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學迷 > 歷史軍事 > 神話版三國 > 第一千三百零二章 政科開考
    “秦亡與法,先漢亡于外戚,今先有黃巾,后有董卓,天下之于天下,何哉?何解。”荀爽從考場外買了一張卷子,律科大致的掃了一眼之后就將重心放在了政科之上,然后就一道題。

    “陳子川果然是沒打算要任何庸碌之輩。”荀爽苦笑著說道,“就是不知道蔡家那個大小姐這次能考的如何。”

    大概也只有荀爽這種上一輩和蔡邕有過接觸的天下名士才有資格這么說,不過到現在荀爽也不再拿尋常女子對待蔡琰了。

    昨天算科那道題荀爽也不會做,蔡琰的卷子他也特意去看了,只能說一句,驚才絕艷,沒別的說的了。

    也正是因為荀爽倒是升起了想要給蔡琰說一門親事的想法,結果去找蔡琰當前的監護人,結果被李優一句話給頂了回去,“我倒是不介意,問題是昭姬自己不想嫁人,昭姬也不笨,她有自己的思考。”

    這樣一來荀爽也是無可奈何了,沒辦法,蔡昭姬和別的女子很明顯的不同就是光環太大了,唯一的瑕疵就是克夫,但是如果蔡琰愿意回河東,衛家這個時候絕對能將以前說的話吞回去。

    可惜現在的情況算是覆水難收了,河東衛家倒是想不要臉皮將已經說的話吞回去,但是蔡琰也不愿意回去了,雖說沒有夫君,但是蔡琰本身安靜的性格,呆在一個能自然生長的地方,也不希望挪窩。

    場上盧毓以最快的度將兩百道律科的題統統拿下,這些題基本沒有難題,就是一個數量特別多,而且其中還有不少道題是特意混淆題干,讀題太快,沒看清的話,被坑的可能性非常大。

    兩百道律科的題能在三刻鐘之內做完,政科的題才有做完的可能性,然而如此數量的題不論對錯。在半個時辰之內審完,理解已經可謂是佼佼者,因而真能在三刻鐘中做完律科的考生只有三十余人。

    這三十多人將律科做完幾乎都沒有檢查,統統將律科反扣開始做政科。也是這個時候他們才有時間看政科最后的題干。

    得,又是一個送人頭的題,和昨天那個完全看不懂得題不同,這一道題是每一個字都能看懂,連在一起也知道什么意思。但是能看懂,知道意思,不代表能做。

    王異算是在場這群人之中最快的做完,半個時辰之內做完兩百道律科相關的題,也當真是極快了,恐怕就是蔡琰下臺比度恐怕都不如王異這般快捷。

    也正因此,王異也才能摳出半刻鐘時間檢查了一遍,隨后便扣了卷子,不再思考律科的試題,轉而開始政科。

    空落落的試卷上只有一道題。這一點王異也早有估計,至于難度,王異已經沒有什么好怕得了,沒有蔡昭姬,王異已經能看到一點點榜的希望了。

    【倘若我能再年長五歲,定要與昭姬姐姐真正的比試一場!】王異下筆前的最后一刻,心中浮現了這么一句話。

    雖說蔡琰很少陪著她們一起玩鬧,但是如果要選一個大姐的話,也只能是那個一直安靜的宅在院中,或者藏書閣中翻閱典籍的蔡琰。

    【6伯言。這一次你絕對不可以大意。】6遜做的并不算很快,甚至律科答完的時候都有些過點了,不過他可以保證自己的之前答得每一道題都是正確的。

    “秦亡與法,先漢亡于外戚。今先有黃巾,后有董卓,天下之于天下,何哉?何解。”6遜默念了一遍,已然心中有數,他老師讓他游歷。讓他實踐,讓他用雙眼去看治下的變化,這些一幕幕的映照在他的心中。

    “非亡于法,亦非亡于外戚,實乃亡于土地,夫春秋百畝之地可活民一口,丁一人……”6遜放空自己的頭腦,緩緩地下筆書寫。

    這道題如果按照正常的破題路數6遜已經沒有時間了,不過兩個為什么,在他看來根本不需要區分,本就是一體兩面,為何不從本質入手,讀了那么多典籍,豈能沒有一點感悟。

    陳曦游走在做完律科的那些士子身后,在他看來也只有那些士子算得上可塑之才,至于其他的只不過中人之姿而已。

    “子敬,你有沒有看到比較有意思的文章。”陳曦傳音給魯肅問道,“我這邊五花八門什么都有,但大多數太過淺顯片面。”

    “你怎么不說,你們出的題太難了呢?”荀悅沒好氣的說道,“不過我這邊有一個角色,核心是立法度,強化民生,馮翊的張德榮,雖說解決不了長遠問題,我看其才可為一郡之。”

    “張德榮?”陳曦皺了皺眉頭沒想起來是誰,“子敬你那邊呢?”

    “沒有出色的角色,我這邊多是揚州荊襄的士子,怎么說呢,總覺得這些人集體性眼光有些短淺,心氣不夠。”魯肅吐槽道。

    陳曦翻了翻白眼,這也正常,不光是下面那些人,就算是上面那群人也都是如此,而且去之前目光長遠,呆久了也會變得目光短淺。

    “蔡大小姐,你那邊呢?”陳曦繼續詢問道。

    蔡琰倒是沒有回答陳曦的問題,只是傳音給陳曦,“陳侯還是像以前那樣叫昭姬好了。”

    “呃……”陳曦苦笑,之前當著人前叫錯了,才想起來不能亂叫女子的名字。

    “我這邊都還好吧,她們接觸的環境和其他人不同,寫的角度都算不錯,只可惜,她們的閱歷始終有些過淺。”蔡琰清冷的聲音出現在陳曦的耳旁,“相較而言,我妹妹貞姬和王異算是寫得不錯。”

    隨后不等陳曦問詢,蔡琰就心領神會的回答了陳曦的問題,“貞姬主要寫的是因為哪些問題導致的賣官粥爵,以及更深一點的為什么國家會缺少錢糧,自然解題也是圍繞著這兩項,不過太理想化了。”

    “已經不錯了。”陳曦回了一句,蔡貞姬的年紀也就比6遜略大,跟甄宓差不多同歲,能這樣已經非常厲害了。

    “倒是王異的想法和我有些近似。”蔡琰思慮了一會兒,盯著運筆如飛的王異,緩緩抬頭看向陳曦。(未完待續。)
刮刮乐怎么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