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學迷 > 歷史軍事 > 神話版三國 > 第二百九十一章 無緣對面不相逢
    “大兄,剛剛那個有些呆呆的是陳子川吧。”司馬懿皺著眉頭問向自己的大哥,“若不是不經意流露出來的驚人精神量,我剛剛都走眼,感覺和上次見得時候有些不太一樣啊。”

    “的確是陳子川,和上一次我們看的時候對比起來,這次他應該是在思考東西,注意力沒集中。”司馬朗點了點頭說道,對比之前在酒樓上看到的意氣風智珠在握的陳曦,今天很明顯有些廢。

    “沒想到問了一下我們司馬家在奉高的商人居然一下就問出來繁家主的住處,父親對于這些人的培養不錯啊。”司馬懿平靜的說道,對于自己家奴仆的能力還是很信任的,他父親司馬防借商人之手撒網天下也不是說笑的,司馬家很早就開始為了自身的生存布局天下了。

    “是啊。”司馬朗點了點頭說道,“我們去和繁家主打個照面,之后就應該能在藏書閣借書了。”

    “如此最是安全不過了。”司馬懿點頭稱是,對于自己兄長的安排相當的認可。

    “請將此物送與繁家主,就說河內司馬家伯達攜仲達來訪。”司馬朗將拜帖遞出面帶微笑的對門房說道,精神天賦的作用下對方不由得對于司馬朗生出一種信服。

    “公子稍等。”門房對著司馬朗一禮,并沒有像對待以前那些前來拜訪欲求仕途的士子那樣冷淡,反倒很是恭謹的表示馬上就去通告繁良。

    繁良看著拜帖,有些奇怪,繁家和司馬家交往不多,不過前些年倒也是的確見過司馬朗,被他榮稱一句伯父也是受的,畢竟也算是沾了陳曦的光。

    “請他們進客廳。我去換身衣服。”繁良示意老管家邀請司馬朗進來,司馬朗不同于其他的士子,并不存在求官一說。要知道人家他爹司馬防怎么說現在也是兩千石的高官,而且朋友遍天下。不需要來他繁良這里求官,所以也就沒有給陳曦添麻煩一說。

    老管家親自將司馬兄弟迎進門,“二位公子稍等片刻,家主稍后就到。”命侍女倒好茶,端上點心果脯在那里候著,隨后他自己便徐徐退出。

    “哈哈,伯達好久不見,當年洛陽一別。轉眼數年已過,令尊現在可好。”繁良進門就看到司馬兄弟,自然也看到了兩人身上的福澤,自然笑意迎面的說道。

    “見過伯父,家父身體安康。”司馬朗帶著司馬懿起身一禮,沒說其他的只是給繁良說了一個身體安康,自然也就是在暗示其他的都是渣渣了,“二弟終日于家中讀書,我恐其不可自拔,于是帶其外出游歷。途徑泰山,聽聞伯父嫁女特意前來蹭一次酒宴。這是我二弟仲達,生性有些木訥。繁伯父勿要見怪。”

    “坐吧坐吧,你們稱我一聲伯父,我也就承你們的情,想來你們也不是蹭小女的酒宴,是來蹭陳家的酒宴的吧,畢竟你們司馬家和陳家同出一源,而且近百年來往不斷,途經此地到是應該來看看。”繁良笑了笑說道,對于司馬朗的說法也能理解。

    在繁良看來司馬兩兄弟與其是說途徑泰山現他繁家嫁女前來蹭酒席。還不如說是途徑這里得知陳曦是潁川陳家的子弟,作為遠房親戚前來恭賀。畢竟他們繁家和司馬家可沒有什么深交。反倒是潁川陳家和河內司馬家關系密切,畢竟祖上就是一家人。

    世家很奇怪。不怕關系遠,就怕沒關系,當年司馬懿的爺爺司馬儁來潁川為官的時候很難做,畢竟潁川那個地方望族太多,不好管理,后來無意間在陳家的家譜上見到自家先祖,然后就好玩了。

    雙方一來二去,關系就好了,再加上有一個共同的先祖雙方香火往來就頻繁了不少,從那個時候開始陳家和司馬家關系就開始升溫,這也是為什么河內和潁川距離得那么遠,陳群和司馬懿卻是好友,原因就是他們某個姑姑就是對方的姨娘……

    反正這兩個距離的比較遠的家族實際上關系挺亂的,祖上是一家,后代分離,之后又開始聯姻,最近幾代折騰下來陳家的人和司馬家的人拉出來都有些親戚關系,雖說這個關系比較遠,但是在古代這種關系就足夠在你結親的時候前來了,更何況從千里之外前來,那情誼真就不是鬧著玩的。

    這也是為什么繁良對于司馬朗說蹭酒席沒感覺到奇怪,像這種游歷天下,在異鄉遇到親戚,吃住對方那是理所當然的,臨走的時候還應該再帶走一包。

    司馬朗和司馬懿瞬間就知道了一個消息,陳曦是正統的潁川陳家血脈,不管有多淡薄,繁良能說這話那就是說祖祠就在潁川,那剩下來的就更合理了。

    “伯父見諒,我和二弟也是聽聞陳子川乃是潁川陳家之人,但是卻沒有見在族中見過,畢竟陳家同輩之人不說每一個能清清楚楚,但是至少也應該能有一個印象。”司馬朗一臉苦笑地說道,“所以才先來伯父這里確認一二,萬一弄錯了那我二人到時非被長文笑死。”

    “哈哈哈,放心,放心,子川的確是潁川陳家出身,雖說和宗族弄得有些不高興,但是像你們這些親戚前去不會有問題的。”繁良朗笑道,陳家的事情他也明白了,不就是鬧分家嗎?哪個世家沒出現過,對面的坐著的這兩個家伙的先祖司馬穰苴不就是成功從陳家分出去的?

    對于世家來說你要分裂可以,只要你成功了他們就會認可,如果你失敗了那就只能呵呵了。

    “如此我二人便安心了,便也不好再繼續打攪伯父了。”司馬朗確定能玩的通之后就放心了,自己到時候混到陳曦酒宴上,有誰會去陳曦酒宴上抓人,燈下黑有木有,只要自己不去暴露肯定沒問題的。

    “哈哈哈,對了給你們兩個一人一個證明吧,繁蕪將子川給我的借閱證明拿兩個來。”繁良笑著對門外的管家說道,“伯父也沒有什么好東西,只有用子川的東西來招待你們了,可別客氣,奉高藏書閣里面確實是有些驚世之作,既然身在游歷那也就別忘了學業,切莫推辭。”

    司馬朗和司馬懿對視一下,然后對著繁良一禮,“多謝伯父,這奉高藏書閣我們兩人可是一直想入而不得其門,今日總算是得償所愿。”(未完待續)

    ps:點擊、推薦、收藏、訂閱、票票,有的就給我吧……
刮刮乐怎么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