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學迷 > 歷史軍事 > 神話版三國 > 第一千六百三十二章 戰后各人的思考
    虛弱的甘寧站在沙灘上目送著大鯤離開,多久了,當初跟隨著他站在他身后的戰友們,現在僅剩他一人了。

    【貴霜,你等著,今生我必踏平你們!】這一刻甘寧再無絲毫二貨之色,流露出明顯的堅毅。

    【不過現在的問題不是戰艦的差距了,而是雙方海戰戰術還有技巧的問題了,這種東西我們和貴霜差的很遠,雖說很不愿意承認,但是不得不說,就算是我也沒有辦法。】

    甘寧回想之前海戰的細節,如果說在南華看來甘寧是連出昏招,但是在甘寧自己看來,其實他的每一步都是章法的,只是看著凌亂,加之貴霜水戰實在太強,才顯得他那么的無力。

    【這種程度的差距,就算是周瑜來了恐怕也是跪吧,雙方在經驗的積累上,還有海戰戰術的應用上完全是兩個級別啊,我到底要用什么才能擊敗他們?】這一刻虛弱的甘寧趕到無比的苦惱。

    話說也是甘寧小看了周瑜,說實話,別看現在甘寧的水戰技術和周瑜的水戰技術是半斤八兩,但是這完全是因為大漢朝這張水戰考試卷限制了周瑜真正的能力。

    如果將對手換成貴霜海軍,雖說周瑜第一戰可能也會輸,但是一方面不會像甘寧這樣輸的一敗涂地,只留下堅定的意志繼續戰斗,另一方面打完第一戰,回頭周瑜就能組織起第二戰,然后和貴霜打的有聲有色。

    這就跟當年長江水戰一樣,黃祖學了幾十年的水戰,幾乎可以稱之為那個時代水戰能力最強,比當初已經死了孫堅還強的水戰名將,結果和當初十七歲現學現賣的周瑜打了一個平手之后,七戰七敗,輸的連自己都搭上了。

    十七歲以前的周瑜就沒接觸過水戰好吧,但是接觸之后,你努力了幾十年的經驗和技巧,人家只用了一戰就完全吸收了,并且不僅僅是吸收了還越了你,這種人有道理可講?

    后天努力確實非常重要,但是先天的天賦也不是說著玩的,別人一分努力就足夠壓死你一生的努力,黃祖敗給周瑜的時候估計已經妒火叢生了,但那又能如何?

    雖說換成貴霜的話,周瑜不可能這么夸張,但是比水戰學習度,甘寧遠不如周瑜,雖說甘寧足以稱為天生的水戰將領,但是周瑜基本就是天生的水戰統帥。

    卡住周瑜能力的完全就是平臺,大漢朝那個難度的水戰試卷,周瑜能做到最好也就是甘寧那個一百分,而實際上真將這個放之天下這個級別的話,當前周瑜和甘寧要學的還有非常多的東西。

    甚至說的過一點,甘寧和周瑜現在的海戰水平大概只能說是將將及格,甚至可能都沒有及格,當今天下海戰能拿得出手只有兩大帝國——貴霜以及羅馬。

    至于大漢朝和安息最多算是能在水里面行船這個級數,甚至海船這個技能安息都沒有點出來,而大漢朝近海戰船也是在近五十年才點出來的,至于更夸張的遠洋戰艦,應該是在最近十年才有了眉目,天下只有兩家掌握的技術。

    所以公孫家和6家只要自己不作死,其實在以后帝國大業之中分一杯羹是很容易的,只不過相較于6家,遼東公孫家總有點不切實際的幻想。

    【完全不是對手!】甘寧將自己腦海之中的每一幕都自己分析推演了一遍,將自己所有的底牌全部用出來,甚至將船只,士卒戰斗力都鎖定到最佳的狀態,但依舊不是對手。

    吃了一堆水果,撈了一條大魚烤熟吃掉之后,甘寧再一次進行推演,自己曾經腦洞出來的戰術一個個的試驗了一遍,盡可能的將自己的戰術完美的展現出來,讓決斷不出現任何的失誤,但是連續十次的推演,最后的結論都是戰敗。

    這還只是貴霜當前展現出來的海戰技巧而已,甘寧可以保證對方絕對有一些沒有拿出來的招數,但就算是已經被削弱了一部分的貴霜依舊不是他率領的巔峰海軍所能應對的。

    十次推演的戰果,最好的一次也才是折損大半,擊潰對方半支艦隊,而想想貴霜海軍的實力,甘寧不由得苦笑,除非他能在推演之中徹底擊潰對方,否則現實之中絕對無法戰勝。

    “完全不是對手,差距大到就算我回去重新訓練海軍,然后再建造一支艦隊,將艦船全部換成七代戰艦恐怕都無法應對。”甘寧苦笑著,不自覺的將心中的苦澀訴說了出來。

    【這就是帝國啊,這種強大簡直讓人顫抖,我難道就要這樣回去嗎?】甘寧吃飽喝足,雖說因為體內傷勢的問題依舊虛弱,但是已經回到內氣離體應有的姿態,安全已經不再是問題了。

    【不行,回去了,下一次依舊會失敗,在中原沒有人懂海戰,就算是周瑜比我強也強的有限,要擊敗他們,我需要更懂得海戰,比他們還要懂!】甘寧雙眼燃燒著火焰默默地下定了決心。

    堅定了自身信念的甘寧站起身來看著北方,這個地方準確在哪里他不知道,但是沒記錯的話,這里就是中南半島,一路西行,走到西部的海岸線,沿著海岸線就能抵達貴霜。

    【老子去偷師,雖說我現在不是你們的對手,但是等我學會這些,我一定要將這次失敗還給你們!】

    思來想去甘寧所能想到只有去偷學貴霜的海戰技巧,然后結合自己的認知和經驗組合出適合于中原的海戰技巧,畢竟除了那里甘寧實在不知道還有什么地方能提供這些東西。

    想到這里甘寧不再猶豫,邁步西行,不敗一場永遠不會知道自己的弱點,而只有經受住失敗的考驗之后,才能大跨步的前進。

    在甘寧堅定決心一路西行準備去貴霜偷師的時候,太史慈和管亥也緩緩地蘇醒了過來。

    “甘興霸,你這個混蛋……”太史慈頭昏腦脹的睜開雙眼,然后低聲的罵道,睜眼見到糜芳和徐盛,以及不多的士卒看著自己,卻沒有看到甘寧,張口之間卻也罵不下去了。

    “興霸呢?”太史慈沉默了一會兒對著糜芳詢問道。

    “……”糜芳沉默了良久最后還是沒有開口。

    “我們還有多少人。”太史慈胸中堵著一口悶氣,看著四周沉悶的氛圍開口說道,他知道這一戰之后,如果不整合這群人的意志,恐怕海軍就完了,從成軍以來最大的失敗啊。

    “一千六百九十二人。”糜芳開口說道,一旁的徐盛也很自覺的沒有提甘寧的事情,他們都非常清楚,選擇了斷后的甘寧會是怎么樣的下場。

    “我來寫匯報給主公的公文,你們先穩住軍心。”太史慈沉默了一陣之后說道,這種程度的大敗,他一個人背負了的話,恐怕以后仕途基本沒有什么希望了。

    “不了,我已經寫好了公文。”糜芳平靜的說道,“本身我就是一個廢物,既不能打,也不能出謀劃策,子義,興霸不在,海軍絕對不能沒有你。”

    “不行,沒有了你,我們根本沒辦法再建造戰船,而我雖說能統帥海軍,但是和興霸還有相當的差距。”太史慈當即否決了這個提議,沒了糜芳海軍的展基本就要停滯了。

    “這不重要,不會的可以學,我們的失敗已經說明我們還有很多的進步余地,我在這方面努力不出來什么,我接過這件事最多被遣散回家,而以糜家的家室,我就算是作一紈绔也沒什么,而你們只能依靠著實力去封侯拜相。”糜芳無比鄭重的說道。

    “再說我就算被罰了,我依舊可以讓別人代表我繼續投錢。”糜芳笑了笑說道,然后將自己寫好的公文交給太史慈。

    太史慈看著公文的內容無比的震驚,作為分管后勤的糜芳將所有的鍋全背了,什么賣掉了軍用物資,什么賣掉了優質糧草,購入陳化糧致使甘寧本部戰斗力不佳,最后讓貴霜將漢軍擊敗,折損將校多少多少,折損海軍士卒多少多少。

    光這一個鍋下去,糜芳這輩子都沒可能出頭了,雖說有糜竺這個元老在,但這個鍋太大了,如果甘寧沒死的話,這個鍋糜芳背了最多被劉備責罰,但是甘寧死了,這個過背了會要命的。

    “不能這么寫!”太史慈當即撕了這份公文。

    “我已經寫了,而且已經命人乘小船先行一步了。”糜芳搖了搖頭說道,“放心吧,我不會死的,我大兄雖說一直覺得我不做好事,但真到了這種程度,他一定會救我的。”

    “你知不知道你這樣做,以后都無法翻身。”太史慈怒吼道。

    “沒什么,我已經翻不了身了,這里有資格背鍋的只有你和我,而沒了我海軍還能維持下去,沒了你可能就沒有了海軍。”糜芳笑著拍了拍太史慈的肩膀說道。

    “對不住了,將一切都托付給你了,子義,以后海軍就靠你了。”糜芳突然面色泛苦著說道。

    太史慈原本揮向糜芳胳膊的右手也突然一頓,無比沉默的看著糜芳不知道該說什么。

    “不用擔心我,我不會有事的,不過管好海軍啊,我希望有生之年能看到我們大漢朝也有那么一支千余戰艦組成的艦隊。”糜芳長嘆一口氣說道。

    “我會的,我會盡我一切的努力訓練出一支足以擊潰貴霜海軍的大漢漢軍。”太史慈緩緩地抬起手,以一種誓約的口吻說道。

    “這樣我就放心了。”糜芳原本保持著神情突然露出一抹頹色,然后緩緩的站立起來,和以前相比現在得糜芳甚至蒼老了一些。

    至于僅剩下兩艘戰船的海軍,以及戰船上的海軍士卒現在已經出現了明顯的兩極分化,有一部分屬于堅定的復仇黨,感甘寧恩義,以及阻擊貴霜的氣魄,愿意以死相報。

    另一部分則已經完全失去了精氣神,被貴霜海軍的強大徹底擊潰,就雙方人數而言,基本是一比一,話說若非如此,恐怕人多的那一方早就將另一方感染的和自己一樣了。

    畢竟這種已經逐漸覺醒的集體意志,在經歷了一場大敗之后已經如當初華雄敗于鞠義之后的士卒一樣,正在逐漸的凝聚和酵,不過不同的是和西涼鐵騎的純粹不同,這些士卒的意志差的太遠,里面參雜的負面也太多。

    加之也沒有人引導,這樣的意志別說距離成就軍魂,但就是距離成就精銳意志都差的相當的遙遠,不過還好太史慈蘇醒了。

    且不多言太史慈整合剩余海軍的情況,單說甘寧一路向西,作為一個內氣離體,雖說因為內傷的原因不能運動的太快,但是他的基本度也不算很慢,花費了數天就移動到了中南半島的西海岸。

    順著海岸線先向西北行進的甘寧完全不知道,現在的南亞次大6簡直是一團糟,韋蘇提婆一世吊打國內不服之后,騰出來二十多萬的兵力,直接丟了十萬步騎去打印度半島。

    雖說身毒的戰斗力不錯,擁有大半個印度,而且因為恒河水,還有印度肥沃的土地,整個國家的農業是非常厲害的,然而身毒實際上是部落聯盟,看著挺大挺強,真要說戰斗力,基本沒有。

    所以壓根沒什么戰斗力的身毒被貴霜打的簡直不行不行的,而身毒這些部落又非常富裕,一車車的物資運送回來,韋蘇提婆一世中興的稱號也越來越響了,至于暴君什么,韋蘇提婆一世現在完全不在意了,只要利益夠大,被人私底下稱為暴君也沒什么了。

    因而貴霜的步騎也是越打越有信心,推進的度也越來越快,將一個統一帝國的強盛完全打出來了。

    當然,如果沒有后來的事情,身毒這個地區性部落聯盟就該被貴霜吞并了,但有時候就是這么巧。

    “尊上,我們愿獻土千里,糧草百萬石,翡翠寶玉萬對,牛馬十萬,入要服以稱臣,歲歲納貢。”身毒聯盟的使臣跪在長得非常帥的張肅腳下急切的求幫忙。

    沒辦法整個南亞次大6都快被貴霜打完了,身毒聯盟都快滅國了這個時候有個大腿趕緊抱,至于許諾的這些東西,管他的,先將對方拉下水再說,臨死找個一起死的也好啊。

    長平之戰的誘因不就是因為馮亭將上黨撇給了趙國,讓韓國跳出泥潭變成吃瓜圍觀觀眾,身毒現在也是這個想法啊,他們也想變成圍觀吃瓜群眾啊!(未完待續。)
刮刮乐怎么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