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學迷 > 歷史軍事 > 神話版三國 > 第一千四百九十章 孤月凌空
    既然已經有了這種人,也就是說這個時代的儒家已經現了問題,也愿意去修正這一問題,只不過受限于當初將孔子捧得太高,現在有些地方不好改了,只能小范圍修修補補。

    倒不是大儒們接受不了這種變更,說個實話,大儒這種生物,對于圣人之言都有自己的見解,只不過有些話不能說啊。

    正因為這樣陳曦才會替儒家做出決斷,大儒們你們還是趕緊拿出自己切合這個時代的儒家思想,反正這一代儒生已經被百家摧毀掉了,你們可以放手施為了。

    橫豎變更儒家思想,都會對于中下層儒生造成極大的沖擊,而且中下層儒生也手握著圣人之言的大殺器,大儒要是不管不顧的變更儒家思想切合這個時代,恐怕只有被人踹下位置這一條路可以走。

    這種程度的儒家內部戰爭,就算將孔子本人轉世過來都只有輸一條路可走,不先行摧毀掉儒家中下層,變更儒家思想切合這個時代根本沒有任何的可能。

    這種情況基本算是一個死循環,大儒們現了問題,想要修正卻無法做到,而要無阻礙的修正儒家的思想,只能是圣人的思想被動搖了,中下層儒生已經無力阻止大儒的行為。

    然而圣人的思想被動搖了,那儒家最重要的事情就不是變革思想了,而是鞏固地位了,那種情況,明擺著儒家要被推下神壇了,還有變更思想的意義?保住儒家正統才是那時最重要的事情。

    而現在陳曦的做法就是打破了這個死循環,圣人的思想在中下層儒生那里基本被百家擊潰了,儒生對于圣人的信仰基本拜拜了,但儒家正統地位并沒有被動搖,大儒們還握著另一樣足以在百年內維持住儒家正統地位的神器。

    “我儒家梳理了上古的傳承,我儒家傳承了文明!”在泰山深處整合了一切資料的大儒們已經有資格說這一句話了,而這句話足以支持儒家百年的正統。

    如此這般儒家才能好整以暇的去處理自身思想問題,而且說實話強行變更圣人思想這種事情,做一次,后人做起來就沒有太大的壓力了,萬事開頭難,第一個干了的,后面的就是順風溜。

    至于變更失敗,說實話,陳曦都將該給的一切都給儒家了,要是這樣都沒搞定,那陳曦就只能自己親自赤膊上陣了。

    畢竟儒家的思想確實該變了變了,至于百家,說實在陳曦對于現在被鎮壓了幾百年的百家并不怎么看好,雖說還有點力量,但分攤到各個流派身上真就弱的可憐了。

    在這種情況下,只有儒家這個已經當了多年的龍頭老大變更了自己的思想,其他學派能頂住儒家的吊打,才有機會被迫變更調整自身學派的思想以適應這個時代,儒家畢竟是一桿大旗。

    陳曦對于現在的百家懷揣的希望并不大,畢竟被壓制的太久了,給他們機會讓他們重修歷法也是陳曦清楚,儒家已經占據了大勢,百家要生長那么只有選擇根植在基數龐大的百姓之中。

    沒有什么比數量的堆積更能快積累元氣的,要玩百家爭鳴,有一個前提條件就是某一學派不能太過強大!

    當前的現實情況不用贅述,儒家吊打百家,要不趁著儒家變更思想的幾十年給百家補點血,回頭已經換血完畢,推陳出新,從上到下已經切合了這個時代的儒家,廢不了多少功夫就能將百家吊打。

    只有現在先將百家養起來,等回頭儒家變革完畢,隨著時代潮流展,再次開始推動歷史車輪碾壓百家的時候,恢復了相當元氣的百家才能在抵住歷史車輪的同時變革自己的思想,契合這個時代。

    至于那些還沒來得及變革就已經被碾成了歷史塵埃的倒霉學派,陳曦只能說他們不適合這個時代。

    和春秋戰國不同,陳曦才不會去做那種國家去契合學派的事情,國家就是國家,只有學派去契合國家,去契合時代才會有益于這個時代的百姓,至于其他方式,都是邪道。

    陳曦將這些亂七八糟的東西給魯肅解釋了一遍之后,魯肅就有些沉默的看著陳曦。

    “你很早就做好了這么干的準備?”魯肅面無表情的詢問道。

    “這倒不是。”陳曦搖了搖頭,魯肅面色好了一些,不過隨后陳曦開口說道,“細節上你也知道了,我的處理方式都很隨意,大框架上確實一早就這么確定好了。”

    “還真像是你的風格啊。”魯肅沉默了良久之后說道,“未雨綢繆的你啊,總是能看的非常遙遠啊。”

    “這到沒什么,這事就這么著吧,那些大儒沒一個是笨蛋,現在這個情況對于儒家是一個轉折點,就看他們如何選擇,是順應歷史潮流還是不管不顧的找我們麻煩?”陳曦笑著說道,“就讓憲和去處理這件事吧,前因后果說清楚就行了。”

    “也好,那些人也都是人精,不過這次之后儒家這桿大旗恐怕要四分五裂了,六經注我啊,那些大儒可不是一體同心的啊。”魯肅長嘆一口氣。

    “那沒辦法,儒家畢竟太強了,百家現在得情況是先天不足,就算有我準備好的材料在身后輸血,也最多是補全以前的思想,想要變革,他們的底蘊不夠了。”陳曦聳了聳肩無奈的說道。

    “再說,我也重來沒想過讓任何一個學派一家獨大,那樣不好,可以占據優勢地位,但是一家獨大我可不會允許的,只有棋逢對手才能壓榨出雙方的潛力,學派也是如此。”陳曦毫不掩飾的說道。

    “你確定大儒們不會找你的麻煩嗎?”魯肅點了點頭表示理解,但還是有些擔心陳曦,雖說有一些別的心思,但兩人畢竟是從最艱難時期一起過來的戰友,友情從未摻假。

    “有幾個不會的。”陳曦對于大儒的事早有測度,回答起來也沒有什么遲疑。

    “那其他的呢?”魯肅無奈的看著陳曦,這根本無法讓人放心好吧。

    “我現在如孤月凌空,只要我不出現問題,沒人有問題的。”陳曦笑了笑說道,這才是事實!(未完待續。)
刮刮乐怎么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