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學迷 > 恐怖靈異 > 馭房有術 > 第4193章 雕羽
    大祭司云基爾見到少主妮妮這些人,都將矛頭對準自己,似乎認定兇手就是他。云基爾還是火了,怒聲叫道:“既然你們都咬定我是兇手,那就一起放馬過來吧!”

    “好!我跟你拼了!”妮妮第一個叫了起來,瞧這意思,就要動手。

    “等等!等等……”巴瑟隆見狀,急忙阻止,高聲說道:“我有幾句話想說,就算動手,也得等我把話說完吧!”

    見他這般說,烏蘇太叫道:“巴瑟隆,你還想說什么!”

    誰都知道,在這個地方,大祭司云基爾的實力應該是最強的。可是殺父之仇,殺死部落酋長的深仇大恨,卻是誰也不能忍的。哪怕是拼個全軍覆沒,也不可能退縮。

    巴瑟隆先是掃了眾人,跟著說道:“畢思邦酋長夫人,妮妮,烏蘇太,還有畢思邦家的人,我知道你們現在十分的悲痛,也十分的憤慨,并且認定害死畢思邦酋長的兇手就是我們巴瑟隆家的人!可是你們有沒有想過,我們部落的人,昨天都住在山腳那邊,我又是有傷在身,加上我本身又不是畢思邦的對手,在我們部落能夠有資格打傷畢思邦的人,只有云基爾一個。如此一來,問題就出來了,云基爾是怎么知道畢思邦昨天會在神獄,而不是在自己的帳篷里!云基爾想要查看畢思邦的行蹤,絕對不會是那么容易的,再者就是,云基爾即便有實力殺掉畢思邦,也不見得就能全身而退,你們都看看云基爾,他像是有所損傷的樣子嗎?”

    聽了這番話,在場的眾人,多多少少也覺得在理。特別是張禹,認為巴瑟隆的話特別有道理。

    原因很簡單,那就是外面的四具尸體。尸體顯然不是死在山洞門口,是死你前面的樹林里面,然后被人拖回洞口的。如此一來,問題就出現了,這四個看守洞口的人,為什么會去到樹林中,被人一并干掉,又給拖回來。

    這個細節,絕對是此次殺人案件的關鍵所在。

    眾人的目光,現在都落在云基爾的身上,不住地打量著云基爾。云基爾倒也是泰然,他緩緩地說道:“諸位,正如我們酋長所言,畢思邦家的人,懷疑是我殺了畢思邦酋長,也不無道理。可是我認為,咱們是不是應該先查看一下畢思邦酋長的尸體,確定一下畢思邦酋長的死因。單憑這胡亂指認,未免有些武斷了吧!”

    “我覺得巴瑟隆酋長和云基爾大祭司說的還是有道理的,真的是應該先確定一下畢思邦酋長的死因,然后再來確定誰是兇手!”賴斯酋長說道。

    京東安酋長也跟著說道:“我也這么覺得,先檢查畢思邦酋長的死因都確定兇手的第一關鍵。另外還有就是……畢思邦酋長夫人,我想問你一件事,那就是畢思邦酋長昨天是什么時候來到這神獄的,又是因為什么來到神獄?”

    “我丈夫是昨天夜里來到神獄的,他說巴瑟隆和云基爾突然到此,有可能不懷好意。加上又有外來人入侵,所以我丈夫才決定當晚到神獄修煉,希望能夠盡快提升修為。”酋長夫人說道。

    “我們不懷好意……”巴瑟隆無辜地說道:“我們這次來到你們畢思邦家,也是為了咱們大家的利益著想,擔心咱們各部落被外來人逐個擊破!就好像都牞部落,整個消失,難道大家都想跟他們部落一樣么!”

    “巴瑟隆酋長,你也少說兩句。”賴斯酋長說道:“畢思邦酋長夫人,請問你有沒有驗看過畢思邦酋長的尸體?”

    “還沒有,我一看到我丈夫的尸體,登時就懵了。”畢思邦酋長夫人說道。

    “那你是什么時候看到畢思邦酋長的尸體的?”賴斯酋長又道。

    “就在剛剛不久前,有人前來稟報,說是賴斯酋長和京東安酋長已經到來。于是,我趕緊帶人來到神獄,通知我丈夫,不想一到洞口,就看到四個護衛全部死掉。當時就讓我一陣緊張,等進到神獄,就看到我丈夫已經死了。然后,我馬上讓人出去通知大祭司。”酋長夫人說道。

    “原來如此。”賴斯酋長點了點頭,說道:“那現在,閑雜人等先出去等候,各部落只留酋長和大祭司在此驗看畢思邦酋長的尸體。當然,畢思邦酋長夫人和妮妮少主、烏蘇太大祭司都可以留下。其他人么,也要先出去。”

    奎琳等人馬上看向妮妮,妮妮也知道,留下他們沒有什么用,因為這些人的實力,充其量只是炮灰,根本不是人家的對手。

    妮妮少主說道:“你們都先出去吧。”

    另外三家的酋長也示意隨同之人出去,張禹作為一個嘍啰中的嘍啰,雖然有心瞧瞧畢思邦的身上到底有什么傷勢,奈何身份如此,只能跟著奎琳他們一起出了山洞。

    張禹隨著大流出了山洞,這地方說來也怪,周邊都是白色光霧,好似白云一般。可洞口那里,卻是十分的明顯,不需要多找,一眼就能看到。

    在走出山洞的一刻,同樣會眼前一黑,但跟著就能看到山洞外面的景象。

    如此形態,真的好像是一個陣法,可張禹明白,這絕對不是一個陣法。為什么會是這個樣子,連他也無法理解,連他也無法說清。只是張禹能夠斷定,這個地方一定是別有玄機。無奈自己根本沒有資格留下查看。

    眾人出了山洞,沒有一個離開的。因為這樣,張禹也不可能一個人走進前邊樹林,查看守衛山洞的四個土著到底是死在什么地方。

    不過,這些人雖然沒有離開,卻也少不得到邊上查看一下,躺在地上的四具尸體。

    很快,就有一個人說道:“這人好像是被雕羽殺掉的!”“沒錯,我這邊這個也是被雕羽殺掉的!”“我這邊的也是。”“這個也是。”“都是被雕羽殺掉的?你們說,殺死他們的會不會是同一個人!”“我覺得有可能!”“雕羽在海上很少,而且有資格佩戴雕羽的人可不多!”“殺死他們的人,應該是某個部落里面很有身份的人!”“你這話什么意思,我們大祭司絕不是兇手,昨晚我還看到他了呢!”“我也沒說是你們大祭司干的,你那么緊張,那么著急解釋什么!”……
刮刮乐怎么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