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學迷 > 歷史軍事 > 神話版三國 > 第一千零八十章 人算不如天算
    八百陷陣作為親衛拱衛著呂布,張遼的并州狼騎緊隨其后,不到四千人的一支精騎迸出來的戰斗力足夠讓所有的軍團震撼。

    卜賁異并沒有死,但是他已經沒有回頭的膽量了,他知道只要自己這次逃出升天,這輩子他都不會再踏入并州,那鬼神一般的男子,已經崩碎了他的一切。

    如果可以選擇,這一輩子他都不愿意再和呂布生沖突了,對方的強大是那種無可匹敵的強橫,那種讓人絕望的強勢,單人破軍的力量。

    “他們來了,快跑,快跑!”卜賁異無比的驚慌,除了逃跑他已經不知道該做什么了,恐懼已經支配了他的每一根神經,他要遠離這個危險的地方。

    呂布率領著狼騎沖的很快,同樣和連率領著的中軍也沖的很猛,然后雙方在距離異部不足二十里的地方撞在了一起,雙方都沒有躲避的意思,狠狠地撞在了一起。

    在呂布軍和鮮卑撞在一起的瞬間,呂布的身上滑出一道金紅色的光澤,“軍團天賦,所向披靡!”

    隨后砍殺掉一排敵人之后,呂布身上再次滑出第二層金色的光澤,而呂布略帶冷漠的說道,“軍團天賦,長城守望!”

    來自久遠歷史的祝福在這一刻展現了它所具有的力量,在大幅度的強化了呂布軍防御的同時,更是堅定了他們守護中原的信念。

    瞬間呂布軍在全面提升攻擊沖鋒度的同時,又加強了防御,并州狼騎以絕強的姿態和單于本部撞在了一起,幾乎是瞬間勝負就分了出來。

    在近乎無敵的呂布的率領之下,一擊斬殺敵方先鋒,隨后又有陷陣撕開敵方大軍,扯開對方的防御,并州狼騎在張遼的率領下緊隨其后,擴大戰績。

    幾乎瞬間,一條巨大的口子就被呂布在鮮卑軍陣上撕了出來。然后呂布就像是怒龍出海一般,直插鮮卑大軍中軍本部,以一種一往無前的氣勢,直接斬斷了王旗。然后陷陣直接撞上了鮮卑的單于禁衛。

    本身就強大無匹的陷陣在撞上還沒有多少準備的單于禁衛,幾乎瞬間就角逐出了勝負,然后下一刻還不等和連吼出救命,呂布的方天畫戟就像殺小雞一般將鮮卑新任單于和連碾成了齏粉。

    之后呂布帶著絕強的氣勢率領著自己的本部在鮮卑軍之中左沖右突,根本無可阻擋。不多時鮮卑和連本部就這么被呂布摧毀,殘留下過萬的尸體之后,崩潰四散。

    呂布站在戰場之中,這一刻無比他感到無比疲累的同時更感覺到無比的舒爽,他內心之中最大的執念終于在這一刻緩緩地消除了。

    “走,往北走,去北方,重新到狼居胥山立下邊界!”呂布殺散鮮卑之后傲然的說道,并州的邊界可不是現在的九原,而是更為遙遠的北方。那里有前輩立下的碑文!

    呂布完全不知道自己一招帶走的家伙之中會有鮮卑的單于,不過也沒有什么了,對于現在得呂布來說胡人不管是誰,殺了就殺了,而對于他非常重要的并州,也在這一場廝殺之后,兌現了自己的諾言。

    【做完最后一件事,和劉備或者曹操交接之后我就能脫出這個泥潭了,蟬兒,我給你的諾言。也將兌現。】呂布駕馬往北行進的時候,心下默默的想到。

    陳曦收到并州消息的時候直接震驚了,當然同時震驚的不僅僅是陳曦,還有劉備。關羽,張飛等人。

    “咳咳咳,諸位你們怎么看。”陳曦扯著嘴說道。

    “呂布單挑了鮮卑異部的三萬大軍,單人干掉近萬,然后殺散其他人,隨即率領陷陣和張遼本部沖擊鮮卑單于禁衛。在第一時間斬殺了鮮卑單于。”李優感覺自己以前有些小視呂布了。

    “這都不重要了。”賈詡捏著自己的眉心,“據我方戰鷹所了解到的情況,鮮卑祖庭被呂布平了之后,呂布趕往曾經的邊界,將狼居胥山直接打沉了。”

    “打沉了?!”張飛這一刻雙眼瞪得渾圓,難以置信的看著賈詡。

    “就是字面意思,呂布直接將整座山打沉了。”郭嘉扯著嘴說道,“那個地方現在已經是一個直徑數千丈的大坑了,而且因為打的比較深,地下河在那里已經淤積成了一個湖。”

    “非漢室承認者,過此湖殺無赦!”法正學著情報上呂布的口氣冷冷的說道,讓對面所有的武將全部無話可說。

    “那里距離并州北部大約有千里之遙吧,而且那么明晃晃的舉動,鮮卑人和匈奴人難道沒有什么特別的動靜?”關羽少有的說出了一長串的話。

    “有,但是都死了,呂布走的是直線,出了并州之后,一路所見統統斬殺,下至婦幼老弱,上至絕頂高手,避世仙人,統統殺了。”賈詡緩緩地說道,所有人都感覺到一種驚悚,凜然無情的殺意!

    “總之,就我們現在得到的情況看來,西鮮卑絕對會止住步伐,絕對不會在這個時候繼續挑釁。”劉曄苦笑著說道,原本他們還估計這一次曹操能玩一個大的,結果現在看來全成笑話了。

    “現在的情況是鮮卑單于被斬殺,按照以往的情況鮮卑必然會大舉報復兵進行單于之位的角逐,而這次……”郭嘉眼角扯了扯,他賭全部身家,鮮卑絕對不會舉兵報復。

    “鮮卑絕對不會報復。”劉備扯了扯嘴,隨后又像是想起什么來笑著說道,“不過如此也好,并州的百姓算是安穩了。”

    “就是如此,而且鮮卑只要腦子沒問題,絕對會選擇撤退,畢竟我們的戰鷹都能看到這一幕,他們豈能收不到。”賈詡無奈的說道,“曹孟德的布置算是竹籃打水一場空了。”

    “人之常情。”陳曦癟了癟嘴說道,不得不承認,就算是之前破城的關羽,和他們現在了解到的呂布都有非常大的差距。

    “空耗一場,恐怕現在曹操還在郁悶著。”李優一臉感嘆的說道,當年的呂布和現在的呂布差的相當多啊,除了實力,還有那種信念,同樣是不敗,但這里面摻雜了其他的東西。(未完待續。)
刮刮乐怎么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