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學迷 > 武俠修真 > 道君 > 第四七二章 商頌行宮
    圓方:“道爺懂此法,為何不在我們住的茅廬布下此陣,今后我們豈不是可高枕無憂?”

    牛有道:“我不懂布陣,完全是門外漢。”

    圓方驚訝:“怎么可能?道爺說笑了。”

    牛有道:“會看和會做是兩碼事。好比一棟房子,你知道門在哪,進去了一看格局也知道該怎么走,知道從哪穿堂入舍、從哪上樓下樓,卻不代表誰都能像工匠一樣建造出那么好的房子來。會看會說容易,真正做起來絕對沒那么容易。尤其是布置此陣的人,能移山設水做局,不是尋常人能做到的,更兼能借星辰之力為己用,很不簡單,是真正的陣法高手,我難望其項背,不敢自大!”

    “你還算有自知之明。”管芳儀嘴上嘲諷一句,心中卻是暗暗嘖嘖。

    她本以牛有道這家伙只擅長于手腕,沒想到還真有些真才實學。道理很簡單,此地若真有那么容易被人看穿,也等不到牛有道來閑庭信步,不僅僅是‘運氣’二字就能解釋的,機會撞上來,沒能力掌控的,又哪來的運氣?

    一路跟來的云姬目睹種種,亦暗暗驚詫,問了句,“我們這是出去還是要去哪?”

    圓方回頭呵呵道:“找太陽。”

    “太陽?”云姬愕然,以為自己聽錯了。

    管芳儀淡淡解釋了一句,“就是陣眼,找到陣眼才能開啟生門離開。”

    “哦!”云姬頷首,明白了。

    一行走出峽谷的瞬間,眼前情形又是一變,一座宏偉宮殿的出現,讓大家有些猝不及防,就這么突兀地出現在眾人眼前,而身后的峽谷已然消失的無影無蹤,回頭看去只有一片山林。

    宮殿基本已被歲月掩蓋,發光的青苔附著,發光的藤蔓糾纏,半露的垣壁,翹首飛檐,宮殿的輪廓顯而易見,恢宏浩大。

    一片寂靜,只有時而起落的發光蝴蝶翩翩起落,連只蝶羅剎都看不到。

    眾人靜靜愣眼了一陣,云姬忽驚呼道:“這難道就是傳說中武朝皇帝商頌的行宮?”

    管芳儀嘖嘖有聲道:“除此怕是不會有第二家。”

    圓方東張西望一陣,“太陽在哪?”

    袁罡看向牛有道,問:“這宮殿怕就是那太陽吧?”

    牛有道微微點頭,他自己也有點沒想到,藏而不露的遁甲,十干中的至尊,七曜中隱藏的太陽居然就是這座宮殿。

    不過想想也不是不能理解,若真是商頌或離歌設置的陣法,將自己的宮殿擺放于至尊位也很正常。

    也就是說,這座宮殿便是整座大陣的陣眼所在。

    “怎么辦?”管芳儀回頭問牛有道下一步。

    牛有道未多言,將周圍仔細查看一遍后,閃身而起,幾個起落,直接落在了巍峨宮門外。

    其他人也隨行來到,跟著他左顧右盼地走進了宮門內,一片寂靜,只有幾人的腳步聲。

    宮殿的輝煌已被歲月痕跡掩蓋,透著蕭瑟和清凄,卻依舊能讓人感受到曾經的氣派。

    “不是有許多人想找這行宮嗎?既然來了,大家不準備好好參觀見識一下嗎?”

    見大家緊跟在自己身后寸步不離的謹慎樣子,牛有道笑著調侃了一聲。

    管芳儀啐道:“是命重要還是賞景重要?別鬧了,時間不多了,幻界封閉前趕緊離開這鬼地方,趕快找到陣眼開生門。”

    牛有道呵呵一聲,目光落在了前方高大宮宇上,領著眾人走到了宮殿主殿前。

    沒有登上臺階,牛有道飛身而上,直接落在了屋頂,也是整個宮殿的最高處。

    環顧四周,掐指推算一陣,牛有道的目光最終落在了宮城的居中位置,那里有一座盤踞的圓筒狀殿宇,揮手指了指,“若沒錯的話,那便是陣眼所在。”

    自己先飛身而去,眾人相隨。

    陸續落在圓筒狀殿宇外,卻發現這座殿宇不止一道門,似有蹊蹺,沒人敢擅闖。

    而這殿宇也明顯和其他磚石結構的建筑不一樣,似乎都是金屬結構。

    牛有道領著眾人走了一圈,發現有八道門,通往八道門的臺階也有講究,每道門都緊閉,好像沒看到有窗戶。

    “八卦!”袁罡看向牛有道說了聲。

    牛有道微頷首,又閃身而起,在傘狀的殿宇頂尖上落足,慢慢打量著四周,掐指推算著方位,稍候又從另一邊飛落了下去。

    眾人連忙向那一邊跑去,可謂緊跟牛有道,都不敢亂跑,之前緊跟走位時的人突然不見了的一幕大家可還清楚記得。

    “乾坤倒轉!”牛有道指著臺階上的門鎖圖案說了聲。

    袁罡立刻跳上臺階,來到門前,盯著門鎖圖案仔細看了陣后,五指摁在了上面,試著轉動了一下,門鎖傳來咔嚓一動的聲音。確認了的確是可以轉動的,袁罡立刻不再猶豫,咔嚓嚓轉動了門鎖上的圖案,

    將門鎖圖案轉動著重新排列整齊后,整個門框似乎都“咣當”震動了一下,整扇門內陷進去了一點。

    袁罡雙手在門上一推,沉重的金屬門發出沉悶的嗚咽聲,緩緩向后敞開了。

    袁罡先邁步入內看了看,方回頭對外面臺階下等候的牛有道點了點頭。

    牛有道拾步上了臺階,余者趕緊跟著,小心探尋著進了殿內。

    殿宇從外面看沒有窗戶,但殿內卻無想象中的黑暗,似乎有點點星光滲透進來,屋頂上鑲嵌了不少的晶石,將星光折射在了殿內立著的八根銅柱上,令八根布滿紋路的銅柱透著幽森神秘感。

    當!牛有道手中劍杵地時,發出了一聲脆響,低頭一看,發現是金屬地面,地面上也有紋路。

    思緒瞬間回到了那個遇難的古墓中,這一幕隱隱有似曾相識的感覺。

    “發什么呆?”管芳儀喂了聲。

    牛有道回過神來,打量四周,發現殿內空蕩蕩幾乎沒其他東西,只有八根銅柱和坐落在八根銅柱間的一座封閉式的八角亭,也不知里面裝著什么東西。

    隨著他的步伐走動,手中拄地的劍也在發出當當聲,能聽出金屬地面下的虛實。

    繞八根銅柱走了一圈,發現中間的八角亭上也有八道面對八個方向的圖紋轉盤密鎖。

    繞走第二圈時,牛有道又在掐指推算方位,最終停在一個方位,盯著一面圖紋鎖上的圖紋審視了一陣,徐徐道:“乾坤歸位!”

    袁罡立刻走向了那面鎖,開始轉動圖紋轉盤,當轉動到最后將圖紋上的乾坤歸位的瞬間,整個八角亭突然“嘎嘎”轉響,轉動了起來,令袁罡快速后退開來。

    眾人目光皆緊盯著。

    八角亭不疾不徐地轉了一圈便停下了,突裂開了幾道縫,整個八角亭如蓮花綻放一般,徐徐向后翻開來。

    呼!一股勁風從裂開的亭內宣泄而出,令整座殿內如狂風呼嘯般,眾人警惕后退。

    轟!整座殿宇下陷震動了一下,眾人猛然感覺到一股澎湃的冥冥之力震蕩擴散。

    殿內還算好的,殿外卻如海嘯一般,轟隆隆聲如漣漪般擴散向四面八方,給人天翻地覆的感覺。

    眾人立刻到了門口觀望外界什么情況,只見各種發光植物被撕了個粉碎,在煙塵中漫天飛舞,滾滾煙塵沖擊向四面八方。

    不知為何會出現如此異象,牛有道閃身而出,快速飛掠到了一座較高的屋頂觀望,其他人也跟著飛來觀望。

    登高看遠方知,他們所在的地方如一場爆炸的中心,圈狀擴散的煙塵混著撕碎的發光植物如爆炸的沖擊波蕩滌而去。沖擊波所到之處,攀附遮蓋宮城的青苔和藤蘿植被等被一掃而空。

    整個宮城宛若遭遇了一場徹底的清洗,沖擊波所到之處瞬間還原宮城的本來面目,將一切附著之物給沖了個干干凈凈,還了宮城的本來模樣。

    不僅僅如此,沖擊波沖出宮城,又繼續蕩滌群山,似乎要撕毀一切偽裝一般。沖擊波煙塵所過之處,群山變樣,原本的高聳山林消失了,原本的平坦之地憑空出現了一座座山巒。

    煙塵遠去,逐漸消失,轟隆隆聲的巨響也漸漸偃旗息鼓。

    四周恢復了寧靜,只是外界的山巒地貌已是徹底改頭換面,與之前見過的地勢完全不同。

    看看洗刷一新的宮城,再看看宮外改頭換面的地勢,眾人無語。

    好一會兒后,管芳儀才愣愣問了聲,“怎么回事?”

    牛有道皺著眉頭徐徐道:“陣破了!應該是恢復了被大陣改變的原來地形,生門應該開啟了,應該可以離開了。”

    云姬呼出憋了很久的一口氣道:“那咱們就試試能不能出去吧。”

    就在這時,一陣幽幽而慵懶的“嚶嚀”聲若有若無地傳來,聲音雖不大,但此地安靜,眾人依然聽了個清清楚楚。

    一起回頭看去,看向了那棟圓筒狀的殿宇,聲音似乎是從那傳來的,似乎是人的聲音。

    然而大家似乎都在,沒少什么人,袁罡忽問圓方,“晁勝懷呢?”

    圓方愣了一下,指向那圓筒狀殿宇,“剛才一時順手,就將他放下了。”

    袁罡:“去帶上。”

    圓方點頭,立刻飛下了屋頂,直奔那座圓殿。

    然而剛到圓殿門口,圓方猛然止步在門前,緊接著,殿內有微微的銀色光華滲透而出,圓方不知在盯著什么東西看,在慢慢后退著,似乎不敢進去了。
刮刮乐怎么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