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學迷 > 都市言情 > 覆手繁華 > 第八十一章 被騙
    阿宸雖然不知道到底有什么事,但是能看出她難過的情緒。文學Δ迷Ww%W.ΩWenXUEMi.COM

    這就是因為關心她。

    前世,她就像是一根木頭什么也不懂,她以為母親因為父親厭世是那么的理所當然,可是這幾天見識了四嬸待她的樣子,突然之間受了觸動,心里竟然覺得四嬸更像是她的母親。

    現在想想,如果母親真的關心她,應該不會搬得遠遠的不理睬她。

    她遲遲無法受孕,很想聽聽母親的建議,母親卻不肯見她,她緊張地站在門外訴說她的心事,聽到的只是母親咳嗽的聲音,過了好半天,盧媽媽才出來向她回話,說母親病得嚴重,只想清靜休息,她感覺到無比的慚愧,身為人子卻沒有盡到孝道卻給母親找了麻煩。

    從那以后她心中暗暗做了決定,只要母親能舒坦,她絕不會再去打擾

    反正她是一個瞎子,每日聽蕭媽媽念念書,跟著胡先生一起譯藥方,聽聽胡仲骨那些傷心往事,打理一下手里的莊子,一天很快就過去了,她沒什么時間去多想,去傷心,反而勸說自己日子過的還算踏實。

    她就像籠中的雀鳥一樣生活著,一直到死。

    有什么會比死還難受。

    重生之后,她救了祖母,幫助了胡仲骨、閔懷和阿宸,這些都是她的收獲,她不能只喜歡好的而排斥壞的。

    只要她可以明明白白地活一生,對她來說就是最大的幸福。

    瑯華下定決心向顧老太太院子里走去,剛走到了抄手走廊,就看到姜媽媽匆匆忙忙地過來,“大小姐……太太讓人套了車出去了,老太太怕大太太會有什么閃失,讓人偷偷地跟了出去,您看……這件事……怎么辦才好。”

    瑯華眼睛一暗,母親是察覺了什么吧!

    姜媽媽低聲道:“老太太很擔心,大太太不像是有主意的人,說不定是被人蠱惑,做了什么事,要不然還是將大太太攔下來,將所有事弄清楚再說。”采回被抓,老太太遲遲沒有說話,也是拿不準這件事。

    大太太真不像個壞人,這些年在顧家也是很少說話管事,除了性子越來越冷,真的讓人挑不出什么錯處來。

    她也能理解老太太的心情,大小姐說抓到的那個商賈有可能和大老爺的死有關,如果是這樣,這件事更不該和大太太有關。因為整個顧家都知道大太太和大老爺感情很好,兩個人成親時就有些兩情相悅的意思,同是鄉紳門當戶對,那時候大太太總在人前夸大老爺滿腹才學,盼著大老爺能考個功名回來,大老爺開始本來也是這個意思,后來卻無論如何也不肯入仕了,兩個人從那時候有些分歧,鬧過幾回,可是后來大太太也就順從了大老爺的意思,所以老太太夸贊大太太是個胸懷開闊的,對大太太也越來越喜愛。

    這樣的大太太怎么可能串通外人謀害大老爺。

    如果大太太真的是壞的,那么盧媽媽……那件事……會不會也和大太太有關,可是大太太怎么會去害自己親生女兒的眼睛。

    這些都是不能讓人相信的。

    瑯華看向姜媽媽,“給我備車,想要知道真相就要去看看。”

    ……

    馬車停在城外,顧大太太下了車,手里緊緊地握著一只布包,不停地向左右看著,明明是夏日,她整個人卻仿佛被凍得瑟瑟抖。

    終于不遠處傳來了馬蹄聲響,一個穿著短打,看起來很不起眼的男人騎著馬到了顧大太太身前,他上上下下打量了顧大太太幾眼,豁然向前傾過身子。

    他這樣的舉動將顧大太太嚇了一跳。

    顧大太太不由地向后退去。

    那人催馬上前,并向顧大太太伸出了手,“將你帶出來的細軟拿來給我。”

    顧大太太臉上露出膽怯的神情,卻依舊緊緊地握著手里的包裹不肯遞過去。

    那人顯然沒有了耐心,下了馬就要伸手去奪。

    顧大太太快將包裹藏在了身后,“這里面有前朝的一套酒杯,是我們顧家的傳家寶,落在地上摔壞了就不值錢了,我們說好的你給我消息,我才給東西。”

    那人卻呵呵笑起來,平凡的臉上閃爍起了血光,“與我們貴陽樓本就沒什么條件可談,要么你現在將東西交給我,要么等我殺了你,再去拿那些東西。”

    顧大太太失去了往日的沉穩,失聲道:“你們騙人,你們明明說會告訴我消息……”

    那人陰狠地抽出了身側的刀,旁邊的顧家下人見勢不好拉起了顧大太太,兩個人拼命地向前跑去,那人手中的刀卻依然落下來砍傷了顧家下人的肩膀,鮮血濺在顧大太太臉上,顧大太太出驚人的尖叫聲,眼見那帶血的鋼刀又砍過來,一塊石頭從不遠處飛過來將刀擊落在地。

    蕭邑飛步上前向那人撲了過去,那人沒料到蕭邑的出現,急著想要騎馬逃竄,卻被蕭邑撿起地上的刀砍傷了腳踝,頓時慘叫一聲滾落在地,蕭邑趁勢壓住了那人的肩膀,用腰帶將他捆起來。

    看到此情此景,顧大太太才算松了口氣,整個人如玉山倒般頹坐在地上,緊接著她看到一雙小小的腳停留在她身邊,她抬起頭看到了瑯華稚嫩的臉。

    “瑯華,”顧大太太哆嗦著,眼淚一串串掉落,“他……他……知道你父親在哪里,他說你父親沒有死……他……”

    “快問問他,你父親到底在哪里。”

    顧大太太話音剛落,地上的那人突然抽搐起來,緊接著大量的黑血從他口鼻中涌出,他如同一條瀕死的魚竭力掙扎了兩下就再也不動了。

    顧大太太張大了嘴,眼淚落入她的口唇中,脖頸上青筋爆出,一臉驚詫,“他怎么了?他死了嗎?”她的聲音顫抖著,仿佛隨時都可能會暈厥過去。

    瑯華看向旁邊的蕭媽媽,“先將母親帶回去。”

    蕭媽媽點了點頭,幾個人七手八腳將顧大太太抬上了馬車。

    蕭邑也站起身想要擋住那人的死狀,免得大小姐看了害怕,“大小姐,我看這事還是讓人告訴閔大人,請閔大人來看看,說不定能弄清楚這人的身份。”

    瑯華仍舊上前仔細地看了看那人,“死的這樣快,應該是服用了烈性的毒藥。”

    蕭邑道:“能藏在口唇中,又很快作的毒藥,絕不是尋常人能用的。”

    瑯華耳邊回響起顧大太太大喊大叫的聲音,也許母親做出那些事是被人脅迫?并非出自她的本意,或許是她冤枉了母親?

    此時此刻,坐在馬車里的顧大太太卻睜開了清亮的眼睛,但是等到蕭媽媽轉過頭來看她時,她已經淚凝于睫。

    ****************

    為盟主藍小豆加更。

    感謝青菜書蟲子的和氏璧。

    明天盡量多更一章。(未完待續。)
刮刮乐怎么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