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學迷 > 都市言情 > 覆手繁華 > 第十章 將軍
    6瑛將心中那奇怪的情緒拋開,看向顧老太太,“聽父親說,朝廷在杭州城外設了幾道關卡,就是要阻攔前往避禍之人,祖父和父親好不容易才托人開了召保文書,這樣才能通行。『Δ  文學  『迷WwんW. WenXUEMi.COM早些動身也是怕夜長夢多,再有什么變故,不能保證全家平安。”

    原來是這樣。

    瑯華立即明白過來。

    這才是6瑛此行的目的,并不是探望她而是進一步試探祖母到底會不會搬離鎮江。

    顧老太太沉默片刻,端了一杯茶湊在嘴邊卻沒有喝下去,“好孩子,你給姨祖母出個主意,我們該不該走?”

    6瑛并不驚訝顧老太太會問出這樣的話,他放下手中的茶,舒展了袖子,臉上那少年的稚氣仿佛一下子褪去了,緩緩開口,“先姨祖母是不準備離開鎮江了,那么現在姨祖母是在猶豫,顧三叔一家、顧二嬸和瑯華妹妹要不要跟著母親去杭州。”

    瑯華沒想到6瑛會這樣直白地說出來。

    6瑛道:“顧、6兩家相互扶持幾十年,十年前的水災,顧家幫著6家渡過難關,6家必然要還顧家這份人情,況且,”說著不免又向屏風后張望,“祖母和姨祖母不是已經為我和瑯華定下了親事,如果在臨行前換了庚帖,瑯華就是6家的媳婦,不論如何6家都要護得她周全。”

    “姨祖母定然關切瑯華嫁入6家會不會受委屈,您為她準備的那些嫁妝,就能讓她在6家站穩腳跟。”

    瑯華聽著6瑛的話,想起自己幾十箱嫁妝搬入6家時6二天天那歡快又得意的語調。

    半個顧家的錢就這樣進了6家。

    顧家為6家錦上添花,最終落得的不過是被6家施舍的名聲。

    她知道6家的算計,一直以為6瑛和其他人是不同的。

    她和6瑛是青梅竹馬、兩小無猜,記憶里6瑛對她的態度一直都是溫煦又體貼,在6家時不論遇到什么麻煩,母親都會去找6瑛,6瑛總會想方設法地解決,不遺余力的維護她。

    可今天看來,一切并不像她記憶中的那樣。現在他們兩個的婚約,在6瑛心里也只是兩家之間權衡的利益算計罷了。

    6瑛到底是從什么時候開始真心對她好,是因為她寄居6家太過可憐,還是朝夕相處萌生情愫。

    如果他們沒有定下婚約,她也不會寄住在6家門下,他們兩個會怎么樣?

    不管怎么樣,她不會因為他們兩個人之間的感情,就在這時候妥協。

    瑯華看著6瑛,“6三哥是不是也將我們當成了沒見識的鄉下人?”6家有人在朝中為官,一定將這次朝廷派兵和叛軍情況的底細摸了個清清楚楚,卻不肯跟顧家透露半點消息,可不就是將顧家當成一個沒見識的鄉下人。

    招之則來呼之則去。

    6瑛詫異地順著聲音看過去,屏風后的女孩子已經坐起來,顧瑯華看起來有些憔悴,但是一雙眼睛卻微挑著,生機勃勃地與他對峙。

    6瑛不禁抿起了嘴。

    這些話聽起來只是像一個孩子無來由的斗嘴。

    可是仔細琢磨起來,卻一語中的,這也正是顧老太太不舒服的地方,顧瑯華怎么能將話說的這么透徹。

    前方戰事到底如何,祖父和父親早就知曉。

    卻絕對不能外傳,因為越少人知道就越安全。

    更何況顧家本就沒有主事人,顧老太太病入膏肓,顧三老爺爛泥扶不上墻,6家不可能與他們謀事。

    如果不是因為顧家有豐厚的財物,母親都不會答應將顧家帶去杭州。

    6瑛剛想到這里。

    一團東西從屏風后沖出來,撲進顧老太太懷里。

    “祖母。”清脆的聲音再響起來,6瑛這才意識到,這團奇怪的東西是顧瑯華。

    顧瑯華將自己從頭到腳用月白色的細棉布包裹起來,樣子十分的可笑。

    她這樣做大約是怕將天花傳染給別人。

    瑯華在顧老太太懷里轉了個臉,看向6瑛。

    四目相接,6瑛突然現顧瑯華沒那么可笑了。顧大小姐是出了名的漂亮,精致的眉眼,小巧的下巴,潔白的皮膚,十分的靈秀動人,但也只是僅此而已。

    可是今日卻不同,她的容貌雖被棉布遮擋,光是一雙眼睛,已經讓她整個人顯得更加鮮亮起來。

    顧老太太摸著瑯華的鬢角,“孩子,你覺得我們是不是沒見識的鄉下人?”

    瑯華點了點頭,“我們就是鄉下人,那又怎么樣,前幾年水患,我們沒有讓一個投靠來的親戚和佃戶餓死。”

    顧老太太本來板著的臉頓時有了笑容,“我們家不是什么名門望族,也沒有人在朝為官,但是我們卻讓整個鎮江度過了難關。”

    瑯華看了6瑛一眼,祖母和她說的這些話意思已經再明顯不過,奚落6家這個名門望族,到頭來還不如他們看不起的顧家。

    6瑛仍舊是一副泰然自若的模樣,仿佛并沒有將她說的話放在心上。

    “6三哥,”瑯華的聲音清脆,“你不準備和6二伯母一起去杭州對不對?”

    這話終于讓6瑛抬起了眼睛。

    瑯華與6瑛四目相接,從6瑛詫異的表情中,瑯華滿意地獲得了答案。

    畢竟,十年后6瑛才會變成那個旁人口中的“泥塑的菩薩”,那時候想要從他臉上揣摩出他的心思,會比登天還難。

    6瑛道:“瑯華妹妹怎么知曉?”

    瑯華笑起來,如銀鈴般清脆的童音,聽起來萬分的悅耳,她直起身子,學著剛才6瑛的腔調,重復著6瑛的話,“姨祖母是在猶豫,顧三叔一家、顧二嬸和瑯華妹妹要不要跟著母親去杭州。”

    6瑛將自己的話重新聽了一遍,立即現了問題所在。

    他說的跟著母親去杭州,而不是跟著我們去杭州,他下意識地將自己排除在外。

    他沒有在意的事,顧老太太都沒有聽出端倪,怎么顧瑯華竟然現了這一點。

    6瑛從顧瑯華稚嫩的臉上看不出半點的異樣。

    難不成一場病能將一個人脫胎換骨?

    瑯華白嫩的手指又向前點了點,“祖母瞧瞧。”

    顧老太太順著瑯華的手看向6瑛腳上的鞋。

    瑯華笑道:“6三哥穿了一雙新鞋呢,”說著微微蹙起眉頭,”走很遠的地方,穿著新鞋,腳會很難受。”

    6瑛不愿仔細地盯著顧瑯華看,那會顯得他禮數不周,他的目光卻忍不住留在顧瑯華臉上。

    她重生后就覺很多事,跟她前世了解的并不一樣。

    可她實在是太了解6瑛,所以第一時間就能探出些她想要知曉的實情。

    從鎮江到杭州,這樣遠的路程尋常人在臨行前不會去適應一雙新鞋,6瑛就更加不會。

    6瑛的右腳年幼時受過傷,稍稍勞累就會疼痛難忍,他從未將這件事向旁人講過,因為他的腳傷是探望生母姨娘時落下的,說出來不會有人心疼他,反而會責罵他不守禮數。

    在外面他威風凜凜是皇上的心腹重臣,回到家中他就像蝦米一樣蜷縮在她身邊,讓她摸索著為他的腳上藥,他的手像羽毛一樣劃過她的鬢角,那時候他只是帶著滿身藥味兒和滿心傷口的6三郎。

    如果6瑛想要跟隨6家離開杭州,絕不會將自己陷入一個尷尬的境地,無論如何也不可能在臨走前兩天去穿一雙新鞋,委屈自己的腳傷事小,半路跟不上隊伍事大,6瑛這樣一個心思縝密的人,自然會權衡利弊。

    讓她覺得奇怪的是,6瑛沒有走,鎮江被攻城時他是怎么脫身的?6瑛為什么從沒提起過這件事。
刮刮乐怎么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