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學迷 > 武俠修真 > 道君 > 第九零九章 出關
    門開了一道縫,一個人影快速擠了進來,屋內充斥著酒氣。

    坐在梳妝臺前的羅照正在喬裝打扮,聞聲迅速回頭看了眼,見是個下人打扮的漢子后又繼續對著鏡子弄自己的。

    那漢子湊上前來,訝異道:“怎么還沒弄好?”

    羅照道:“從未干過這個,手笨。”

    “我來幫你。”那漢子迅速接手幫他喬裝打扮。

    任由施為之際,羅照問了聲,“確認不會有問題嗎?”

    那漢子道:“你放心,韓宋纏斗,沒心思顧及這里,對他們來說,你已經不重要了,只是簡單的看管而已,混出去不難,我都準備好了。只要不驚動城中修士,出了城后就安全了,外面有載人飛禽直接送你去秦國,等到他們發現也晚了。”

    一句‘對他們來說,你已經不重要了’令羅照面露自嘲意味。

    之所以不重要了,是因為他寧死也不肯投靠吳公嶺,對吳公嶺和宋國三大派都沒了用處。

    他知道吳公嶺當初想殺他,是凌霄閣礙于面子攔下了,之前一直將他關押,之后又是馮官兒再三求情才把他從牢籠內放了出來,算是軟禁在了這里。

    他本以為會就此沉淪此生,誰知曉月閣派了人來聯系他,也說服了他。

    牧氏皇權的顛覆,他負有不可推卸的責任,他決定留待有用之身投靠秦國,有朝一日將那些叛臣逆賊盡誅!

    易容完畢后,羅照又迅速脫了衣裳換上一身下人的衣服。

    那漢子在一旁幫手之余,再次確認相問,“真的不帶夫人走嗎?再多個把人也能帶走的。”

    羅照:“不用,我已留了休書給她!”

    “休書?”那漢子愕然。

    “她有凌霄閣的背景,去了秦國不方便。”家丑不可外揚,羅照找了個理由。

    那漢子聞聽贊了聲,“當斷不斷反受其亂,不愧是殺伐決斷的大都督,痛快,果然是做大事的人。”

    “哪還有什么大都督…”羅照自嘲一聲。

    收拾妥當后,羅照抓了酒壺打開,又往屋里灑了點酒水,增加屋里的酒味。

    之后一封信放在了桌上顯眼處,兩人就此開門離去。

    內外銜接,一切早已布置妥當,藏入泔水桶內的羅照就這樣輕易被送了出去……

    中午時分,見羅照房門依然緊閉,還沒有起來的意思,徘徊在門口的馮官兒猶豫了一下,最終還是敲了敲門。

    半上午的時候她就來過一次,聞到屋里有濃郁酒味,以為里面的人還在爛醉中,遂沒有打擾。

    此時敲門沒反應,她也習慣了,直接推開了門進入。

    結果屋內到處轉了轉,并未見羅照人影,桌上的信引起了她的主意,拿了信封扯出里面的信一看,僅“休書”二字就令她一驚,看完后面內容,馮官兒立刻跑了出去,大喊:“來人,來人!”

    沒多久,府內一群人里里外外到處尋找,外面的駐軍也調動了,全城到處搜查,還向周圍各地的要道驛站發了金翅傳訊,讓發現目標立刻上報。

    殊不知羅照早就遠離了,在高空之上俯視蒼茫大地……

    紫金洞茅廬別院一角,看著手上剛傳來的消息,袁罡沉默不語。

    羅照失蹤的動靜鬧得有點大,大批人正在大肆尋找,那邊的耳目想不知道這消息都難,所以第一時間將消息傳來了。

    “羅照失蹤了?”同樣看到消息的牛有道有點意外,遂問跟前的一位五梁山弟子,“知不知道因何失蹤?”

    那五梁山弟子道:“這個就不太清楚了,我們的人并未安插到羅照的府內去。”

    “這羅照并非修士,能避開府內的看守,還能孤身一人逃出城去,看來這羅照背后還有人在策應…”牛有道嘀咕了一聲,抬頭又問:“猴子看到消息后什么反應?”

    那弟子道:“沒什么反應,只讓盯緊那個馮官兒,有消息立刻告知他。”

    牛有道:“從今天開始,有那個馮官兒的消息后,先給我看。”

    那五梁山弟子拱手應下,“是!”

    ……

    衛國,太尉府,傳旨太監離去后,太尉南仁玉手捧圣旨,愣愣著,還有點回不過神來。

    皇帝突然下旨,說他勞苦功高,封了他一個什么‘玉國公’的封號,把他從太尉的位置上摘開了,有點明升暗降的味道,一個沒有實權的國公有屁用。

    計較不計較這個都是其次的,問題是,這事來的莫名其妙,他事先連一點征兆都未捕捉到。

    “備車!”回過神來后,南仁玉喝了聲。

    稍候乘車直奔天薇府,想問問玄薇是怎么回事。

    玄薇之前壓根不知道這事,南仁玉來到把事情一講,她亦吃驚不小,亦第一時間趕赴皇宮大內。

    宮內無人敢攔,她也有特權不用通報可直接進出這大內。

    御書房內,姐弟見面,下了那道旨的皇帝其實也有點緊張,如今見果然把皇姐給惹來了,還一臉怒意的樣子,令他笑的有點尷尬。

    “不用多禮,不用多禮。”玄承天親自跑去雙手扶了姐姐。

    “禮不可廢!”玄薇堅持行完禮后,正色詢問:“陛下可有下旨給太尉南仁玉?”

    玄承天尷尬著摸了摸鼻子,“皇姐消息倒是靈通。”

    玄薇面有怒色,“也就是說,免去南仁玉太尉一職,確有其事?”

    玄承天不吭聲,雙手抱于腹前,算是默認了。

    玄薇沉聲道:“好好的,為什么要這樣做?”

    玄承天唉聲嘆氣道:“皇姐,他把持兵權已久,朕不是怕他擁兵自重么,想試試他的反應。”

    玄薇皺眉,“陛下,你有這等心思,那是好事,這是一個帝王該有的心眼。可這種事能隨便用來測試嗎?他身在太尉之位多年,這已經不僅僅是他一個人的事,稍妄動,動的就是從他而下的一連串將領,搞不好是要出亂子的。再說了,你這樣干,三大派也不會同意的。陛下,南仁玉對我朝忠心耿耿,完全值得信賴,無緣無故免去他太尉一職,會讓將士們猜忌,會動搖軍心,還請陛下收回成命!”

    玄承天皺著眉頭,“旨都已經下了,朝令夕改不合適吧?皇姐,不如先看看后續反應再說,如何?”

    玄薇:“趁現在還沒什么人知曉收回成命吧,一旦傳開了,還不知會出什么事,三大派也必然要找你要交代。陛下,這不是兒戲,請立刻收回成命!”

    在她再三逼迫下,玄承天終于收回了成命。

    玄薇帶了旨意離去,玄承天則悶著一張臉回了后宮。

    常貴妃早已等候相迎,陪伴著玄承天入內坐下后,試著問了聲,“陛下為何悶悶不樂?”

    玄承天悶聲道:“朕下旨了,旨意才剛給南仁玉,皇姐便跑來了,逼朕收回了成命!”

    “啊!”常貴妃驚的捂住了嘴巴,倒吸一口涼氣的樣子,“莫非外面的傳言是真的?”

    玄承天沉著一張臉不語……

    天火教禁地,火鳳凰聶云裳提著兩只食盒來到。

    兩名守山弟子攔住她,照例檢查了一番才放行。

    亭子里坐鎮此地的田仁安笑瞇瞇招呼了一聲,“送飯來了。”

    “師伯!”聶云裳上前見禮后,兩只食盒擺在了石桌上,一只推給田仁安,“這是您的。”一只食盒摸了摸,“這只勞煩師伯幫弟子送給他。”

    田仁安嘆道:“時間過的真快,十年吶,一轉眼十年就過去了,按理說那小子也該出來了,不知在磨蹭什么。”說罷唏噓搖頭,有點為火鳳凰不值。

    這十年來,掌握了昆林樹的閉關進食規律后,火鳳凰每七天過來一次,每次都會親自做好吃的送來,每次都是兩份,一份給這位師伯,另一份則勞煩送給閉關中的昆林樹。

    火鳳凰回頭看了看那黑漆漆的崖洞入口處,呢喃道:“應該快了吧。”

    田仁安揮了揮手,“回去吧,回去吧,有消息會讓人通知你,食盒回頭讓人給你洗干凈了送過去。”

    火鳳凰盯著無光洞怔怔出神。

    田仁安也就不管了,打開食盒,取出里面的東西吃的不亦樂乎。

    走神中的火鳳凰忽眨了眨眼,以為自己看錯了,結果沒看錯,一條人影突然如鬼魅般從無光洞內閃了出來,落在了洞外,令火鳳凰驚疑不定。

    來人衣衫襤褸,臟的不像話,長發不但披肩,而且拖在了地上,臟兮兮的胡須長掛胸前。

    察覺到動靜的田仁安抬頭一看,樂了,嘴里嚼著東西,含糊其辭道:“丫頭,等了十年,終于等到他出來了。”

    咽下嘴里東西,回頭朝走來的弟子道:“看什么看,敲鐘!”

    當當當……大鐘長鳴十響,向天火教內通報,閉關十年的人出關了。

    若非田仁安提醒,火鳳凰都有點不敢認,從遮顏的長發及胡須中看出了師兄的眉宇輪廓后,喜出望外地喊了聲,“師兄!”

    她當即要跑過去,卻被田仁安一把拉住了,并提醒,“不能越界!”

    無光洞不讓人擅自靠近。

    衣衫襤褸,長發拖地的男子自己慢慢走了過來,走到了亭子旁,先朝田仁安拱手,“師伯!”之后才對火鳳凰點頭,“師妹!”

    “師兄!”火鳳凰高興的哭了。

    聽到鐘響,天火教的人員陸續跑來。

    PS:病未好,強迫自己寫了章,發現神智還是有點渙散,不在狀態。
刮刮乐怎么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