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學迷 > 歷史軍事 > 神話版三國 > 第一百九十六章 軍師讓我來一定是有深意的……
    在海上驗證了三個月的甘寧終于放心了樓船六代的戰斗能力,然后還沒等他轉回長江去暴揍那些當初和他一個級別的**水匪,陳曦的文書便傳了過來。

    沿海北上運輸物資給公孫瓚,外加送一個人外加少數親衛去幽州給公孫瓚幫幫忙,保證公孫瓚人身安全。

    看到這消息,甘寧就是一個郁悶,他可是海軍總管,好不容易現在將船弄好了,剛想過過向打誰打誰的生活,怎么現在又要改作運輸大隊長了?這可真是一個不幸的消息!

    回頭看到還要運送一個人過去,甘寧就更郁悶了,他自覺自己也能6戰啊,自己也是一個高高手啊,保護公孫瓚這生意他也能做啊,為什么要落在別人身上,咱錦帆賊可是響當當的可以水戰,可以海戰,可以6戰的稀有兵種,這也太看不起了吧。

    不過軍令終歸是軍令,甘寧雖說有些無奈還是給接了,畢竟養軍千日用在一時,不滿先擱在心里,事情辦了再說,于是揚帆起航,沒過幾日就到了青州,而在青州東萊沿海的地方太史慈已經等候了良久。

    甘寧和太史慈也是第一次見面,不過嘛,明顯甘寧很不爽為什么太史慈能混到主戰場,而自己只能干運輸,自己這么大一個艦隊,手下三千多人,居然不去和人開戰反而去搞運輸,這讓甘寧覺得非常丟臉。

    這種事情到最后只能用拳頭來解決,很明顯雙方都是半斤八兩。兩場大戰下來,甘寧和太史慈兩人英雄惜英雄握手言和,再無之前那種針尖對麥芒的感覺了。

    于是甘寧也不再言其他。裝滿物資之后又載了一千太史慈的士卒,至于地方怎么來,很簡單,少帶點食物和淡水唄,反正甘寧的順手牽羊已經點滿了,他已經做好了隨時靠岸劫掠一下冀州的準備。

    對于這一方面太史慈也是毫無壓力,畢竟趙云走后他和臧霸就是青州防衛冀州的最高長官。于是他帶著臧霸和張頜高覽打了都不知道多少次的局部戰爭,打來打去到現在太史慈直接就認定冀州是敵人,搶敵人完全無壓力。就食于敵本就是兵法戰略中心之一,應該的!

    “子義,聽說你是去協助公孫伯圭的,不過我可聽說顏良文丑二人可都是內氣離體的高手。要不要我幫忙?北地的高手我可很有興趣稱稱斤兩。”甘寧和太史慈靠著船舷有一搭沒一搭的聊著沒影的事情。

    太史慈左右盯了一下。眼見無人于是小聲說道,“興霸,老實告訴你,其實我不是去協助公孫將軍的,軍師讓我去是在形勢不妙的時候帶著公孫將軍突圍,軍師給我的信里面已經說的很清楚了,他不看好現在形勢大好的公孫將軍,所以才讓我去。并且讓我留意袁紹軍。”

    “你沒開玩笑吧。”甘寧一怔,然后小聲的問道。

    “沒有。軍師的信上就是這么寫的。”

    “我怎么就看不懂呢?要是算到公孫將軍有問題為什么只派你一個人過去?他們到底是怎么想的?頭疼啊,有誰能告訴我怎么回事嗎?”。甘寧抓狂的說道,畢竟給公孫瓚運送物資也不是一次兩次了,他和幽州的官員都混了一個眼熟,在他看來幽州和青州屬于同盟,為什么猜到了公孫將軍有可能失敗,卻不派出大軍幫忙?

    “我哪知道?”隨后太史慈撓了撓頭思考了一下又開口的說道,“不過我聽子龍說過公孫將軍為人傲氣,不屑于接受別人的幫忙,所以帶的人太多的話,公孫將軍可能會反感,想來派我去也就是為了提一個醒,公孫將軍畢竟實力強大,就算輸了一時,也沒有什么。”…

    甘寧沉默,但是面上神色不斷的轉換,良久之后甘寧面上浮現了一抹喜色,隨后喜色越來越重,雖說大笑了起來,他覺得自己總算是明白了陳曦為什么要讓他去送太史慈了。

    “興霸你笑什么,這么開心的。”太史慈好奇的問道。

    “哈哈哈,我猜到軍師的想法了。”甘寧興奮地說道,就說怎么會沒有仗打,原來這次就是上戰場啊!

    “說來聽聽?”太史慈也是一喜,之前百思不得其解,現在有人想通了自己也就能明白了。

    “子義,可知我是什么官職?”甘寧傲氣的一指自己的胸膛問向太史慈。

    “海軍總管啊。”太史慈不解的回答道。

    “是啊,我是海軍總管,總管一切海軍事務,可以自進行出兵,對于海軍有絕對的控制權力,讓我帶著你去幽州幫公孫將軍,你沒兵,但是我有啊!”甘寧興奮地說道。

    甘寧自以為自己已經弄明白了陳曦的布置,所謂的讓太史慈獨自去護持公孫瓚,實際上就是一個借口,有了這個借口還有運送物資,自己不就能恰好出現在該出現的地方嗎?

    “啊?”太史慈一愣,隨后傻傻的看著一臉興奮的甘寧,他有一種感覺,甘寧估計是想錯了,但是等甘寧拿來地圖的時候,不管太史慈有多么懷疑,都需要思考一下了陳曦是不是真得那么想的。

    “怎么樣是不是一個好機會!”甘寧興奮的指著界橋問道,“看這水路不正是為我準備的嗎?只要一夜我就能斷了他的糧道,讓他不戰而退!”

    太史慈的戰略和甘寧一樣都不是很好,但是這種斷人糧道的做法所有人都知道很好使,而且甘寧現在說的這個方法可行性怎么說呢?太史慈拿不穩,玩得好袁紹不戰而敗,玩的不好所有人都會陷進去,畢竟這已經屬于嚴重的深入敵后了。

    “我敢保證軍師一定是這么想的,畢竟要不是這么想也不會讓我送你去幽州,就子義一個人,坐別的船更加不顯眼,軍師讓我這個有決斷權力的主管送你去肯定有深意的!”甘寧得意非常的說道,這種看起來非常危險的任務嚴重刺激著他的激情,太符合他的熱血了,至于危險,那是什么?

    太史慈還真不好辯駁,畢竟甘寧說的太有道理了,要是為了送他為什么一定要讓這個有自主決斷權力的海軍主管親自來,幽州到青州的海船不少,再說就算是走6路大概也沒人能認識吧!

    “大概軍師還真是有這個意思吧……”太史慈木然的承認了甘寧的想法,誰知道軍師怎么想的,本身就屬于奇謀的典型人物,而且甘寧對于這種危險的差事甘之如飴,說的不定軍師故意沒說,就是為了讓甘寧多動動腦子,軍師不是經常說,計謀要考慮對方的性格,說不定軍師就是特意考慮過了……

    ps:求二十四小時的訂閱啊,訂閱啊,訂閱啊。

    。,
刮刮乐怎么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