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學迷 > 歷史軍事 > 神話版三國 > 第二百一十六章 各處的閑棋,隨意的落子
    陳曦看著手上這一沓的地契,轉了一圈果不其然的又回到了自己手上來處理,怎么說呢?這群人臉皮都挺厚的,而且也還都很有自知之明,都知道誰去運作這件事會給他們帶來最大的利潤。本文由  。。

    “子仲,走了,我們去看場子了!”陳曦將一沓地契在自己手上一甩,嘩啦嘩啦的聲音聽的糜竺都有些擔心這些草紙斷掉,這些可都是錢!

    說起來所有和陳曦對著犟的家伙在稅收暴漲之后第一時間過來承認錯誤的就是糜竺了,雖說那個時候糜竺很明顯有些恍惚,但是卻二話沒說就承認了自己錯誤,完全沒在意顏面的問題。

    這該說是糜竺忠貞可嘉還是該說商人這種生物本能的就追求利益,陳曦的稅收方式對于現在的糜竺來說真的是各種好,不僅僅劉備壯了,他自己也富了,以后官位的前途更明亮了,在商會中老大的位置也更穩固了,就算他基本上不怎么出現,但是此事之后打糜竺屁股底下座位的人少了又少。

    陳曦跨出門的時候,等待風聲的人全部做好了準備,不要小看這些豪商的能量,在陳曦沒有特意封堵消息的情況下,這些人都知道北一街實際上要出售的。

    至于在什么地方出售,怎么出售,陳曦連一個請帖都沒放,所以由不得這些蹲在奉高的商人重視,陳曦不按常理出牌的心性已經獲得了所有人的認可。

    “子仲,你說啊。我要是在這里擺地攤賣地契會有什么效果!”陳曦看著那群溜得賊快的盯梢小廝,笑著問向糜竺。

    糜竺不說話,他已經學得很聰明了。不對陳曦表任何意見,本身陳曦做事情就不按常理,搞不好糜竺剛剛開口對方就下馬車擺地攤了。

    “算了,不開玩笑了,轉道滿香樓。”陳曦扭頭對著車夫命令道,然后馬車就地調頭,朝著滿香樓行進。

    “子川。這不好吧,在滿香樓出售的話,我們置張夫人還有甘夫人于何地?”這次糜竺開口了。再不說話陳曦真就將馬車拉到那里去了。

    “放心吧,滿香樓已經收拾好了,那個女的還是很識趣的。”陳曦笑了笑說道,前天給對方下了一個通知。昨天那里從上到下就換了一遍。度之快陳曦都有些覺得不好意思。

    “但那里以前是青樓啊!”糜竺苦笑著說道,陳曦果然不按常理出牌。

    “怕什么,以前北一街還是荒原呢,真是的,走了,你不說我不說,那群商人哪個敢開口,你覺得張氏會在意那里是青樓?還有甘夫人可能能知道?”陳曦滿不在乎地說道。誰敢說誰就出局。

    糜竺苦笑,他敢肯定那間現在改成茶樓的滿香樓絕對有陳曦的算計。他算是明白了陳曦最愛做的事情就是布置閑棋,至于閑棋什么時候會用上,除了陳曦自己天知道!那根本就不是正常人做的事情好不。

    “算了,實話給你說吧,那個青樓的老媽媽算是一個識趣之人,之前不是給你說過,我要給奉高刷點文化氛圍,將豫州士子抓過來就是為了這個做準備的,而這個女的那么識趣,我不介意給她一個機會。”陳曦笑了笑說道,他能說那女的動作太快,太聽話,讓自己不好開口將人家遷走嗎?就給了一個暗示,人家連夜從上到下,里里外外全部換了人。

    “這……”糜竺這下更不好說什么了,也只能漠然的點了點頭,至于聽懂聽不懂那就那回事了。

    滿香樓那個老媽媽識趣的讓陳曦都有些無奈,太識趣了,太果斷了,沒有一點猶疑,正因為這樣陳曦也才打算庇護一下對方,將人家的生意毀了,也不能斷了人家的活路,在那個地方開場子的話,以后整個奉高的大小商人都會顧忌一下。

    至于以后做什么陳曦已經想好了,反正現在這種貧乏的精神生活,不論是讓她找人說書,還是讓她找人演戲都很有前途,話說陳曦比較傾向于演戲,畢竟滿香樓女的太多了,隨便湊湊就能湊出幾個班子。

    搞不好以后還能出上一兩個名角,這可比以前的生意好的太多了,外帶還能刷一刷文化氛圍,至于人家要是互相看對眼了,自薦枕席那就沒話說了,果然滿香樓還是需要開分點的……

    至于以后有人強要什么的,陳曦覺得嘛,什么時代都有這種事,不過做這種事情也要經過一下大腦,想必在奉高城沒人敢在那里胡鬧,陳曦自覺到了奉高就算是曹孟德跑來耍流氓他也能鎮住場子。

    陳曦進了滿香樓這件事很快就擺在了各大商人的桌面上,就如同現在的張氏面前也擺了這么一個情報。

    “妹妹到時和我一起去吧。”張氏從一旁拿出一張紙質請帖遞給甘氏,作為特權人士她已經早早的拿下了請帖,至于上面的地點并沒有填寫,估計當時陳曦還沒有想好。

    甘氏最近變得大氣了不少,至少不再像之前那樣畏懼張氏了,笑著接過請帖,然后給張氏添滿茶水,“姐姐到時記得來叫我,畢竟沒有夫君的同意,我不好出家門。”

    張氏笑了笑,甘氏畢竟出身于小門小戶,有些事情上面做的并不出色,雖說現在逐漸有了底氣,實際上差的還是有些太遠,請帖既然能落到她的手上,便已經說明劉備同意了,只要去請示一下劉備自然就會得到應允,而讓張氏帶她出去,在大戶人家看來本就是不懂禮節!

    【唉,傻妹妹啊,好在劉玄德也算是仁德之輩,出身低微并不注重這些禮節,你算是躲過了一劫,但是隨著劉玄德身份地位不斷的拔高,還能一直容許嗎?也許劉玄德能容許,他手下的人會允許嗎?】張氏看著在那里小心翼翼喝著茶水的甘氏感嘆道。

    【陳子川會留下這樣的漏洞嗎?兩方制定下來的規則,為什么恰恰會加上甘氏?沒現她有什么特質的地方,除了能算得上是賢良淑德的心性并沒有什么其他的特質了,為什么要加上她。】

    張氏有些好奇的盯著甘氏,為陳曦那家伙會特意照顧一個基本等于花瓶的少女?閑的無聊?張氏第一個不信,陳曦在她這里已經化作妖孽了,再閑也不會忘了算計,怎么可能會去做沒必要的事情?(未完待續。。)

    ps:票票~求票票~
刮刮乐怎么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