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學迷 > 武俠修真 > 道君 > 第十六章 掌門夫君
    沒走正路,圖漢拉著人走小道來到護法長老的清修之地。

    身為護法長老的蘇破并未為難那弟子,問明確認了情況后,叮囑那弟子道:“這事不要再對任何人提起,明白嗎?”

    那弟子還不知道出了什么事,但知道肯定和自己送的食盒有關,隱隱猜到宋衍青可能做了什么手腳,他也惹不起宋衍青,哪敢亂說什么,唯唯諾諾點頭道:“弟子明白。”

    蘇破揮了揮將其屏退。

    走到門口確認那弟子走了,圖漢又拄拐走了回來,沙啞著嗓音道:“長老,上清宗乃是名門正派,竟有弟子使出如此卑鄙陰毒的下作手段,難道就這樣放過不追究嗎?”

    蘇破緘默一陣,反問:“追究?你想怎么追究?”

    圖漢憤怒道:“宋衍青有恃無恐,無非是仗著宋家背景,知道上清宗不敢懲處他,才敢如此妄為,不妨把事情捅破鬧大,屆時門規在上,其他兩位長老想不懲處都不行!”

    蘇破緩緩閉眼:“你心里比誰都清楚,寧王牽扯之下,朝廷有心掃清寧王‘余孽’,一些大派虎視眈眈,各派若非忌憚宋家,上清宗怕是已經飛灰湮滅,得罪了宋家,宋家只需稍微流露出那么點意思,就能把上清宗逼入絕境!是一個宋衍青重要,還是我上清宗的生死存亡重要?”

    圖漢痛心疾道:“長老,上清宗對宋家來說,其實已經沒了任何作用,讓他們勉強支持的原因是因為宋舒是上清宗弟子,欺師滅祖的名聲不是那么好擔的,尤其是宋家的身份,純粹是做點樣子給天下人看的。如今宋家只是在等一個機會,等一個名正言順放棄上清宗的機會,并非是因為宋家多么想護著上清宗,這一天遲早會到來的!弟子還是建議放棄這里,暫時歸隱,以待來日,否則就是坐在這里等死啊!”

    “此并非你們行軍打仗,說放棄就能果斷放棄,這事你在我面前說說就行,千萬不要在別人面前說起,免得別人懷疑你身份!”蘇破輕嘆了聲,偏頭看著他,道:“若你說的那天真的來了,記住,不要管這里,你立刻離開,去妖魔嶺找你師傅!”

    圖漢欲言又止,蘇破抬手打住,“好啦,不要再說了,回去吧,務必保護好牛有道。東郭浩然頗通相術,既然能收牛有道為弟子就必然有原因,不會無的放矢,不要讓他出事!”

    “是!”圖漢默默應了聲,轉身離去。

    是福不是禍,是禍躲不過,吉日已到,上輩子都沒成過親的牛有道,這輩子提前補上了,鮮嫩嫩很幼稚的補上了。

    桃樹下掛的大紅燈籠,燈火映襯桃花,在山崖上隨風搖擺,竟有幾分凄美。

    桃花源雖張燈結彩看著喜慶,但上清宗并未大肆操辦婚事,連正兒八經的喜宴都沒有,更別說向其他修行門派廣喜帖之類的。

    一群內門弟子露了個面,混在其中的宋衍青盯著一身紅妝披著紅蓋頭的唐儀和牛有道拜了堂,兩眼簡直快冒出火來。

    他左右都有人不動神色地防備著,防備他亂來,一旦有異常會立刻制住他。

    “送入洞房!”司儀一聲高唱,一對新人被送走了。

    簡單喝了兩杯喜酒意思了一下的賓客們也就散了,或唏噓,或搖頭,神情各異。

    倒是有不少人看著臉黑如鍋底的宋衍青暗暗感到好笑,上清宗上下都知道這家伙喜歡唐儀。漂亮女人誰都喜歡,奈何沒人敢和宋衍青爭,這回好了,冒出個無名小輩壞了這家伙的好事,有人暗中幸災樂禍。

    洞房榻上,一對新人并排而坐,看著那對燃燒的紅燭。

    喝了交杯酒,掀了紅蓋頭,引禮的女弟子便退下關了門,留了空間給一對新人自由揮。

    邊上幽若體香襲來,坐著有些無聊的牛有道不時偏頭看看身邊打扮得嬌艷欲滴的新娘子,也不知道該說什么好,關鍵鬧不懂這些人究竟想干什么,心中一直保持著警惕琢磨。

    而唐儀則靜靜坐那不動,神色異常平靜。

    兩人就這樣干坐到了天明,連手都沒有正兒八經碰一下,待到外面有人敲門叫房,唐儀終于起身離開了。

    回頭有名女弟子進來對牛有道說:“唐師叔說宗門還有些事處理,先走了。”

    “哦!”牛有道點頭應下。

    沒了外人,他倒頭就睡,一覺睡到傍晚爬起。

    待到再走出房間,張燈結彩的燈籠和紅綢在幽靜庭院中顯得有些刺眼,一切都給人一種一場清夢的感覺。

    出了大門,只見圖漢正在桃花樹下給燈籠上火,點完外面,一聲不吭的圖漢又與他擦肩而過,進了庭院點里面燈籠。

    穿著一身大紅袍的牛有道站在桃花樹下,眺望對面山崖上的上清宮,對面的燈火也在逐漸亮起。

    夜色漸漸降臨,碎碎花瓣隨風飄零打落在他肩頭。

    也就是在大婚的這天和唐儀見了下面,之后的日子里,他基本上就沒再和唐儀照過面。

    他住在這里,唐儀卻不住在這里,只有每次過年的時候,唐儀才會過來一趟,與他面對面坐著用頓飯,之后也不會睡一個房間,另去廂房小住一晚,天一亮又走了。

    安靜、安寧、孤寂,這是牛有道對大婚之后日子的感受,陳歸碩在的時候,偶爾還有人能聊聊天,換來的圖漢實在有夠悶,長的又難看。

    不過圖漢似乎有些好酒,經常抱著酒葫蘆喝得醉醺醺,也只有圖漢喝醉了的時候,牛有道才能趁機和他聊上一聊,偶爾能套上一點有用的消息。

    也是從圖漢的嘴中才得知,唐儀在大婚不久之后就成了上清宗的掌門!

    也就是說,自己成了上清宗掌門的夫君,卻被軟禁著。牛有道越迷糊了,上清宗這樣對自己究竟是什么意思?沒有頭緒,也沒有人告訴他任何答案……

    又是一年春風來。

    似乎永不凋零燦爛如霞的桃花樹下,一名身段筆挺的青年負手而立,眉目英俊,面容很有立體感,透著堅毅內斂,氣質溫和恬靜,一頭隨意收斂在腦后的馬尾長又令其散著一股慵懶之意,正是牛有道。

    日月如梭,一轉眼,牛有道已被軟禁了五年,已從一小少年變成了一個頗具風度的小青年。

    換了一般年輕人這樣悶著非悶壞了不可,但他還好,前世的修養今生同樣潛移默化受益,靜的下來,打坐修煉、清靜無為的心有之,就當是閉關修煉。

    事已至此,他也不急,他相信自己遲早有一天能離開這里,憑自己的能力離開這里,盡管上清宗不給自己提供修煉資源,但體內的傳法護身符就是他最大的倚仗!

    目前為止,他體內的傳法護身符也只是煉化吸收了兩道而已,但修為已達煉氣巔峰。

    而隨著修為越來越高,煉化傳法護身符的度自然也會越來越快,這就是他的底氣!

    煉氣、筑基、金丹、元嬰,后面傳說中的修為不提,從圖漢嘴中套來的消息來看,這天下修為達元嬰級別的高手不多,達到元嬰境界的都是天下頂尖高手,金丹級別的也已經是相當不錯的高手。

    上清宗目前也就是三位長老達到了金丹境界,之前本還有兩個,奈何唐牧和東郭浩然這兩位頗具天賦的金丹高手已經掛了,余者與二人同輩的基本都還在筑基境界內,掌門唐儀好像去年才在三位長老的聯手幫助下突破到了筑基境界,其他弟子都還徘徊在煉氣境界。所以這樣掂量一下,他目前的修為在上清宗不算低的,只是他低調不顯而已,在局勢不明沒有足夠把握自保的情況下,他沒打算顯露。

    他現在的心態挺好,在這里有吃有喝,又安靜,正是安心修煉的好地方,聽說外面世道紛亂,未必能找到比這更好的清修之地,所以他并不急著離開。

    舒放了一下心情,牛有道又躺在了樹下躺椅上,聞著淡淡桃花幽香,進入了懶洋洋假寐狀態……

    夜幕下的燕國京城,華燈初上,商鋪林立,街頭熙熙攘攘,很是繁華,外界的民不聊生似乎和這里無關,在那陰暗角落里棲身的大量乞丐似乎生活在另一個世界。

    鬧中取靜的一座府邸上書‘宋府’二字,燕國廷尉大人宋九明的府邸。

    一輛馬車來到,一裹著披風的男子下了馬車,捋著胡須邁步上了臺階,有幾分大搖大擺的意味。

    門房中迅出來一仆人點頭哈腰道:“曹先生!”另有門房迅跑了進去通報。

    門口幾句應答后,里面有一男子快步而出相迎,人還沒走出門口,便拱手呵呵笑道:“什么風把曹先生吹來了?快請,里面請!”

    親自出來相迎的人是宋九明的長子宋全,已是官身。

    來客曹奉奪雖是白身,卻是大司空身邊的謀士幕僚之一,因此驚動了宋全親自來迎。

    兩人說笑著并肩而入,一路進了內院的客廳用茶。

    稍等了會兒,一身便裝面容白皙的宋九明姍姍來到,無論容貌還是氣色似乎都保養的不錯,廳內二人站起。

    曹奉奪拱手行禮,“見過廷尉大人!”

    宋九明嗯了聲,徑直走到主位坐下,不茍言笑地問道:“曹先生親臨,可是老大人有何吩咐?”

    “正是!”曹奉奪應下,旋即放低了聲音道:“明日,寧王商建伯的兒子商朝宗就要出獄……”
刮刮乐怎么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