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學迷 > 歷史軍事 > 神話版三國 > 第一千三百章 接二連三的打擊
    “她只是來尋開心的啊……”徐寧感覺自己都快哭了,這都是什么事啊,為什么老師都可以參賽啊!

    “好了好了,放心吧,蔡大家和蔡二小姐下午一考就回家帶孩子了,你們還有機會的,再說蔡大家沒去考詩詞歌賦已經很給面子了。”黃月英眼見眾人士氣低沉,趕緊給這群少女打氣。

    “還有蔡二小姐……”王異覺得自己真的好心累,以前還不覺得,現在突然現蔡二小姐也厲害。

    “6伯言!”就在這個時候酒肆下面傳來一聲嬌喝,在場的大多都和糜貞很熟,所以瞬間就知道這是誰的聲音。

    6遜這個時候已經不知道該用什么臉了,他居然只考了36分,雖說這個份上也在上等之列,但是糜貞是4o分……

    雖說昨天也不算占什么便宜,畢竟糜貞有時候陪6遜讀書讀到深夜的時候也會擁著6遜一起休息,但是不知道為什么,昨天明明沒做什么讓糜貞不開心的事情,現在6遜卻還有些心虛。

    糜貞瞪著6遜,而6遜頗有些顫顫栗栗,昨天他只是堵住了糜貞,沒做什么,只是因為形勢逆轉,一直被糜貞壓迫的怨氣得以釋放心情大好,至于做什么讓糜貞討厭的事情,6遜還真沒做。

    說起來6遜畢竟是一個很有君子之風的少年,那口怨氣在堵住糜貞之后,看著糜貞流露出來的羞惱也就消散了大半,所謂君子之風,就是在該寬宏大量的時候要寬宏大量。

    而6遜就屬于很有君子之風,所以也沒做什么難為糜貞的事情,不過也虧6遜有君子之風,否則這三十六下來,6遜估計就只剩半條命了,下半年跪搓衣板的節奏。

    糜貞瞪著6遜,瞪到6遜都有些畏畏縮縮了,糜貞突然平復了心態。嘆了口氣對6遜傳音道,“伯言,我本就是要嫁給你的人,遲早你想的沒想的都只是時間問題。”

    6遜低頭有些不知道說什么。只聽耳邊傳來糜貞的聲音,“但是你如果繼續這樣,當時對我承諾的一切如何兌現,我糜貞非是要夫君封侯拜相,但我現在的出身和富貴。一世榮華無有任何問題。”

    6遜聽到這里只能沉默應對,但是卻看到糜貞微微欠身,低頭在他耳邊說道,“可你是6伯言啊,不能永遠由我擁在懷中,我還等著你成為偉男子將我擁住啊。”

    6遜心中巨震,抬起頭平視著糜貞姣好的容顏,這一刻千言萬語都無法張口,只能靜靜的看著糜貞。

    “我不會再這樣了。”時隔良久之后,6遜緩緩地開口道。

    “快點成長起來。”糜貞側身在6遜的耳邊說道。溫潤的口氣讓6遜微微有些臉紅,但是卻無比的平靜。

    可惜這種平靜沒保持多久,就被糜貞小惡魔一樣的聲音打破,“不過在這之前,先把占我的便宜全部還給我!”

    6遜條件反射的往后一跳,然后扭身就跑,糜貞則是帶著銀鈴一般的笑聲朝著6遜追去。

    不過跑了幾步便因為衣衫不合適而被帶倒在地,6遜則是跑了兩步,扭頭看了一下現糜貞摔倒在地又回來將糜貞扶了起來,而糜貞之后也沒有特意嚇唬6遜。

    酒樓上的徐寧等人不知道為什么看到6遜扶起糜貞的時候有些吃味。不由得在兩人來到樓上的時候有些針對。

    當然6遜和糜貞的動作也不光是樓上的那幾位看的一清二楚,6遜的前戰友和對手盧毓從到場之后就一直盯著6遜和糜貞。

    在看到糜貞四十分的時候略略有些驚訝,在看到自己和6遜三十六分的時候除了驚恐和難以置信更是生出了幸災樂禍的想法。

    雖說盧毓很清楚這么想不對,但是將快樂凌駕在6遜的痛苦之上。盧毓覺得就算是自己只考了三十六分他也能笑的出來,雖說他很不理解自己怎么可能才考了三十六分。

    盧毓能說自己昨天在聽完6遜的話,被6遜趕走之后,咬牙切齒的躲在一個巷子里面羨慕嫉妒恨的看著6遜和糜貞一起離開,然后自己再次受到了暴擊。

    不過這沒有什么,在看到6遜三十六分。而糜貞四十分的時候,盧毓已經顧不上自己只考三十六分了,沒有什么比看6遜被他未婚妻欺壓更帶感的事情了。

    那一聲惱怒的6伯言,讓盧毓瞬間振奮了起來,數學的什么的先放到一邊去,先看6遜的熱鬧,沒有什么比看6遜的熱鬧更重要了。

    昨天被6遜散的人生贏家氣息打的遍體鱗傷的單身汪正在等待著現世報,然后事實告訴他,他再次被暴擊了。

    雖說是傳音,但是盧毓毫無節操的偷聽下還是一字不漏的聽到了每一句話,因而原本幸災樂禍,準備看現世報的盧毓被糜貞的話再次傷害了。

    目送6遜和糜貞進了酒樓,盧毓捂著自己的心臟,他覺得從昨天起自己就應該思考是不是該找個人訂親了,6遜人生贏家的金身光環深深的傷害了盧毓。

    【啊啊啊,我為什么沒有這么一個善解人意,在我受到重大打擊的時候站出來給我鼓勁,在我失落的時候讓我醒悟的妻子啊,6伯言你這個混蛋,我跟你沒完!】盧毓心下咆哮,身上冒著黑氣,朝著自己家走去。

    然而沒走多遠,賈詡的仆人就來通知盧毓說是他老師對于他這次考試非常的不滿意,需要看看他還有沒有救。

    順帶還問了盧毓有沒有見到6遜,并告知盧毓,陳曦說是糜貞如果安慰了6遜,而且6遜恢復了斗志就不需要通知了,因而盧毓再次受到了沉重的打擊。

    賈詡看著面前這個貌似有些失魂落魄的弟子,不由得皺了皺眉。

    “子家,僅僅一次失敗你就成這樣了?”賈詡頗有些不滿地說道,在盧毓身上他投入的心血有些多,自然對于盧毓這種情況非常不滿。

    “不,師父,毓非是因為此次失敗而如此,三十六分也罷,四十也罷,都意味我仍有進步余地。”盧毓恭謹的說道,但是身上那種凄涼卻沒有少多少。

    “嗯,你能如此思考為師非常滿意,不過你怎么成了如此神色,一身郁郁之氣。”賈詡摸了摸胡子,對于盧毓的對答非常滿意,不由得好奇這家伙現在怎么變成了這個鬼樣。(未完待續。)
刮刮乐怎么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