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學迷 > 歷史軍事 > 神話版三國 > 第二百一十七章 幽州告急
    不管以前滿香樓是干什么的,但是現在陳曦既然在那里準備進行交易,那么不管其他人愿不愿意都需要去!

    “嘖嘖嘖,這美工真不錯。?。。”陳曦將一捆請帖放在了桌面上,然后從中抽出一張。

    糜竺呵呵的笑了兩下,他妹妹對于書畫還是很有天賦的,至少這個請帖看起來的確很漂亮。

    “子仲這些交給你了,你看著放吧,想給誰就給誰,反正到時候將這沓地契處理掉就行了。”陳曦打著哈欠說道,最近徹底沒有人來打攪陳曦了,正因為這樣陳曦也變得更加的自由散漫了。

    糜竺很清楚,陳曦根本分不清那些商人屬于哪一方,更不清楚應該給誰,將事情交給專業的人來做一直是陳曦最擅長的事情。

    糜竺的動作很快,晌午之前所有的請帖都送到了每一個擁有資格的人手上,無一遺漏,剩下的就是在滿香樓等那群人前來就可以了,要是有人沒看請帖,當作一到三日之后邀您前來的話,那錯過了就錯過了,陳曦才不會給補一次,不看請帖,你這是看不起我們吧。陳曦將所有的地契準備好,下午就準備賣掉的東西,早早安排好順序也能多混點小錢錢。

    就在陳曦正在安排的時候,一個侍衛闖了進來,“軍師,賈先生讓您前去政務廳去議事?”

    原本正在整理手上地契的陳曦不由得一頓,抬起頭來看了一眼侍衛,是郭嘉的親衛長,阮鈺良。

    “出什么事了嗎?”陳曦將那一沓地契放下,面色平靜的問道。賈文和能命令阮鈺良前來通知他,足以說明新來的情報,又出了大事。

    陳曦皺著眉頭想到,不過不管怎么想。既然賈詡命人來叫他,那么手上這些事情就需要擱下,畢竟到了這個程度,就地皮買賣糜竺也能處理。

    “子仲,看來我沒有辦法呆在這里親自主持了,剩下的就交給你了,記住一點,玄德公的地皮只能出租不能賣,放給你們的地皮只有身份夠的才能買!”陳曦將一沓地契塞到糜竺手上。隨便的叮囑了一些注意事項就準備離開,畢竟他已經將大方向釘住了,糜竺來做最多就是個錢糧多少的問題。“子仲,你且記住錢的話需要十足十。而用糧食馬匹牛羊支付只需要原價九成,藥材九成五,布料還有生絲桑麻這些原材料也一樣。反正實物可以便宜一點,你看著辦就行了,但是不要透底!到時候按分類將貨物儲存在西區倉庫,錢財運回各家就行了。”陳曦急急忙忙將這些事情也告知糜竺,這些可攸關他明年的計劃。

    “喏!”糜竺雖說不太理解陳曦為什么不就地折價,反倒還要給原材料更高一點的價格,但是卻也沒有多嘴。

    對于糜竺不解的神情,陳曦也能猜測一二,但是卻沒有給解釋。畢竟糜竺現在沒想過儲備資金的問題。要是可以以貨易貨的話很多商人就有了臺階,出手就豪放了很多。不是每一個家族都像甄家一樣二貨,常備二十億錢的戰略資金。

    更重要的是在陳曦看來實打實的銅板并沒有物資重要,與其到時候轉手,還不如現在就做好儲備,趁現在商人最多的時候一次性將戰略儲備做起來。

    “好了,剩下的就靠你,要是你搞砸了,沒弄上錢,我想子敬他們不會介意和你談話的。”陳曦看著被自己說的有些尷尬的糜竺擺了擺手,“我先走了,商規還有商會那些事情就交給你去和他們協調了。”

    陳曦出滿香樓去了政務廳這個消息又出現在了所有大商人的桌面上,總之現在這群人現在就盯住了陳曦,不過很可惜直到邀請函上的時間到了,陳曦也沒見出政務廳,也就是說這件事不是陳曦過手的!

    “情況就是這樣了。”賈詡將最近一期的幽州冀州情報念完之后,陳曦連調侃魯肅等人的心情都沒有了。

    “雖說很早就知道公孫伯圭會敗,但是要不要這么徹底啊!”陳曦伸手捂住自己的雙眼一臉苦笑地說道,這敗的太犀利來吧,救場都不用了。

    “袁本初贏得太利落了,公孫伯圭現在除非回轉幽州整兵再戰已經沒有絲毫的回轉余地了,白馬義從全部完了,這也太廢了!最重要的是能不能回去還是一個問題!”劉曄苦笑著說道。

    雖說整個青州都知道你公孫瓚會敗,但是你要不要敗得這么利索,一萬白馬義從啊,先是被大戟士堵了前路,而后顏良文丑率領重騎砍了中央,公孫瓚指揮錯誤的步兵堵了后路,最后直接被鞠義帶著先登死士打滅了。

    陳曦看著界橋一戰的情報實在是不知道該說什么了,界橋一戰公孫伯圭步兵損失不大,但是最為精銳的白馬義從十不存一,加之當夜鞠義以重傷之身率領先登死士沖營,硬頂著公孫伯圭的箭雨直接破營,將公孫伯圭的步兵還有僅剩的白馬義從直接殺散,然后憋著一口氣直接追了近百里,將公孫伯圭打的根本沒有整兵的機會,硬是追襲到了潰散。

    看到這些陳曦就想說一句,鞠義你這是要神啊!三千先登死士撲了一半,但是全滅了白馬義從,打廢了公孫瓚,你這么兇殘吃錯藥了吧!

    實際上不光是陳曦感覺到變態,袁紹自己都覺得像做夢一般,至于袁紹手下類似馬延,焦觸,周昂,朱靈等等名將徹底被嚇傻了,前一段時間自己調侃的居然是這種變態,趕緊準備禮物道歉吧!

    公孫瓚還沒到荀諶算計的地方便被打的沒人了,于是田豐和荀諶不在按照之前的估計,而是直接從并州樓煩地區出兵,一刀狠狠地砍向幽州本土,于此同時渤海的沮授也將防備涿郡,廣陽的兵力壓向了幽州!)

    ps:??求票票啊~隨便什么票票都可以啊~
刮刮乐怎么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