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學迷 > 都市言情 > 好萊塢公敵 > 第66章 遮臉俠
    “怎么,電話還是打不通?”

    約翰才一走進房間,查理茲立刻就從座位上站了起來。

    約翰遺憾地聳聳肩,他已經接連給李特打了3個電話,回應都是關機。

    “你沒打公寓的電話試試?”

    “打了,也沒有人接。”

    “我給凱特打電話。”查理茲覺得自己不能再等了,從桌上抓起手機,翻找出凱特的號碼摁下了撥號鍵。

    撥號音響了好幾遍都沒人接,最終查理茲一臉無奈的放下了電話。

    “我想凱特這會應該正在袁先生那里訓練,手機響她也聽不到。”約翰提到了一種可能,查理茲點點頭,也覺得這話有道理。

    “那現在該怎么辦?現在劇組里每個人見到我都會問,查理茲,這是真的嗎?我都快要被這篇該死的報道逼瘋了!”

    查理茲幾欲抓狂,約翰對此也深感無奈,李特在做這件事之前根本都沒有和他通過氣,現在弄得他也措手不及。

    一陣砰砰的敲門聲,打斷了兩人的談話。

    “估計是化妝師又來催我了,我真想告訴她,今天的戲我不想拍了!”查理茲風風火火的走到門口,打開門,然后驚訝地捂住了嘴。

    “看來我準備的驚喜沒有浪費。”李特斜靠在門口,一臉燦爛的笑。

    一大束玫瑰花被他變魔術似的從背后拿來出來,捧到查理茲面前。

    “確實很驚喜!”

    查理茲看了李特手里的玫瑰花一眼,突然伸手捉住他的領帶,一把將他拽進了房間。

    房門碰的一聲關上。

    李特被推到墻邊,一手拿著玫瑰花,一手擋在胸前,向正朝他逼近的查理茲說道:“查莉,你聽說我,我們不能這樣,至少在這里不行……”

    “混蛋,你在胡說些什么?”查理茲一把奪過李特手里的玫瑰花,準備往垃圾桶里丟。

    李特正要伸手阻攔,卻看到房間那頭,約翰正抱著手,一副看熱鬧的表情,整個人一下子呆在了那里。

    “約翰,你怎么在這里?”

    回過神之后,李特神情略顯尷尬,他剛剛還以為查理茲拉他進房間里是要做那種事,可沒想到是他自己想多了,查理茲根本沒那意思,而且看她現在手叉腰這架勢,十有八九是在生自己的氣。

    “這話也是我想問你的。”約翰走到查理茲身旁站定,“我一連給你打了好幾個電話,你為什么不接?”

    “抱歉,飛機上把手機關了,然后下了飛機我就直奔這邊,路上也忘了開機。”

    為了證明自己的話,李特跟著就從上衣口袋里掏出手機,在查理茲和約翰兩人面前晃了晃,證明手機確實是關著的。

    “《洛杉磯時報》上的那篇報道究竟是怎么回事?”這次開口的是查理茲。

    李特將領帶整理好,重新塞進外套里,抬頭道:“我還以為你會先問那束玫瑰花是怎么回事。”

    查理茲微微皺眉,“那花不是你買的?”

    “當然不是。”說這話的時候,李特臉上一點慚愧的意思都沒有,“我知道你不喜歡玫瑰花,如果我給你買的花,我怎么會犯這種低級的錯誤?”

    查理茲頓時糊涂了,“那這花是……”

    “門口你的一個粉絲送的,我只是幫他拿進來。”李特聳了聳肩。

    “噢!”查理茲痛苦地捂住額頭,跟著就要去垃圾桶里重新把那束花撿出來。

    “丟了就算了,反正這花放不了兩天也得丟。”李特攔住查理茲,然后雙手扶在她雙臂上,看著她的眼睛說:“最重要的是,現在已經開始有粉絲注意到你,我相信這種情況以后會越來越頻繁,所以你得做好心理準備。”

    查理茲被李特這一番話說得有些不知所措,這時約翰卻插嘴說:“可你還是沒有告訴我們那篇報道是怎么回事?”

    約翰這么一提醒,查理茲也鄭重其事地朝李特這邊看來。

    李特攤了攤手,痛快地承認了所有這一切:“沒錯,這事是我做的,包括讓你陷入爭議的那番話,也都是我故意那么說的。”

    “為什么?”查理茲和約翰異口同聲地問道。

    李特先看向約翰,“是你先告訴我,斯蒂勒那部電影可能是針對我們來的,所以我只好搶先動手,打亂對方的布局。”

    “可你這樣做和直接幫他們有什么區別?”約翰對此表示難以理解。

    “當然有區別,要是等到電影上映前由他們主動挑起這場爭議,到時候大家的關注的就只會集中這兩部電影孰優孰劣,而現在,全美國的媒體都在打聽查理茲是誰?剛才門口的粉絲就已經證明了,查理茲已經開始受到了各方面的關注,我知道這種炒作出來的名聲不可能持久,但查理茲的情況不同,很快在暑期檔她就將有一部電影和大家見面,我敢保證這部電影之后,所有美國人都會記住她!先出名,然后再用作品為自己正名,這就是我的計劃。”

    約翰不說話了,查理茲則用一種激動的眼神看著李特,因為她剛才完全的誤會了對方。

    “我很抱歉……”

    查理茲試圖向李特道歉,不過卻被李特制止了。

    “查莉,你現在還不用急著感謝我,因為對于你而言挑戰才剛剛開始,未來很長一段時間,你都要忍受媒體對你的指指點點,我并不知道這么做對你究竟是好是壞,我只想要你知道,如果有選擇,我肯定不會這么做,但是現在我真的沒有其他辦法,如果我不先動,對方就會用同樣的方式來對付我們,而且結果絕對會比現在糟糕很多。”

    查理茲上前一步,身子幾乎就要和李特貼在一起,接著她把雙手搭在了李特的肩膀上,一雙美眸含情脈脈地看了過來。

    “無論你做什么決定,我都會無條件的支持你!”

    李特雙手很自然地扶住了查理茲的細腰,目光溫柔的和她對視著。

    “真的做什么都可以?”

    約翰在一旁實在看不下去了,咳嗽一聲說:“我們可以先討論完正事,然后你們再繼續剛才的話題好嗎?”

    查理茲也點了點頭,不過身子并沒有和李特分開。

    “這件事既然是你策劃的,那么接下來我該怎么做?”

    “約翰,先你這邊要為查理茲擋下一切的媒體采訪,哪怕是有人要找查理茲拍廣告,做代言,這些統統拒絕!”見約翰面露不解,李特接著便解釋說:“雖然我們就是在利用和卡梅隆-迪亞茨比美這件事來幫查莉炒出名氣,但我們自己堅決不能承認這一點,而且對外必須做出我們也是這場輿論爭議的受害者的姿態,而如果這個時候查莉接了廣告,等于坐實我們在炒作的事實,那時候整件事的性質就完全變了。”

    這么一說,約翰頓時就意識到事情的嚴重性,然后鄭重其事的點了點頭。

    “那我呢?”查理茲跟著問了一句。

    “你就簡單了,出門戴墨鏡,現有人偷拍立刻就用手遮臉,做出一副很不愿意被人拍到的樣子。”

    “那會不會有人覺得我在耍大牌?”

    “問題是你現在還不是大牌,你越是這樣做,大家就越會覺得你在這次事件中是無辜的。”

    說到這里,李特突然自己笑了起來,因為他想起后世查理茲就是所有好萊塢明星當中在街頭最不配合狗仔的一位,每次她上街都是墨鏡掩面,而且一旦現有人在拍照,立刻拿手擋著臉,那時候確實有人說她耍大牌,而粉絲們則因為她大部分的街拍照片都是用手遮著臉的,所以就給她取了一個“遮臉俠”的綽號,沒想到現在這個綽號卻要在自己手上提前誕生。

    當然這無形中也幫查理茲在未來解決了一個麻煩,如果她從這時起就保持這個街拍遮臉的習慣,以后她成名了繼續這樣,大家只會覺得她本來就是這樣,而不會再有人說她是在耍大牌。
刮刮乐怎么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