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學迷 > 武俠修真 > 道君 > 第一二二三章 這下有好戲看了!
    一番見禮,賈無群三人登上了馬車,飛禽坐騎交給了使館的人安排。

    沒有直接乘飛禽坐騎入城也是沒辦法,正常情況下,飛禽坐騎不允許擅自飛入一國京城內,尤其是戰時,擅闖容易出誤會,需通報得到允許后才行。

    宋國使團的身份進城倒是方便,進城后,賈無群單手挑開了車窗簾,觀望著繁華街頭,面無表情靜默著。

    他思之再三,終究還是公然來了,沒有悄悄前來,并且要入住宋國使館。

    南州方面只把事情交代給了他去做,并未要求該怎么做,他有他的顧慮。

    首先是想借助自己的身份背景行事方便,其次是對南州方面安排的兩個人不太放心,就這么兩個人說能保護他的安全,他能放心才怪了,還是借助宋國的力量穩妥些。

    他可不想為了這事把自己命給丟了。

    車隊抵達使館,一行下車,進了使館內,入住地方早就為他們準備好了。

    落腳后,賈無群未急著休息,與宋使麥德滿一番長談,先問了問如今晉國京城這邊的大致情況,話題自然而然延伸到了戰事上。面對這位,麥德滿盡量答復,可謂知無不言,各國使臣基本上都是經紫平休提拔來的,他也是。

    說到戰事,賈無群話題再次延伸,指劃在元從身后,元從代言:“晉皇舍七公主拿下西屏關,如今陳長功身死,七公主處境如何?”

    “說到這個七公主…”麥德滿搖頭唏噓一聲,“回來了,已經回來了好些日子。晉國打通西屏關補給通道后,有了穩守的把握,尹除才把這位七公主給放了回來。回來后,長居宮中,深居簡出,再無往日天真,聽說很少見人,下官前去拜見過,也未見到人。唉,一個女兒家遇上這種事,心情也能理解。”

    賈無群:“看過麥大人發回的奏報,傳聞此事始作俑者是邵平波?”

    麥德滿頷首:“傳聞應該不會有錯。這種事總得有人背黑鍋,太叔雄是皇帝,哪能作踐自己女兒,其他人也不會為邵平波背這個鍋,被人捅出來很正常。”

    賈無群試探:“我想見見這位邵大人,不知麥大人可有辦法安排?”

    麥德滿苦笑:“不瞞先生,下官在晉國京城的職責之一就是打探各方面消息,了解各方面人員,對于這個邵平波,下官之前也想見,但他被看管的極嚴,不知先生有無聽說那位跟燕國紫金洞長老牛有道的恩怨?晉國這邊之前擔心他遇刺,派了好多高手保護,嚴防死守,外人根本無法接觸到。”

    “戰事開啟后,他的居住地倒是放松了戒備,不過人已經不在了,下官曾打探,根本不知其人去向,行蹤詭異的很,連朝中大多要員似乎都不知道。先生要見他,下官實在是無能為力。”

    賈無群若有所思,似乎明白了南州交代他所行之事的打算,逼婚恐怕不是最終目的,而是想把那人給逼出來。

    這點,跟他心中的一些打算倒是不謀而合了。

    思索一陣后,又在元從背后指劃,“我想見見那位七公主,勞煩麥大人安排!”

    麥德滿狐疑,“先生似乎對那位七公主很感興趣?”

    賈無群冷冷盯著他。

    麥德滿警醒,當即尷尬改口道:“先生,下官的意思是,七公主深居宮中,下官也無法見到,實在是難以安排。”

    賈無群再寫劃,“如此小事都辦不好,看來丞相讓麥大人出使晉國并非明智之選!”

    此話一出,麥德滿頓時有些坐立不安了,趕緊道:“先生,下官所謂的難以安排并非無法安排,只是此事急不得,容下官些時間想辦法。”

    賈無群:“火神廟!”

    “火神廟?”麥德滿一怔,他當然知道晉國因為器云宗的原因,都崇尚祭拜火神,但不明對方這話是什么意思,拱手道:“請先生明示。”

    賈無群:“麥大人代表宋國坐鎮晉國京城,晉國皇宮內不會連個打探消息的人都沒有吧?”

    麥德滿:“有的有的。下官雖然無能,晉國皇宮內的機密事宜也許難以探知,但收買安排上幾個打探動靜的宮女太監還是有的。”

    賈無群:“七公主先是委身陳長功,之后陳長功身死,七公主未婚失身,又克死陳長功而寡,未來悲惶,可謂厄運連連。讓人放出風聲,就說只要前往京中最大的火神廟誠心祭拜,可焚毀厄運,前途光明!風聲放出,可誘她前來。”

    麥德滿一怔,旋即恍然大悟,不管祭拜是不是真的有用,遇上這種事,不管真假為求心安,一旦風聞,都定會有人拉七公主來一試的,當即拱手道:“先生果然高明!”

    賈無群:“如有可能,在黑水臺未設防前,可事先買通火神廟能說上話之人。”

    麥德滿點頭,“明白了,先生放心,若無吩咐,下官這就去安排。”

    賈無群點了點頭。

    麥德滿立刻精神抖擻而去,能為賈無群辦事,他的確是一身的精神,只要能讓這位高興,一旦在丞相面前美言幾句的話,很有可能調回宋京與家人團聚,且前途可期。

    然而剛出去沒多久,他又返回了,稟報道:“先生,晉國大行令郭文尚聞知先生來了,派人前來通告,欲來拜訪先生,先生見或不見,還是先休息改日再約見?”

    晉國大行令官職不低,晉國三公之下,九卿之一,專門負責晉國與諸國交往的主官,能來見賈無群這么個人,自然是聽聞有宋國“隱相”之名。

    所謂習慣成自然,元從主動走到賈無群側前方而站,背對,感受到指劃后,說道:“來的正好!暫不見,就說我身體有恙,改日親自登門拜訪!”

    “好,下官這就去回話。”麥德滿再次拱手拜別,臨出門前又瞥了眼束手而立的魏多。

    搞不清賈無群身邊代言的人是誰,不過魏多他倒是聽駐衛國那邊的人傳話了,因罵賈無群“啞巴”,被賈無群給索要了來當仆從。

    魏多老老實實在旁,剛才的談話他都聽到了,有點不知賈無群是搞什么鬼的,明擺著的,一來晉國京城就在搞陰謀詭計,不像個好人。

    ……

    南州,王府周圍,重新劃定的幾條街道范圍內的建筑,已抓緊時間趕工,重新堆砌修整好了。

    茅廬山莊一行人正式搬進入住,搬進前,借著查看的工夫,云姬再次構造出了地道密室。

    密室內,牛有道徘徊著,拿著賈無群那邊傳來的消息查看。

    消息是魏多傳來的,魏多不知道自己消息是傳給牛有道的,以為是傳給趙雄歌的,總之是按照吩咐,將賈無群那邊的情況定時傳報。工作態度倒是兢兢業業很認真,沒辦法,為了宗門的前途,蘇破長老已經交待的很清楚了。

    “居然公然現身了,這是不怕邵平波報復不成……”看完消息后,牛有道嘀咕皺眉。

    賈無群要怎么做,他沒有任何干預的意思,反正任務給你了,你自己看著辦,何況距離太遠,會面對各種情況,鞭長莫及,需要臨機應變,也不便去干預。

    管芳儀道:“利用他自己的身份背景,直接調動了宋國的力量協助,更方便唄。”

    牛有道挑了挑眉,目光又落在了情報消息上,忽微微一笑,“怕不僅僅是要逼婚了,這是要對邵平波下狠手了,想順帶把邵平波給解決掉?”

    管芳儀訝異,“簡單的事情辦完就行,邵平波可不好惹,他犯得著給自己惹麻煩?”

    牛有道敲著手中紙,呵呵道:“正因為知道邵平波不好惹,而這一出手是要把邵平波往死里得罪,逼邵平波戴那么一頂大帽子…他詳細了解過邵平波的情況,知道邵平波的歹毒手段,怕是不愿等到被動而來的報復…估計是知道瞞不過邵平波,干脆直接利用能利用的力量,一絕后患!”

    管芳儀明眸閃爍,“那這是生死交鋒啊!”

    “火神廟…”牛有道搖頭嘖嘖兩聲,“人剛到晉國京城,隨手就是一局擺開,舉重若輕非常人吶,看來還真沒找錯人。呵呵,看這位出手的架勢,真正是來者不善,善者不來,邵平波后知后覺,估計抱個公主老婆回去是跑不掉了。就不知邵平波反應過來后會怎么跟他掐了,這下有好戲看了!”

    ……

    晉國京城,南陵山上,最大的一座火神廟,平常香客絡繹不絕,如今卻被官兵給把守了。

    山腳下,十余騎護衛著兩輛馬車來到,賈無群等人下車,一同下車的還有晉國大行令郭文尚。

    一行人皆便裝出行。

    賈無群今日登門拜訪郭文尚,一番聊談之后,想看看這晉國京城風貌。

    郭文尚不知有詐,被賈無群幾句話給誘拐的主動陪同。

    京城街頭看過后,賈無群想來看看這晉國京城內最大的火神廟。

    誰知來到后,卻見到這場面,郭文尚亮出了身份,親自上前盤問守軍將領怎么回事。

    賈無群漫步湊了上去,旁聽。

    守軍將領回話,蘭貴妃和女兒七公主太叔歡兒正在火神廟進香。

    郭文尚一愣,轉身對賈無群抱歉道:“賈先生,今日有些不巧,你也聽到了。”

    賈無群笑而無言,左顧右盼之際,遞了個眼色給隨行陪同的宋使麥德滿。

    PS:感謝“艾斯aslan”小紅花捧場。
刮刮乐怎么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