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學迷 > 武俠修真 > 道君 > 第二一六章 重禮
        啪嗒!

    院墻內一道砸落聲響起,屋內伏案提筆寫出一行行娟秀字跡的陶燕兒抬頭,看向盤膝而坐閉目養神中的陸圣中。

    見他沒反應,陶燕兒擱筆,起身離案,來到了院里,走去拾起了一只紙團。

    這已經不是她第一次撿類似的紙團。

    她沒有打開紙團,回了屋內,走到陸圣中身邊,紙團遞出,鶯語柔聲道:“哥。”

    陸圣中睜眼,接了紙團到手,攤開,紙團中的石頭放在了一旁。

    知道每當這時不是自己觀瞻的時候,陶燕兒轉身款款而去,回避到了院里。

    在院里來來回回,她不知道陸圣中是干什么的,也不知道陸圣中要干什么,但對一個能通曉琴棋書畫的聰慧女子來說,從陸圣中的陰詭行為上,已經意識到了平靜下的暗波洶涌。

    來回踱步一陣,雙手搭在腹部的她,抬起了那張眉目如畫的臉,看向晴朗天空,青天上有鳥兒翱翔,是那么的歡快自由,令人向往。

    屋內的陸圣中徘徊,端詳著手上的密信,走到了案旁坐下,目光一挪,落在了案上紙張上的娟秀字跡上,將字跡略作審讀,是一首帶著遠行意境的詞。

    字寫的很好看,令陸圣中頗為感慨,一般的大家閨秀怕是都沒這功底,那些青樓為了賺錢,對這些上等伶人可謂是下了工夫的。

    寫有娟秀字跡的紙張被他揭開到了一旁,提筆將密信中的內容給譯了出來。

    審讀,默記下了密信中的指示后,點了火,將密信和譯出的內容一起燒毀在了筆洗中,方喊了聲,“燕兒。”

    屋外的陶燕兒入內,站在案旁看著他。

    陸圣中略沉默后問道:“武天南今天會來嗎?”

    陶燕兒:“應該會來,說了今天切磋棋藝的。”

    這里話才剛落,外面院子里已經傳來敲門聲,并有武天南的聲音,“陶兄!”

    ‘兄妹’兩個相視一眼,還真是說到就到。

    陸圣中朝筆洗里的灰燼略抬下巴,然后起身而去,走出門回了聲,“來了。”

    陶燕兒迅速搬了筆洗去清洗。

    院門開,一張笑臉的武天南手里提了只食盒,樂呵呵道:“陶兄。”

    對陸圣中打了個招呼,便進了門,彼此間顯然已經很熟悉了。

    陸圣中關了門回頭問道:“你手上提的什么?”

    武天南提了提食盒:“八寶齋的美酒佳肴,快到飯點了,省得燕兒妹子動手。”

    陸圣中:“不必這么客氣。”

    武天南:“是陶兄太客氣了,大家鄉里鄉親的。”

    陸圣中呵呵一笑,搖了搖頭,沒再說什么。

    兩人入屋,見陶燕兒正端坐寫字,那柔美文氣,看的武天南癡了癡,待陶燕兒抬頭看來,方呵呵道:“妹子在用功呢?”

    陶燕兒擱筆,起身行禮,“武兄。”

    武天南放下食盒,走近看了看案上的字跡,撫掌贊道:“燕兒妹子好文采啊!”

    陶燕兒矜持羞澀道:“武兄謬贊了,附庸風雅罷了,比不得武兄家學。”

    “可不是奉承,的確是好文采,你看這字!”武天南指著紙上字跡,連連搖頭,“我是自嘆不如!”

    陸圣中嘆道:“你們別吹捧來吹捧去了。燕兒,天南帶了些吃食來,擺上吧。”

    陶燕兒對武天南略欠身,轉身忙去了。

    不一會兒,酒菜碗碟已在桌上擺好。

    桌上,三人舉杯略敬之后,陸圣中忽開口問道:“武兄,怎見你常在北州府城,難道不用回平川嗎?”

    武天南略怔,慢慢放下了酒杯,搖頭嘆了聲,“在陶兄和燕兒妹妹跟前也就不說暗話了,北州的情況你們大概也知道,情況有些特殊,從燕國裂土后,燕國那邊管不到,韓國那邊也不敢太逼,所以這塊地面上正真能做主的人就在這北州府城內。我長期在這府城內活動,也是想托關系找個合適的差事做。”

    陸圣中哦了聲,“令父乃是縣丞,難道平川縣內還不能給你安排個好差事?”

    武天南:“平川縣乃貧瘠之地,再好的差事又能好到哪去?我志不在平川,而在這北州城內登堂入室。”

    一副志存高遠的樣子,瞥了眼矜持著的陶燕兒的反應。

    陸圣中略點頭:“原來如此!北州當家作主的,人人皆知是邵家,你父親好歹是縣丞,何不讓你父親去求見邵登云。”

    武天南頓時苦笑:“縣丞在平川縣是大官,可在這北州府城內也算不上什么,北州州牧哪是我父親想見就能見的。”

    說到這,似乎怕對方兄妹看輕了自己,又抬頭挺胸道:“不過我已經找到了門路,已和州牧的公子搭上了關系,假以時日必有結果。”

    陸圣中正想把話往這上頭引,不想武天南自己說了出來,倒是省了他拐彎抹角的工夫,淡淡問道:“聽說邵登云有三位公子,不知武兄搭上了哪位公子的路子?”

    武天南:“二公子和三公子。”

    陸圣中哦了哦,“我怎聽說大公子邵平波才是北州的實權人物?”

    武天南略尷尬,他倒是想攀附邵平波,可也得攀附的上不是,人家壓根不把他放眼里,辯解道:“大公子太忙,暫時還無緣相聚,待有合適的機會,自然是要拜托的。”

    “不妥!”陸圣中微微搖頭一聲。

    武天南詫異:“陶兄此話何解?”

    陸圣中道:“邵平波可能即將大難臨頭,我勸武兄還是不要惹禍上身的好,最好是離他遠一點。”

    武天南越發驚訝:“陶兄何出此言?”

    陸圣中似乎有些猶豫,一副不知該不該說的樣子,最終道:“按理說,有些話我是不該說的,不過和武兄相交,又是同鄉,我不妨告知武兄一二,只是這事出自我口,入得你耳,過去了就過去了,你萬不可說是我說的,我不想惹什么麻煩,否則我兄妹只有遠離,不會再和武兄相見。”

    “難道陶兄認為我是多嘴之人?”武天南看了眼陶燕兒,拍著胸脯保證道:“陶兄但說無妨,絕不會牽連陶兄。”

    陶燕兒目光輕輕瞥向陸圣中,不知他要干什么。

    陸圣中略猶豫后,緩緩道:“北州的事情我雖然不太清楚,不過修行界的事情我卻是略知一二,之前有唱北州王的童謠,不知武兄可曾聽說過?”

    武天南連連點道:“自然是聽說過,此事明顯是針對大公子去的,只是大家只敢在暗中議論,不敢明著討論罷了,莫非和這事有關?”

    陸圣中頷首,又問道:“武兄可曾聽說過上清宗的掌門唐儀?”

    武天南嘿嘿一笑,旋即似乎又覺得當著陶燕兒面太猥瑣,笑容一收,點頭道:“聽說過,聽說大公子喜歡這位掌門屢屢示愛。”

    陸圣中:“問題就出在這,這唐儀是有夫之婦,其夫名叫牛有道,也是修行中人,乃是燕國庸平郡王身邊的法師隨扈,也是位能人,奪妻之恨豈是小事?就因這事,牛有道和邵平波干上了,那謠言就是出自牛有道,邵平波隨后反擊,動用了人手趕赴大雪山冰雪閣刺殺牛有道……”

    一番編排卻和真相差不離的冰雪閣事件娓娓道來,武天南聽的目瞪口呆,心曠神怡,平常哪有機會聽到這種事情,冰雪閣對他來說天高地遠,幾乎都可以算是神仙聚集之地。

    陶燕兒沉默不語,心情卻是復雜,有一種感覺,圖窮匕見的感覺。

    一直搞不清陸圣中要干什么事,她意識到,陸圣中今天終于露出了猙獰面目……

    離開這邊,漫步在街頭的武天南患得患失,他知道一個巨大的機會擺在了他的面前,可是參與進這種事情他又有些害怕。

    猶豫再三,武天南雙拳一握,似乎下定了決心,大步離去……

    北州刺史府外,武天南等候了許久,門內出來一人招呼了一聲,門衛才將他放了進去。

    街頭一角,一路暗中盯梢的陸圣中親眼目睹后,嘴角翹了翹,預備的讓陶燕兒嫁予為引誘條件說服,看來是用不上了,武天南這家伙比他想象的還‘識趣’。

    陸圣中迅速轉身離去,來到一條街道的酒樓,入內要了壇酒,一張折成小塊的紙,趁人不備塞入了一名伙計的手中,隨后提酒大步走人。

    回到家門口時,帶回了一輛馬車。

    跳下馬車,推門而入,徑直到了臥房內,走到靜靜躺在榻上的陶燕兒身邊,一指點去,解開了她身上的禁制,對爬起的陶燕兒淡然道:“走吧!”

    稍候,兄妹兩個出了門,陶燕兒鉆入了馬車內,陸圣中駕車而去,一路出了城……

    刺史府,武天南在一廳堂侯了好久,才見邵無波和邵伏波兄弟兩人姍姍來到。

    兄弟兩人看向武天南的眼神有些嫌棄,覺得這家伙有些不識相,認識歸認識,刺史府是你能隨便來的地方嗎?

    若不是聽說有重禮奉上,兄弟兩個壓根不會讓他進府。

    “二公子,三公子。”武天南在那點頭哈腰。

    兄弟兩個廳內坐下,邵無波不吭聲,邵伏波挑眉道:“不是說重禮嗎?重禮在哪?”

    武天南看看門口下人,猶豫道:“重禮非同小可,二位公子是不是…”

    邵伏波當即不耐煩地揮了揮手,讓下人退下后,問道:“現在可以拿出來了吧?”
刮刮乐怎么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