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學迷 > 歷史軍事 > 神話版三國 > 第兩千九百四十五章 大義孝悌
    公孫續自己也明白自己父親的思維模式,但是在當前這種情況下,到底是什么重要?

    公孫續想了很久,最后想通了,誠然我父活著這個時候肯定拉一把,沒問題,我也愿意為諸夏一體做貢獻,也認同我父的意志,這些都是我公孫家的誠意,那么袁家也拿出你們的誠意。

    沒特別的要求,你袁家家主袁譚給我過來,來我父親面前三拜九叩,作完這些,我公孫續給你們袁家神速白馬。

    我公孫家可以為諸夏一體犧牲,那么你們袁家也要拿出足夠的誠意,這個世間沒有平白無故的付出,想要什么,就要付出什么。

    我認同我父親為華夏征戰,誅殺胡虜的意志,所以我可以給你們這些為諸夏擴土開疆的諸侯神速白馬的練兵之法,我相信我父親活著也會這么做,也愿意為國家盡上這一份力量。

    同樣身為子嗣,百善孝為先,袁家想要可以,三拜九叩于我父墳前,練兵之法給你,以后我們雙方見面該動手,繼續動手,有仇報仇即可,給你兵法只是看在諸夏的面子上而已。

    我們之間沒有交情,三拜九叩只是你從我父親手上獲取而已!如果連這一點都做不到,那么就不要再說那種話。

    早在之前不斷有人來說和的時候,公孫續就已經有了一些想法,他能看的開,繼承了自家父親愛恨分明的特點,公孫續自是能看開這件事,但同樣公孫續能看開也需要一個前提,那就是袁家先拿出誠意。

    殺父之仇不共戴天,這一點我們都知道,別的話沒有,從我這里拿走這東西沒可能,我同樣認同我父親會教授給你們練兵之法這一事實,因而只要你在我父墳前三拜九叩,我代我父親給你練兵之法。

    只是這一過程之中,你做好身死薊城的準備,公孫家就在這里,我代我父給你練兵之法是為了全我父諸夏一體的大義,我殺你是為保全華夏千年的孝悌之道,沒有多余的意思,就這么簡單。

    想通了這些,公孫續起伏動蕩的內心自然安定了下來,你袁譚想要就來,我公孫續剛好少一個殺你的機會,你人在東歐,我公孫續要支撐公孫家分身不得,只能努力發展,以待機會降臨。

    可你要來了薊城,我公孫續還不下手,我公孫續努力發展公孫家的意義何在,你敢來,我就敢殺!

    說起來袁家本體其實距離公孫家并不遠,但是公孫續并沒有去那邊搗亂的意思,因為古代的邏輯是父債子償,袁家又沒滅公孫家滿門,公孫瓚的兒子要報仇正兒八經也就是找袁紹那一系。

    袁紹有好幾個兒子,但是按照宗法,現在袁譚才是正統,反過來說就是,袁譚接收了袁紹所有的資產,同樣也就接受了袁紹曾經的一切因果,要報仇,找袁譚那屬于所有人都認同的事情,但是找袁熙,袁尚,袁買,那就有些起伏孤兒寡母的意思了。

    當然也不是沒出現過這種情況,只不過這個時代還是講究臉面的,所以公孫家和袁家大本營雖說離得不遠,但是公孫續要下手的話,最正確的選擇,其實還是袁譚。

    這也是公孫續為什么說是讓袁譚來三拜九叩,自己代父親全諸夏一體的大義,其他人來都不夠資格。

    想通了這些之后,公孫續再無絲毫的迷茫,神色平靜的看向劉虞,而劉虞眼見公孫續再無動搖,當即換了一種詢問的口吻。

    不過公孫續倒也沒有懷疑劉虞有什么不良想法的意思,只是以為對方聽到了一些風聲,所以借著這次上香的時間過來問兩下。

    年輕公孫續完全沒想過,劉虞其實也是被袁家說動之后,請過來進行說和的成員,雖說當時拿了金礦的許攸非常清楚結果如何,但他依舊選擇了推進這件事。

    走到當前這一步,對于許攸來說,有些私仇和算計也到了結的時候了,這次之后,袁家自是拿不到白馬,可也足夠讓其他人明白什么叫做諸夏一體,什么叫做步調一致,綁架公孫家?笑話!

    能在東歐平原縱橫不敗的騎兵除了白馬,還有越騎,何必低三下四的找那么多人來通氣,甚至鬧到近乎人盡皆知的程度!

    有些事情到了了結的時候,三拜九叩而已,又不是拜你公孫續,當年給公孫瓚收尸,風光大葬的可是袁紹,沒有昏庸的袁紹可是承認了公孫瓚的功績,并借此收攏了民心,死后哀榮可不是亂說!

    自然對于袁譚而言,祭奠公孫瓚并沒有任何問題,而且白馬義從能得到最好,得不到也無所謂,反倒是去薊城這一點非常危險,不過正因為危險所以才要去,同樣也正因為危險才能了結之前所有的一切,不僅僅是對于公孫家而言,而是對于整個天下世家而言的。

    否則袁家何必將這件事鬧到這么大,要通氣的話,袁家找不到靠譜的中人,非得幾次三番的前去說和?

    難道袁家的謀臣蠢到了連這種事情都不知道,怎么可能!

    劉虞聽著公孫續的話,心知這件事已經不是他能再繼續接手的了,因而也沒再多說什么,只是點了點頭表示此法可行。

    公孫續也長舒了一口氣,他就怕這話說出來,連劉虞這個年年來給他爹上香的人都認為不行。

    “就依此法吧,哪里只有公孫家付出,袁家不低頭這種好事。”劉虞端著茶盞緩緩地說道,原本心中的說辭也整理的七七八八,不再打算勸說,公孫續已經做出了答復,他也不需要再給袁家當說客了。

    “我隨后就會放出聲去。”公孫續聞言點了點頭說道,有了劉虞的認同他這邊也安心了不少。

    “放出聲去就行了,也別和袁家隔空斗法了,沒什么意思,袁譚能來最好不過,不能來也別提這件事了,對雙方都有好處,見面了下手那是孝道,沒見面就出手,只能讓別人撿便宜。”劉虞平淡地說道,說實話,這話還真是為了公孫續進行考慮的。

    “嗯,我知道了。”公孫續拱手一禮,表示自己受教了。

    “不過你做好心理準備,你如果這么放出聲的話,袁譚很有可能親自過來的。”劉虞很是鄭重的告誡道,袁家的攤子到底有多大劉虞不知道,但是袁家能搞的紅紅火火,作為家主的袁譚該有的氣魄絕對不會太差,三拜九叩這種事情,只拜公孫瓚的話,袁譚未必不會做。

    “他未必敢來啊,我就在薊城。”公孫續搖了搖頭說道,“我只說了在他袁譚來到薊城三拜九叩之前不出手,并沒說過他作完這些之后不出手,他不可能聽不出來這話的意思。”

    “話是如此,但是以我之見袁譚回來了,而且你如果不動用大軍的話,拿不下對方的,而動用了大軍就過了。”劉虞搖了搖頭勸解道,公孫續對袁譚下手的話,卑鄙一些也沒人說,畢竟父仇就在那里,但動用私兵和動用公器是兩個概念。

    前者公孫續做的再過,最后劉備都會站出來給公孫續收拾那個爛攤子的,但是后者的話,公孫續一旦動用了軍團,那么恐怕就是劉備也很難保住公孫續了,畢竟動兵的條件是什么大家都清楚。

    公器私用這種事情,是犯忌諱的,有其實是調動大軍這種事情,一旦做了,就算是劉備恐怕也只能保住公孫續本人。

    “……”公孫續聞言面色一沉,他確實是想過動用薊城外的那個整編軍團,等袁譚三拜九叩之后,將袁譚弄死在自己父親墳前,但是劉虞現在這么一說,公孫續才反應過來,動用私兵,鬧得再大,也是孝道,而動用了軍隊,那就過線了。

    “收手吧,袁譚來不來是兩說,如果來了,他三拜九叩之后,你動用其他手段都無所謂,軍團絕對不要動,私仇是私仇,在這件事你做的過一些,其他人都能理解,甚至違約別人都能看得過去,但動用了軍隊,公孫家怕是完了。”劉虞嘆了口氣說道。

    “多謝大鴻臚指點。”公孫續在劉虞的點撥下也明白這件事不能這么干,反應過來之后對著劉虞又是一禮。

    “不必,伯珪就你一個兒子,我能幫忙的話,還是會盡力幫忙的。”劉虞擺了擺手說道,“袁譚以我之見,來的可能性很大,你提前做好你的準備,到時候出手與否就看你了。”

    “我肯定會出手。”公孫續神色執拗的說道。

    “這點我沒什么好勸的,雖說我希望你將公孫家做大做強之后再做這件事,但畢竟有令尊之事在前。”劉虞嘆了口氣說道,看起來確實是理解了公孫續的思維模式,公孫續大為感動。

    “就這一次,如果這次袁譚來了,我在薊城都拿不下袁譚,那么我也不說什么多余的話了。”公孫續聞言沉默了良久之后,緩緩的說道,他也明白,這個時候如果拿不下袁譚,以后應該是沒希望了。
刮刮乐怎么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