一個——失守了!

    貴族聯軍沒有守住敵人的攻勢,被徹底攻破了防御。

    就在傍晚,剛剛吃過晚飯,行軍一個白天,打算好好休息的時候,被敵人營生的攻破了防御,徹底打碎了一切抵抗的能力,將大營化作了火海。

    現在看到了堅石隘口內,近乎整齊的重騎部隊走出來,他們怎么可能不膽怯?

    心里本就惶恐。

    現在直接變成了驚懼!

    就如同驚弓之鳥,雇傭兵的內心完全被恐懼所替代。

    士氣?那是什么?現在他們認為自己能活下來就好,跑起來甚至扔掉了一切雜物,就為了能跑的快一些,生怕被那些騎兵給追上殺死。

    騎兵隊對步兵的追殺可是非常輕松。

    只是。

    法提斯可沒這個心思。

    帶領斯瓦迪亞的重騎部隊前行,他無視了潰散的雇傭兵們。

    周圍,那些充當偵查騎兵的沙漠強盜們反而躍躍欲試,對這些裝備較差的輕騎兵來說,追殺已經崩潰的敵人,就好比兒時騎著大狗在追小羊羔。

    這是一場讓人愉悅的游戲。

    “散開偵查!”

    法提斯卻下達了命令:“目標村莊處,如果遇到大股部隊立刻回報!”

    “是!”沙漠強盜們收起了想要沖出去追殺敵軍的想法,只得快速策馬向前,朝著那大伙沖天的地方跑去,在作戰計劃當中,完成戰術目標才是最正確的選擇。

    否則以嚴酷的軍法來論處,就算是精銳的騎兵,都要被馬鞭活活抽死!

    違抗將領的意愿可是后果極為嚴重的錯誤。

    部隊緩慢前行。

    重騎兵們冷漠的看著前方。

    大火中,整個村莊已經被徹底引燃,無數的嚎哭聲隱隱傳來。

    那是村民們的哭泣,就在這場大火中,他們的財產受到了極大的損失,甚至連親人都被侵犯,損失無可計量,基本上等于破產。

    貴族們的手下可不是什么好東西,或者說中世紀的部隊紀律都很差。

    何況那些更為卑劣的雇傭兵?

    偷竊和搶劫算好的。

    更恐怖的,還要屬強搶女人會營地帳篷內,以及破門勒索。

    這個村莊原本屬于堅石隘口,在食鹽貿易中發了大財,卻因為這些貴族聯軍和雇傭兵們以通敵來敲詐,現在又被一把大火全部焚燒,不是破產又是什么?

    地主變成了一無所有的平民,而本就貧窮的平民更是變成了破產貧民。

    沒人能在兵災下完整的逃脫。

    或者說。

    能活下來就是萬幸。

    更有甚者,因為遇到了那些殺紅了眼的雇傭兵,竟然直接被殺死。

    就算是反抗都不行,一群平民,拿起了菜刀和鐮刀草叉,面對窮兇極惡,見慣了死亡的雇傭兵,最終的下場都很慘,而那些貴族們也根本不會管這些賤民。

    終于當法提斯和他的重騎部隊到來后,紛亂的場面得以制止。

    紅底金獅子的旗幟飄揚。

    火光映照。

    那些失去家園的平民們哭訴著自己的遭遇。

    而就在那些還未散去的雇傭兵臉上,則帶著惶恐,有人雙膝跪地干脆的投降,也有人帶著僥幸的心理朝著原野上逃去。

    “殺了他們。”

    法提斯向前揮手。

    他的臉色平靜:“劫掠村民和焚燒村莊,這些強盜的罪孽是該死的。”

    “是!”斯瓦迪亞重騎兵們首先沖出,手里的長矛戳刺,將那些跪在地上投降的雇傭兵們戳死撞死,然后朝著原野上逃竄的雇傭兵追去。

    雖然是重騎兵,可是他們的追擊能力同樣不弱。

    畢竟是騎兵。

    還有重騎兵跳下戰馬,身穿鏈甲,手持戰士劍沖進燃燒的村莊內。

    不少雇傭兵還躲藏在里面,他們需要將他們搜出來,然后一劍捅死,送這些被法提斯大人定義為強盜的家伙,去見這個世界的死神。

    不留活口,不留俘虜,不留隱患。

    這就是法提斯的意思。

    “可笑。”

    法提斯抬頭掃過南邊的曠野上。

    無數的身影還在趁黑逃竄,那些都是逃離此地的雇傭兵,正在被斯瓦迪亞重騎兵們追殺,如同追殺羊羔般輕松地屠戮。

    他扭頭吩咐道:“讓所有重騎兵回來,然后去找羅爾夫,剩下的他知道怎么辦。”

    “是!”

    傳令兵點頭。

    然后掏出腰間的牛角號,使勁而有節奏的吹出“嗚嗚”的聲響,發布命令。
刮刮乐怎么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