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學迷 > 都市言情 > 覆手繁華 > 第一百七十二章 舊友
    沈昌吉被氣得咬牙切齒,那個該死的謝長安也不知道是聽了誰的話,竟然一心一意地處理起衙門里的事務來。┡文 學┡『迷WwんW.WenXUEMi.COM

    想到這里,他冷笑一聲。

    還真是不將他放在眼里,沈昌吉拿出了身邊的令牌,用這塊令牌他可以調動地方布防的軍隊,顧瑯華不是仗著有韓璋和閔懷撐腰在杭州為所欲為嗎?他倒要看看他們兩個會不會為了一個小小的顧瑯華,就公然跟皇上作對。

    只要他保證絕不會空手而歸,他就能行使他手中的權力。

    沈昌吉揚起眉,看來許氏說的話有幾分是對的,如果不是許氏,他也不能確定那個顧瑯華有問題,不是許氏他也不會花這么多心思在顧瑯華身上。

    “不用再盯著顧家了,”沈昌吉忽然道,“如果他們想要耍花樣,這幾天你們東奔西走的時候他們已經做了。”

    下屬有些驚訝。

    沈昌吉很熟悉這種感覺,被人牽著鼻子走,只會越來越被動,說不定顧家已經達到了目的。

    沈昌吉沉默下來,所有人都悄悄地退下去,因為他們知道,大人一定已經有了安排。

    ……

    顧家。

    顧老太太的床邊點了兩盞燈,將周圍照得通亮,瑯華縮在床上,緊緊地靠著顧老太太。

    顧老太太的臉色在燈光的映照下顯得有些蒼白。

    “祖母。”瑯華輕輕地搖著顧老太太的手。

    顧老太太卻沒有說話,也沒有動。

    瑯華頓時慌張起來,立即坐直了身體,看向顧老太太。

    顧老太太坐在那里不言不語,沒有任何的表情。瑯華心里一顫,頓時后悔,她不該將父親的事告訴祖母,就像丁掌柜說的那樣,祖母的病才有了好轉,怎么經得起這樣的沖擊。

    “祖母,”瑯華聲音有些顫,“您可別嚇我。”

    顧老太太終于回過神來,抬起了眼睛,那雙久經世事的眼睛里蓄滿了淚水,“好孩子,祖母沒事,祖母只是在想,幸虧我沒有死,否則在九泉之下你祖父一定會埋怨我,竟然糊里糊涂地過了這么多年,連你父親遠在西夏都不知道。”

    顧老太太伸出手來去撫摸瑯華的頭,慈祥地笑著慢慢地將眼淚吞了回去,她真是老了,否則怎么會將這個家守成這個樣子,活到了這把年紀,才明白為什么父母臨死前會一遍遍向孩子們交待家里的事,并不是不放心孩子,而是不放心自己,不放心自己存了幾十年的家底,交到孩子手里,到底會成為他們的助力,還是拖累。

    她將瑯華養成了顧家的當家人,想著將來萬一瑯華不喜歡6瑛了,就由顧家長輩做主挑個品行好,瑯華喜歡的入贅進顧家。

    卻沒想到,她交給瑯華的并不是厚厚的家底,而是一副重擔。

    外有強敵,內有家賊,一步走錯就會有性命之憂。

    “瑯華,”顧老太太道,“你后悔嗎?如果迷迷糊糊過一輩子,不管外面風風雨雨,或許會更輕松些。”

    瑯華搖了搖頭,“能輕松幾年呢?”她很清楚顧家的處境,前世四叔一家遭難恐怕也與皇城司有關,這個秘密不是不理睬它,它就不存在,“祖母,一切都會好的,顧家,父親,都會好的。”

    “但愿如此,”顧老太太緊緊地拉著瑯華的手,“那個人真的說你父親還活著?”

    瑯華道:“是,我父親還活著。”

    還活著。

    顧老太太臉上又浮起笑容來,她活到這把年紀,竟然還有機會又哭又笑。

    顧老太太說完,想起一件事,“朝廷會不會和談,應該有個人知道,以他對西夏的了解,說不定能幫上忙。”

    瑯華不知道顧老太太說的是誰,仔細地聽過去。

    顧老太太接著道:“這個人與我們家有幾分的淵源,如果我們求到他們頭上,他們就算不會明著幫我們,也應該會透露些消息。”

    瑯華明白過來,“祖母說的是徐家?”

    顧老太太點了點頭,“就是徐家,那徐松元沒落的時候,曾在我們家住過大半個月,之后你父親還經常與他來往,徐松元幾次出使西夏,對那邊的事應該十分了解,如今又在中書省任職,朝廷如果和談一定會問他的想法,如果我們能走他的關系,與他見上一面,讓他幫忙在其中周旋……那豈不是多了一份勝算。”

    瑯華想起了徐謹莜,前世里阿宸早早就沒了,她一個瞎子不常與外人來往,到了京城之后有一次與6靜有了沖突,當時在6家做客的徐謹莜看到了,不但維護了她,還與她成了知心好友。

    人的緣分真是很奇怪。

    按理說,她跟徐謹莜有著根本的區別,例如她喜歡安靜地聽先生講書,徐謹莜更喜歡參加宴席應付那些女眷們。她習慣于親力親為,就算是個瞎子屋子里伺候的丫鬟也不多,徐謹莜因為身份的原因不論到哪里都是前呼后擁。

    她們該是個點頭之交罷了,卻沒想到愛好卻驚人的相似,她們常常會看同一本書,甚至徐謹莜還會將她玩的魯班鎖拿去,一直玩夠了才會還回來。

    也有人在宴席上問過徐謹莜為什么喜歡她這樣一個瞎女。

    徐謹莜的回答是,“在顧瑯華的身上,有我自己的影子。”

    前世死之前,她其實已經開始疏遠徐謹莜,她總覺得徐謹莜這個人心思難測,不像她的阿宸,不論什么事都會與她說的明明白白,徐謹莜總像是在搭臺唱戲,演著她并不擅長的角色。

    只是母親頗喜歡徐謹莜,6家也因為徐謹莜能常常拜訪而得意。

    她這個瞎子,躲不得,藏不得也就聽之任之。

    現在仔細想想她出事那天,如果6家說的一切都是真的,早就有人密告太后,她與裴杞堂之事,按理說,徐謹莜應該有所察覺,卻沒有向她透露半句。

    正因為她前世死的不明不白,所以對那些熟悉的人,反而都抱有謹慎的態度。

    瑯華準備勸說祖母先不要去拜訪徐家,門口傳來顧四太太的聲音,“老太太歇下了?大小姐在這邊嗎?”

    簾子撩起來,瑯華準備下床,阿莫忙上前伺候著穿鞋。

    顧四太太臉色有些不好,“原來老太太還沒歇下,”說著很僵硬地看向瑯華,“我……我是來找瑯華的……有些莊子上的事,我要跟瑯華商量商量。”

    顧四太太目光閃躲,臉上又滿是焦急的神情,明顯是在撒謊。

    *********************

    今天第一章奉上。

    晚上繼續。(未完待續。)
刮刮乐怎么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