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學迷 > 武俠修真 > 道君 > 第二一零章 蒙山鳴
    鳳若男回來了,帶著一肚子憋屈回來的。

    也可以說是被娘家勸回來的,形勢比人強,兩郡主導權都到了商朝宗的手上。

    誠如彭又在所言,為了鳳家好,鳳家不得不把女兒給勸回來。

    勸回來不說,還要她服軟,原因很簡單,不知商朝宗會將兩郡的權力如何重新布置,不知會不會將鳳家給踢出局。

    按理說,商朝宗要給彭又在面子,不敢做的太絕。

    可若真要是太不像話,真把商朝宗給惹火了,有些事情天玉門怕是也不好干預太多。

    天玉門大多是修士,精力著重點不同,如同牛有道一般,軍政治理方面的事情不太懂,既然把大權交給了商朝宗,你就不好胡亂干涉。

    商朝宗真要找出理來踩鳳家的話,怕是連彭又在都為難。

    眼看就快到青山郡郡城了,偏偏天公也不作美,突然下了一場雨,將馬背上的鳳若男給淋成了落湯雞,讓她的心情越發糟糕。

    心情稍好的是,抵達城門口時,看到了商朝宗站在城門下,帶著人親自來迎接。

    不過她很快發現了,商朝宗要迎接的似乎不是她,見面與她簡單寒暄的同時,目光不時投向前方蒙蒙雨路上。

    稍候,藍若亭出聲道:“王爺,來了!”

    商淑清抖出一件披風,幫嫂子披上了遮擋,聞言與鳳若男一起偏頭看去。

    只見雨幕中,一行隊伍出現,幾十號人護著一輛馬車來到。

    商淑清放下了嫂子,正要跟商朝宗和藍若亭一起冒雨出去迎接,卻有一騎快速跑來,跳下一個戴著斗笠的人,對商朝宗道:“先生說了,不宜張揚,讓王爺先回去,府中再見也不遲。”

    這邊聽了吩咐,迅速撤離。

    跟隨撤離的鳳若男有些好奇,不知來者何人,居然能讓這邊如此大的反應。

    隨行護衛的白遙,心中也好奇,來者是誰?

    幾十號戴著斗笠的人護著馬車進了城,有人領路帶到了郡守府后面被封的一條路上,馬車停在了郡守府的后門口。

    馬車背后搬出了一張輪椅,馬車內鉆出了一人,是被抬出來的。

    門口雨中恭候的藍若亭彎腰,畢恭畢敬地拱手道:“蒙帥!”

    來人不是別人,正是蒙山鳴,現在這邊需要他,將他請出了山。

    “小藍,好久不見了。”一頭銀絲的蒙山鳴朝藍若亭微笑著點了點頭。

    “蒙伯伯!”商氏兄妹皆一起行禮,自己淋雨不說,兄妹二人親自打傘,左右為其擋雨。

    “不敢有勞王爺、郡主這般。”蒙山鳴趕緊揮手示意身后人上來占位,不讓兄妹再為他打傘,隨后才拱手回禮道:“殘軀禮數不全,還請王爺、郡主恕罪!”

    “蒙伯伯,先進去避雨。”商朝宗揮手相請。

    有人抬了蒙山鳴放在輪椅上,又連人帶輪椅一起抬入府中。

    白遙抱劍在屋檐下,看著一群進來的人。

    鳳若男連身上濕衣服都沒換,亦徘徊在屋檐下。

    都想知道來人是誰,竟然值得商氏兄妹親自淋雨迎接。

    戴著斗笠的羅安推著輪椅,輪椅到了正堂臺階下,又被抬上,直接抬進了正堂內。

    白遙和鳳若男跟了進去看動靜。

    堂內,商淑清親自拿了下人遞來的毛巾,幫蒙山鳴拂去身上飄到的雨絲。

    蒙山鳴看了看四周后,問道:“為何不見東郭先生的高足?”

    商朝宗道:“道爺在城外山中修煉,還不知您來了。”

    蒙山鳴頷首,目光落在了鳳若男的身上,目光閃爍,問:“這位莫非是王妃?”

    鳳若男一直盯著這個滿頭銀絲、面容清瘦淡雅的男人,聞言接話,“正是,你是誰?”

    蒙山鳴的目光溫和有力,拱手行禮道:“蒙山鳴,拜見王妃!殘軀不能行全禮,還請王妃恕罪!”

    蒙山鳴?鳳若男大吃一驚,這人就是蒙山鳴?

    她也是統軍出身的人,在燕國沒聽過別人,豈能沒聽過蒙山鳴,此人乃是寧王商建伯手下的頭號大將,文武雙全,據說寧王麾下的英揚武烈衛就是此人一手打造的,一生戰無不勝攻無不克,從無敗績!

    對燕國的軍人來說,蒙山鳴乃是一個戰神般的存在,是燕國大大小小將領崇拜的偶像,她也是如此。

    鳳若男可以不把商朝宗放在眼里,但對蒙山鳴這號人物那是絕對尊敬的,無論是威望還是資歷或是戰績,絕對都能碾壓她,輪不到她這個小輩在人家面前撒野。

    只是,她有些疑惑,不是說這人已經戰死了嗎?怎么還活著?

    不過總算明白了,原來是這人,怪不得商朝宗等人如此恭敬,趕緊拱手回禮道:“鳳若男見過蒙帥!”

    蒙山鳴擺手,“不敢,不敢,一殘廢當不得王妃如此大禮!”

    目光打量著鳳若男,心中一聲嘆息,對鳳若男的粗狂長相頗為唏噓,暗暗為商朝宗感慨。

    倒不是以貌取人,而是清楚明白,商朝宗若非落魄了,萬萬不可能取這種姿色的女人,壓根就沒姿色。

    一旁的白遙也暗暗吃驚,蒙山鳴這號人物他自然是聽說過的,沒想到商朝宗把這人給請了出來。

    他平常雖不涉及軍務,不過也隱隱猜到了,商朝宗請此人出山,怕是要重整英揚武烈衛!

    這不是小事,他準備回頭立刻上報天玉門。

    退開一旁的鳳若男心中略有哀鳴,要是天玉門知道商朝宗請了此人出山,怕是越發要支持商朝宗,也難怪天玉門要讓鳳家低頭,百足之蟲死而不僵,商家的底蘊擺在這,也不知商家還有什么底牌沒拿出來。

    閑雜人等太多,有些話自然是不便說。

    很快,蒙山鳴被推到了商朝宗的書房。

    看了看商朝宗書房的陳設,很簡單,蒙山鳴嘆了聲,“王爺能如此迅速打開局面,先王有靈,必然欣慰。”

    商朝宗苦笑:“說來都虧了道爺,否則難有今天,他一直在為我鋪路,我方能走得順暢。”

    蒙山鳴微微點頭,一些事情他在密信中也看到了,大概有些了解,呵呵道:“看來冥冥之中東郭先生自有安排,沒想到他那次離開秘地后居然能搞出一連串的事來,回頭當去拜見。”

    藍若亭看了眼商朝宗,說道:“既然已經請了蒙帥出山,有些事情也就沒必要藏著掖著了。此番請蒙帥出山,首先自然是重整英揚武烈衛,其次是希望借助蒙帥的威信,聯系王爺的舊部!朝廷的清洗之下,有些人被逼無奈,不得不擁兵自重,不少人都曾是蒙帥的舊部,蒙帥一封書信前往,諸將必然動容!”

    蒙山鳴略默,旋即微微搖頭:“也許會給我幾分面子,但今非昔比,強扭的瓜不甜,勢不在王爺這邊。王爺目前的實力還是太弱了,不能操之過急,先壯大自己,等到勢成,自然水到渠成,否則為難人家沒意義,搞不好還得鬧個反目成仇,留點余地以待將來吧……”

    風雨中,山巔,牛有道獨自盤膝而坐閉目,任憑風吹雨打,渾身濕漉,雨水在下巴下滴答。

    正在修煉乾坤訣中的乾坤挪移身法。

    在風雨中坐著不動修煉身法未免奇怪,自然和他修煉的功法本身脫不了干系。

    這套身法的特殊之處,在動與不動之間,之間自有一片天地。

    天地有多寬廣,動與不動,成與不成,全在自身的領悟,差之毫厘謬以千里。

    欲練乾坤挪移,先練乾坤真氣知陰陽變化,知其平衡方能練就乾坤化勁,能化乾坤之力,方知挪移寸間。乾為天,坤為地,動與不動之間自有一片乾坤之境,練成后方為乾坤挪移。

    也就是說,乾坤挪移并非什么大起大落的挪移身法,乃是和乾坤化勁相輔相成的一種駕馭方式。

    乾坤挪移身法中有言,人遇水為阻,魚遇水則來去自如。

    如何化阻力為自如,便是乾坤挪移的奧妙所在。

    為何說乾坤挪移身法和乾坤化勁的法門相輔相成?

    摘星城外一戰便是例子,在與敵方修為相差不大的情況下,尚能硬接一掌強行化解對方的攻擊力道,若是對方的修為遠勝自己,無論是攻擊力道還是攻擊速度,都令自己措手不及的話,根本來不及消化怎么辦?

    乾坤挪移中有解答,還是那句話,動與不動之間自有一片天地!

    此時牛有道感悟的便是這個,任憑風雨,感受每一縷風吹、感受每一滴細雨撞擊自己的過程,見微知著。

    領悟細微,才能逐步面對澎湃。

    這東西玄之又玄、妙之又妙,法訣上無法以言語說清楚,只能指引你去意會。

    這種修煉方式也是袁罡最討厭的修煉方式……

    北州府城外,一片靜謐山林中。

    兩條人影止步,送吳三兩于此的陸圣中拱手道:“恕不遠送,后會有期,替我向道爺問好!”

    他此來就是替換吳三兩的,吳三兩已經將摸清的所有情況交接給了他,要返回青山郡。

    吳三兩拱手道:“告辭,保重!”

    目送其遠去,陸圣中負手輕嘆了聲,他對邵平波不甚了解,反正牛有道說邵平波很危險,再三交代他小心。

    牛有道也沒特別限制他怎么做,給了他很大的自主權,總之就是:以弄死邵平波為目的!弄不死也要弄他難過,讓邵平波不得自在!
刮刮乐怎么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