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學迷 > 歷史軍事 > 神話版三國 > 第三千零七十一章 打個招呼
    “走了嗎?”臧霸詢問一旁用秘術偵查的斥候,雖說因為大雨的阻隔,正常的偵查方式基本已經失效了大半,但是漢軍這邊畢竟開發出來了光影掃描的秘法,下雨可是阻隔不了這手段的。

    “是的,將軍!”斥候看了看光影之中已經朝著東邊離去的戰船點了點頭,“已經走了,看起來對方應該只是試探一波,不打算和我們硬拼,這是一個好消息。”

    另一邊董昭收到消息之后長嘆一口氣,和他估計的一樣,長水營加臧霸在這種地形上,一般不會有軍團進行挑釁,但反過來說,陳到那邊的壓力又要增加幾分了,想到這一點,董昭不由得感嘆連連。

    【李文儒真的不怕將陳叔至壓垮嗎?距離極限真的已經很近了,一旦那邊出問題,損失的可不光是陳叔至啊。】董昭默默地想到,隨后嘆了口氣,不再思考,所有人都做好自己該做的事情,那就可以了。

    不過這件事的出現,也讓董昭心下生出了些許的急切,不由得催促著大軍盡可能的急行,畢竟局勢也到了這一步,接下來陳到與蒙康布主力的碰撞基本已經注定了,勝敗也只會在那兩人之間出現。

    “董先生,您看起來有些煩躁,發生了什么事情嗎?”黃敘不解的看著董昭詢問道,就算是他現在都能看到董昭神色的變化。

    “只是在思考一些東西而已。”董昭看了看率領著長水營的黃敘,相比于曾經距離死亡只有一步之遙的黃敘,現在的黃敘顯得凌厲非常,哪怕是在黃忠的麾下經常被黃忠收拾,但隨著時間的流逝,黃敘也逐漸具備了一些良將才有的特質。

    “哦,我繼續加派人手,用秘術盯梢,避免被人阻擊。”黃敘也沒有追問的意思,很自然的岔開了話題,然后繼續了自己的工作。

    這一路行來,主要防備的對手已經走了,但是還有一些不長眼的海盜,水賊出現,這個時候就需要長水營進行超遠距離進行打擊,全滅這種事情可能非常艱難,但是這種攻擊方式足夠震懾住絕大多數的軍團,尤其是在雨季這種道路為洪水所覆蓋的時候。

    西側李優在高韋里河下游的河道的邊緣等待,這里必須要處理,否則等臧霸等人過來的時候,朱羅王朝才發動攻擊的話,那就是一個巨大的麻煩,和其他地方不同,這條河本身是通往朱羅王朝的,也就是說對方所能沿河派遣的精銳不會太少。

    更重要的是因為船運的原因,從這里出現的敵軍規模不會太小,更重要的是極有可能會有一個雙天賦軍團摻入其中,雖說隨著帝國之戰的開始,雙天賦超精銳已經不再具備決勝的資本,但能達到雙天賦的軍團,在任何戰場上都會有著一定的威脅。

    無法判明朱羅王朝的情況,也就意味著應對會偏向于保守,李優也無法改變這一事實,除非他不想穩定的獲得勝利。

    “來了啊。”李優看著黃忠綻放的光影秘術不由得松了口氣,一直等待的話,他心頭的那根弦會繃得特別緊,對手出現之后,不管是出乎預料的強大,還是出乎預料的弱小,都比這么一直等待要好。

    “是的,敵軍來了。”黃忠的神色逐漸凝重了起來,雖說他相信李優的判斷,但是在這里等到敵軍的到來還真是出乎了黃忠的預料,而且這個規模怕是不需要三四萬人了吧。

    “這個規模,不出意外的話,里面應該是有一個雙天賦的,黃將軍,接下來就靠你了。”李優嘴角上劃,帶著些許的微笑說道。

    黃忠有些頭大,自己就不到一萬人啊,對面三四萬人,還有雙天賦領頭,我除了一個不能近戰的射聲營,剩下的都是刀盾兵啊。

    “放心吧,只要守住一段時間,勝利就是我們的了。”李優側頭看了一眼黃忠說道,“我會盡可能快的給你找出地方主將的位置,然后用射聲營狙殺掉就是了,登高望遠的好處就在這里。”

    說完之后,李優直接展開自身龐大的精神量,十幾里范圍之內,天空之上的烏云全部被李優清除,一個巨大的空洞出現在了天空,陽光從烏云的空洞之中散落了出來。

    原本就在烏云之中撕開一條豁口,用來避雨的李優,隨著這一手展開,整個軍團就像是在昭示自己的位置一樣,原本尚未發現漢軍的朱羅斥候,這個時候就算是想要裝瞎子都不可能做到了,更何況,他們很快也就會進入這片光圈撕碎烏云的區域了。

    “全軍戒備,準備登陸,刀盾兵在外圍進行防護。”朱羅王朝的悍將班伽羅神色凝重的看著天空之中那個空洞,之前蒙康布在朱羅王朝的時候再三強調漢軍具備掌握天象的能力,之前還有實感,這一次終于了有相關的認知,這個能力真的是非常的恐怖。

    班伽羅算是卡里卡拉的左右手,能力也非常靠譜,哪怕是放在帝國之中也算是上得了臺面的那種將校,只是因為受困于朱羅,眼界并不寬廣,好在這一次踏出了國門,很多事情有了新的認識。

    然而卡里卡拉進入無雨區開始嘗試登陸,在接近岸邊的時候,天空突然落下了一片箭雨,威力極大,甚至某些箭矢更是釘穿了船艙,李優命令士卒呆在高處可不光是為了躲雨,還有一部分原因就是為了這個時候做準備,渡河?想的美!

    班伽羅看著被逼退的朱羅精銳,面色陰沉,隨著第一批次撤回來的士卒拿著一面被一根箭矢扎透了的盾牌,班伽羅的面色凝重了很多,他們也是婆羅門體系下的國家,職業細化也是有的,而且在這個時候還沒有徹底落寞,鑄造業也處于世界上游。

    自然手上的武器裝備不可能是水貨,而且這一戰本身就是為了打響自己國家的名聲,不管是卡里卡拉,還是班伽羅拿出來的軍團之中至少有一半都是他們國家的精銳。

    雖說其中難免還有一半是濫竽充數的,但總體而言的話,還是相當靠譜的,手上的裝備也都算是非常不錯,沒有什么弄虛造假的成分。

    “釘穿了盾牌?”班伽羅慎重的看向之前箭雨飄飛過來的方向,雖說天空還有水霧阻隔,但是隱約之間,班伽羅能看到遠處那片不太高的山丘,毫無疑問,對方就在那里。

    “箭矢的質量非常高,用鋼很足。”班伽羅看著三棱錐的箭頭,皺了皺眉頭說道,“漢帝國這么富碩嗎?而且大規模使用這種箭矢的話,對于工匠的要求也有些過高了。”

    這個時期因為世界鑄造水平的問題,箭頭一般都是扁平的菱形,當然陳曦不計算在內,這家伙一開始也用的是菱形,后來改成三棱錐了,工藝難度和造價確實是上升了,但對于陳曦而言當然是毛毛雨了。

    簡單點的說法就是,漢軍現在用的箭矢,只要是箭矢就有破甲效果,最多就是破甲程度高低的問題。

    班伽羅和普通將校有一點很不同,這個時代在正史是朱羅王朝擴張的年代,是一個王國迅速在版圖上膨大三倍的時代,因而同時期的將帥能力更為靠譜的同時,也多是多面手。

    班伽羅對于鑄造和軍械有著相當的了解,以小見大就知道漢帝國和朱羅王朝完全不在一個層次上,光一個箭矢的箭頭問題,朱羅王朝就算是能解決,也很難批量生產,更重要的是一根這樣的箭頭,至少能造三根之前那種扁平的箭矢。

    “用艦船尋找口岸進行登陸,刀盾兵進行防御,瞭望手進行觀察,確定敵方準確的位置。”班伽羅壓下內心對于漢帝國的敬畏,下達了新的命令,實際上這個時班伽羅已經清楚漢軍的大致位置了,也清楚了超視距這個概念所代表的意義了,漢軍很強。

    【就是不知道漢軍到底規模多大,如果有個三萬人的話,接觸之后直接撤退,我們本身是來占便宜的,不是來拼命的,能進行之前那種打擊的弓箭手軍團必然是雙天賦,我這邊就算是同樣有一支雙天賦,也不能隨便使用,對方先天優勢太強了。】班伽羅遠遠的看向那個被云霧遮擋的位置嘆了口氣想到。

    朱羅王朝還是有點底子的,畢竟是一個正在崛起的王朝,可再有底子也不是他們可以和帝國放手一戰的底氣,就像卡里卡拉包藏禍心一樣,班伽羅其實也傾向于作壁上觀,確定漢室和貴霜哪個更強之后,去當對方的屬國,等待時機來臨再行下手。

    帝國到底有多強,光看漢軍橫推整個恒河中下游就能感受到,要知道卡里卡拉在準備下手攻打恒河中下游的時候,可是準備好了五到十年的時間慢慢去磨的心理準備,結果漢軍一支偏師,就這么橫推了過去,雙方這戰斗力根本就不是一條水平線上的好吧。
刮刮乐怎么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