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學迷 > 都市言情 > 覆手繁華 > 第十一章 假的
    6瑛雖然沒有練就日后的世故圓滑。文 學『迷WwんW. WenXUEMi.COM

    卻仍舊是一條不容易被捉住的泥鰍。

    這種情況下,他絕對會審時度勢,不去掩耳盜鈴地隱瞞。

    這是瑯華對6瑛的了解,所以她才會在這里將他一軍。

    十幾年的夫妻,二十幾年的相處,跨越了幼年和少年時代,她是連他的呼吸聲都能聽得出來的人。

    6瑛遲疑了片刻,說了真話,“不瞞姨祖母,雖然家中長輩早有搬遷去杭州的打算,但是也因為戰事提前了行程,父親去杭州打理一切,幾位叔叔要在路上照顧長輩,我準備暫時留下來看護祖宅,過幾日再去杭州。”

    顧老太太點點頭,“你父親同意你留下來?”

    6瑛頜,“父親答應了。”

    顧老太太冷笑一聲,“可見戰事不像你母親說的那樣緊急,”說著頓了頓,“你放心,我只當沒有聽到這話,免得他們怪罪到你頭上。”

    6瑛十分大方地起身行禮,“孫兒謝姨祖母的愛護,”說著頓了頓,“即便姨祖母不準備離開,也要做些準備,前方戰事瞬息萬變,誰也不知道戰火會燒到哪里。母親心中有些算計不假,可叛軍連下兩個城池,殺了守城的官員也是真的。”

    “如果姨祖母決定留在鎮江,就讓孫兒幫忙安排人手,以防萬一。”

    6瑛的表情十分的懇切,竟讓瑯華也看不出里面究竟有多少的客套多少的真心。

    前世,鎮江被屠城,是不爭的事實。

    她在6二太太面前說要留下來,只是不想跟著6家一起走,并沒有下定決心死守鎮江城。

    她要想方設法為祖母和顧家的將來爭個將來。

    瑯華剛想到這里。

    一個小丫鬟急匆匆地進了屋,見到顧老太太就跪下來,緊接著臉色鐵青的管事媽媽也跟著走過來。

    顧老太太皺起眉頭,“這是怎么了?”

    管事媽媽指向旁邊的小丫鬟,“你說到底是誰指使你這樣做?居然冤枉到我頭上來了。”

    這個熟悉的聲音頓時激起瑯華的回憶,她想起來了,這個面目有些熟悉的人,就是母親身邊的管事盧媽媽。

    盧媽媽向來做事周全,前世一直到她死之前盧媽媽還是母親的心腹。現在她顯然有些失去理智,當著6瑛的面就指責起丫頭來。

    顧老太太沉下臉,6瑛立即上前,“姨祖母家中有事,孫兒就告退了。”

    顧老太太橫了盧媽媽一眼,“沒什么見不得人的,你也不用躲,聽著就是。”

    6瑛這才重新坐下來。

    盧媽媽自知魯莽,“老太太,奴婢也不知6三爺在這里。”

    顧老太太端起茶來喝,“到底有什么事?”

    盧媽媽點點頭,指著地上的丫鬟,“這丫頭竟然串通顧春媳婦,誣告我收買靜明師太害大小姐的眼睛,我是太太的陪房,一直忠心耿耿,大小姐染了天花,我是心急如焚,怎么可能做出這種事。”

    “你說,”盧媽媽恨恨地道,“到底是誰指使你,給了你多少的好處?”

    小丫鬟抬了頭。

    盧媽媽緊盯著小丫鬟的嘴唇,她知道這丫頭,老太太才選來伺候大小姐的,還稚嫩的很,至少稍稍嚇唬,就說不上話來,她盯著丫頭的嘴唇一開一合,卻有聲音從前面傳來。

    “我指使的。”

    盧媽媽順著聲音看到了將自己裹成粽子的顧瑯華。

    在眾人驚詫中,瑯華清清楚楚地說道,“我讓阿莫從拿了供奉給藥師菩薩的水果和點心送給她們吃的,告訴她們不用害怕,沒有犯錯祖母不會冤枉她們,而且誰能幫我抓住那個害我的人,我就會將她留在身邊,這話藥師琉璃光菩薩可以作證。”

    盧媽媽的眼皮不禁一抽。

    方才藥師琉璃光菩薩顯靈,那些人是都看到的,舉頭三尺有神明,誰也不敢說假話。大小姐隨隨便便一句孩子氣的話,誤打誤撞揮了想不到的作用。

    瑯華說著頓了頓,抬起頭,“祖母,我能將她留在身邊嗎?”

    顧老太太想都沒想,“當然可以。”

    瑯華看著盧媽媽的手抖了幾下。

    6瑛不禁從心底暗暗贊嘆一聲。

    這個主意好。

    這時候給人一條光明大路,但凡有點心思的都會明白,該向誰表衷心。

    尤其是跪著的小丫頭,顧瑯華這樣說,等于給了她莫大的支持,如果顧瑯華更聰明,就會當場賞她,讓她更加無所顧忌。

    瑯華看向阿莫,“你起來吧,以后你就是我身邊的大丫鬟。”

    6瑛忍不住要笑起來,還真被他猜對了,轉念一想卻又覺得驚詫,他一個十三歲的人居然去揣摩八歲孩子的心思。

    阿莫果然挺直了脊背,“奴婢給她們送去了水果和點心,還將大小姐的話轉述給了她們。顧春媳婦聽了,就拉著我的手,托我跟老太太說……說她前兩天夜里看到了盧媽媽查看大小姐身上的痘瘡,她告訴盧媽媽大小姐的痘瘡會好的。顧春經常帶著她一起給城東的嚴郎中送草藥,她在嚴郎中那里看到過許多痘瘡病患,嚴郎中說身上起膿皰是好的,身上起紅斑反而才是不好的,大小姐身上沒有紅斑,并且膿皰已經結痂,一定會痊愈,盧媽媽當時……斥責她……不許亂嚼舌……也不準跟任何人提起這話……”

    盧媽媽厲聲打斷阿莫的話,“我看你根本就是幫著顧春媳婦顛倒是非,”說著看向顧老太太,“老太太,我看大小姐的痘瘡,那是因為我擔心大小姐的病,大小姐可是我們太太的命根子……”

    盧媽媽話音剛落,就有丫鬟來回話。

    丫鬟捧了個布包,站在眾人面前不知道該怎么說,干脆打開了懷里的包袱給大家看,一些白花花的銀子頓時露出來,丫鬟一抖,有一塊掉下來滾到了顧老太太腳底下。

    顧老太太看著這些銀子,皺起眉頭,“這是哪里來的?”

    丫鬟看了一眼盧媽媽,然后緊張地道:“是從顧春家里翻出來的。”

    盧媽媽冷冷地道:“我就知道,這里面定然有內鬼,才讓人一個個去搜她們的住處,果然……在顧春家里搜出了這些東西,一個小小的雜役,哪里來的這么多銀錢?一定是干了見不得人的事。”

    瑯華覺得盧媽媽的話有些道理。

    姓顧,八成是老家人,如果會左右逢源,早就在內院找到差事,怎么才是個不起眼的雜役。雜役的月銀是很少的,所以顧春還要上山挖藥填補家用,辛辛苦苦做事的老實人,根本不可能被委以重任去做這些見不得人的臟活。

    倒是盧媽媽,從顧春媳婦說話到找到銀子,每件事都做的游刃有余。

    只是,她沒料到居然是盧媽媽。

    前世里,她也將盧媽媽當成自己人,讓盧媽媽幫著辦了許多事。

    如果前世她認為的那些真心真意的人和事,都是假的,那么到底有什么是真的。

    瑯華看向6瑛。
刮刮乐怎么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