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學迷 > 歷史軍事 > 神話版三國 > 第一千七百八十二章 你一個人都能作完吧!
    除了趙云要在十日之內狂奔到并州和司隸的交界之處,另一個跑的快的夏侯淵則被安排去清掃南匈奴的駐地。

    兩人點齊兵馬,帶好奔襲數日需要的糧草輜重之后,剛準備出營的時候,就被身披絨袍的法正攔住了。

    “孝直,你怎么在這里?”趙云看著騎著馬像是在營門口等他們的法正說道。

    “哈,不放心你,生怕你中了南匈奴的埋伏,所以我去找了主公,隨你一路前去。”法正笑了笑說道。

    “有孝直相助,此戰更易三分。”趙云笑著說道,夏侯淵聞言也點了點頭。

    雖說法正作風比較輕佻,但是作為當今天下名氣最盛,戰績最兇的一撥人,夏侯淵還不至于小視對方,這是一個非常靠譜的謀臣,雖說行為輕佻,但能力極其靠譜。

    “哈,那我就隨你趙將軍一路南下吧。”法正面上浮現了一抹化不開的得意,終于從那坑爹的五年計劃的大坑之中跳了出來,再加班下去他就想死了。

    法正原本的內政算不上多好,但是畢竟十六歲的時候跑到泰山,被惡補了這么多年,加之智商又不差,當時內政不太好的時候,劉備這邊又太過缺人,所以陳曦就將法正也當治政系的文臣使用。

    當時過于年輕的法正,倒是有一些主見,但是這等主見在陳曦等人這邊豈能當作飯吃,陳曦抱著手下沒人,也就法正能用用的想法,將法正各種指揮。

    至于反抗,郭嘉和賈詡當時都不敢像劉備勢力走上正軌之后那么瘋狂的劃水,法正當時候有鬼資格話說,自然是陳曦說什么,干什么了。

    一來二去,在法正進行豫州之戰前,沒少干治理的事情,順帶干的也挺不錯的,畢竟智力那么高,就算是一個純粹的謀臣,在之前沒干過治理的活,但撇到一州一郡上也絕對不至于搞砸。

    法正也就被劉備當作略微偏科的全能人員,本來這是沒有什么的,但是到這次做五年計劃,法正被分到諸葛亮組。

    對于諸葛亮作為他們這一組的老大,法正是沒有一點不滿的,用他的話來說,反正我的能力又不在這一方面,誰當老大都和我沒關系,然而諸葛亮確定法正的能力非凡之后,在第一天就分了很多需要填充的計劃給法正。

    要知道其他人,諸如周瑜,劉巴這些因為不熟悉,諸葛亮都是在第一天加班到四更天,收了工作,看進度之后,才給調整的,只有法正和龐統,因為諸葛亮實在太熟,所以排的滿滿的。

    每天都要加班到三四更的生活,法正已經記不起自己上一次過的這么慘是什么時候,但是全組都在加班,他又沒有郭嘉和賈詡的臉皮,所以只能跟著干,而今天終于讓他抓住了一個機會。

    “咦,孝直呢?”下午開工的時候,諸葛亮看著一直沒來的法正不解的詢問道。

    “哦,孝直被子龍給帶走了,沒記錯的話,玄德公讓他跟子龍先行南下了,我們這邊需要稍微等一等再行南下,那個文若組荀文若的活交給我啊,我來做。”被諸葛亮一問,陳曦才反應過來。

    賈詡聞言,整理了一下荀彧幾案上的公文,然后一邊整理一邊從自己那邊往這里面抽了好幾份,郭嘉看的非常羨慕,但是這種機會不多,所以在賈詡轉身之后,順手從自己這邊抽了幾份補給賈詡。

    賈詡將一沓公文放到陳曦面前的幾案上,然后轉身離開,而陳曦則是不緊不慢的吃點心,喝茶,等將該吃的吃完,該喝的喝完了,然后將手弄干凈之后,終于開始干活了。

    “各地地主對于百姓借高息的問題……”陳曦默默地讀著荀彧的公文,完全沒管下面賈詡正在對郭嘉怒目而視。

    這個時候賈詡就是傻也明白了,之前那玩意絕對是郭嘉的公文,然而自己給陳曦塞了不少的公文,郭嘉又給自己移交了一部分,他根本沒有辦法和郭嘉鬧。

    “撒,這種東西,當然是憑什么要讓大地主占便宜,國家給你們貸款嘍,大地主九出十三歸的高利息,我們這邊明碼實價,一成兩成了。”陳曦想也不想的開始往上寫,他的思維方式和這群人很是有些差別。

    這么一來陳曦的建議就成了,每年三四月份青黃不接的時候給于主動借貸的百姓予以貸款和貸糧,扼制地主對于百姓的農民的剝削,順帶也能給政府創造點利潤。

    再怎么說一兩成也是錢是吧,而且這種事情生的很多好吧,不光是這種,陳曦散一下思維,其他小商販啊,小的作坊啊,都可以這么干的,一并貸了吧,反正這些小玩意只要貸款人勤勞不可能虧損,平白撈一筆好處挺不錯的。

    至于到時候還不起了,怕個鬼,大地主都能解決的問題,他們還解決不了,這都不是事,有一身力氣,抓來當民夫也可以啊,比那些地主的下三濫招數要好的太多。

    陳曦腦子一散,很快就將這些事情弄好了,隨后就是各種商業貸款,爛賬啊,作假啊,陳曦懶得折騰這些,大筆一揮,這一個系統不處理這些大額的借貸,只對中小農,小商販作坊等進行扶持。

    實際上在寫這玩意的時候,陳曦的就想起來了“青苗法”,大概在八百多年后,中原就有人提出了和陳曦現在弄得差不多的東西,不過那玩意比陳曦這個要糟糕一些,完全不考慮承受力。

    很快就這一篇過去之后,陳曦又拿過來一篇,“平衡物價相關事宜。”這個擅長,陳曦拿起來三下五除二就給處理了。

    這玩意陳曦都玩了太多次了,要平衡物價簡單,先將商品分為彈性和非彈性啊,然后國家儲備好所有非彈性需求的物品,回頭市場漲價的時候將價格砸平就行了。

    至于彈性需求的,這種玩意有替代品啊,吃不了蘋果我不會去吃梨啊,再說不吃又不會死,不吃蘋果我吃蔬菜維生素我照樣補。

    因而很快陳曦就將這玩意也就寫完了,什么抑制價格啊,什么給需求的商品生產業制造業補助啊,什么徙貴就賤,用近易遠,這玩意陳曦都玩了太多次。

    實際上對于陳曦來說政治經濟學什么他挺熟的,雖說時代變化了,但是經濟的本質沒變化啊。

    隨手丟到完成的那摞上面,然后又拿起來一份,看了內容之后,陳曦連連皺眉,“賈文和,賈文和,這是什么鬼,荀文若的公文里面怎么還有馬政,這不對吧。”

    賈詡聞言面色平靜的走過去,看了看陳曦那張公文上的內容,心下當即認為要糟,這個公文是他主要要處理的公文之一,不過這個時候絕對不能承認。

    “哦,這個啊,文若我們這一組的領頭人,有和我相關的工作沒什么問題的。”賈詡神色平靜的說道,完全沒有絲毫的緊張。

    陳曦聞言,覺得哪里不對,但是深入思考一下,也覺得很有可能,以荀彧的性格從賈詡那邊攬活也算是正常情況。

    “哦,那這就是你的活,拿回去做了。”陳曦想也不想將公文拿起來遞給賈詡,賈詡不爽直接沒接,“我正在干活,子川,你要是不急的話幫忙先做了。”

    陳曦看了看公文內容,差不多就是擴大馬政范圍提高馬匹產出,心道這個不難,一臉不爽的看了看賈詡,讓賈詡回去繼續干活,自己當即開始開工。

    馬場,畜牧業什么的,一般般啦,要做大做強最簡單的選擇其實是讓百姓養馬啊,回頭折合賦稅,或者折合成銀錢給老百姓就行了,積少成多,唐朝幾十萬匹馬不就是這么玩的。

    所以很快又是一整個內容被陳曦輕輕松松寫完了,隨后又拿起一張,墾荒,興修水利啊,這個簡單,陳曦腦子都不需要動,這玩意后世人干的太多了,選個合適的直接抄就是了。

    再之后陳曦大致翻了一下內容,現全都是普遍性的小民問題,單一解決在這個時代都很簡單,但是涉及的范圍一旦達到大漢十三州就成了一個大坑,對于這個時代的智者來說都屬于需要思慮良久才能下手的東西。

    然而對于陳曦來說,只要這些人能將問題現出來,他基本就能找到解決的方式,畢竟身處歷史的下游,這些事千年間的仁人志士不斷的在做,隨便找找就有方法了。

    最多是有些方法比較多,有些事情的解決方法比較少,有些事情的方法不合乎這個時代,需要改進,但方法肯定是有的,除了某些無解的問題,問題是無解的問題也不可能出現在這里。

    因而陳曦一個人一下午將那幾十份全部作完之后,將之整好放到荀彧的幾案上,然后便端著茶杯開始在那里喝清茶吃點心,下面的人繼續在干活。

    實際上對于陳群這些人來說,這些政務耗費時間最多的不是寫內容,而是參考大量資料去找方法,想方法,和別人去討論,然后再交換意見進行修訂改正,一天能做三四份就算是比較快了……

    下午眾人吃完飯,上燈后不久荀彧來了,氣色比之前好了很多,不過氣質明顯和早上有了很大的不同。

    “哈,文若,你其實完全不用來的啊,多休息一下。”陳曦端著茶杯對著荀彧笑著說道,要是他,不躺上半年,修養到自己不得不停止修養的時候才會來干活。

    “沒什么,華神醫和張神醫已然確診我已經無礙,只是主公讓我多做休息,而我在營帳之中無所事事,所以就過來了。”荀彧說著就朝著自己的位置走了過去,然后順手拿起最上面的公文,卻見上面已經填滿了內容,雖說并不算太過詳細,但已經能執行了。

    因而看了看之后現沒有漏洞便放到了一旁,之后卻現第二張也已經填完了,隨后大致閱覽了一下,覺得內容沒什么錯誤,就是寫的過于簡單,雖說能執行,但是必須找個能人。

    不過這不是什么大問題,于是荀彧就將之放到了一旁,又從旁拿起一張,結果現又是寫好的,面色流露出驚訝的神色,和之前一樣內容偏簡單,但是并沒有錯漏。

    之后荀彧面色隨著翻越公文越來越驚訝,等到七八份一過,荀彧的臉上已經寫滿了震驚,登時將整沓公文拿起來,手指劃過現全部處理完了。

    而單以之前的看到的水準,這一沓公文全部都可以執行,最多就是需要找些比較厲害的人物把握其中的度。

    “下午誰幫我處理的政務。”荀彧將那一沓公文放在幾案的右上角開口詢問道。

    “我啊。”陳曦端著茶杯說道。

    “你將我這一旬的公文全部處理完了?”荀彧嘴角抽搐的說道,一眾文臣聞言當即大吃一驚,再難保持伏案工作查閱資料的狀態,皆是震驚的看著陳曦。

    “呃,怪不得寫的我手腕疼。”陳曦甩了甩自己的右手,一個公文寫個兩百多字,四十多個啊,接近一萬字,這還是不怎么動腦子,看一遍就知道寫什么,而且古文出了名的簡略省事……

    荀彧看著陳曦甩自己的右手,略微有些無語,這不是問題重點吧,問題在于你半天干完了我十天的工作。

    “這都很簡單的,看了提綱差不多就知道內容怎么寫。”陳曦撇了撇嘴,“早知道你下午要來,我就不用這么努力干了”

    眾人都是面上呵呵,心下無語,怎么可能看了提綱就知道怎么寫,中間查閱資料,核對現實情況全部被你吃了啊。

    “你一個人其實能將這些作完的?”荀彧眼見自己的工作處理完于是和陳曦開口閑聊。

    “嗯,之前的時候我說過,差不多一個月就可以了,對于我來說最大的問題不在于如何解決,而在于我有時候看到了問題,卻沒想到這是一個問題。”陳曦雙手一攤,順帶給荀彧也倒了一杯茶,病人啊,需要善待,累倒了的話,干活的人就少了。(未完待續。)
刮刮乐怎么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