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學迷 > 都市言情 > 覆手繁華 > 第三百九十二章 懷疑身世
    逆天改命,瑯華從前是不信的,可是重生之后,她見到了太多與前世不同的結果,準確的來說,她又何嘗不是在改命,改了前世的命運,她、閔大人、阿宸、兄長包括胡先生和裴杞堂,他們的命運都與前世不同了。

    仔細地將許氏做的事看過一遍之后,她就愈發肯定了心中的答案。

    許氏和她一樣都是重生的。

    但是許氏今生做的事卻為什么和前世一模一樣。

    難不成前世許氏就是這個樣子。

    許氏能夠先知或者和她一樣是個重生者,所以就能逆天改命。

    “在想什么?”裴杞堂將手爐遞給了瑯華。

    指尖觸到一片溫暖,瑯華松了口氣:“沒什么,就是覺得許氏很奇怪,如果說恩科試她時候有意走門路將徐士元加了進去,后面她做的事,都讓人覺得無跡可尋。我覺得就連陸文顕這個玄學高人,也是許氏造就的。”

    經過了前世,瑯華十分清楚,許氏和陸文顕利用玄學在朝中大行其事,讓陸家和許家風光。

    就像陸文顕那樣的庸才居然能跟裴杞堂一樣受皇帝的重用。

    瑯華想到這里抬起頭看向裴杞堂。

    裴杞堂顯然也在思量整件事,兩個人四目相對,裴杞堂立即低聲道:“你別難過,重要的并不是誰生養了你,而是你在誰的陪伴下長大,我雖然是齊家后代,卻一直頂著裴家公子的名頭,現在覺得……這樣也很好……”

    “裴老夫人、裴夫人都將我當做裴家子孫一樣,裴大人也是一樣,如果我做出什么不好的事,裴大人立即就會端起嚴父的架子,”裴杞堂說著一笑,“我父親被處死之后,我不想再牽連裴家,有意與裴家疏遠,裴大人卻一直堅持肩負著對我的教導之職。”

    裴杞堂眼睛發亮:“想一想,在難過的時候能夠支持你,在做錯事的時候能夠告訴你,將一生的經驗和錯失完完全全傳授給你,不是父親又是什么呢?”

    瑯華聽得這些話心里一暖。

    “而你,除了沒能選擇來到這個世上的方式,生在顧家,長在顧家,為了顧家做了那么多別人做不到的事,已經足夠了。”

    瑯華看向窗外,這件事雖然已經讓她懷疑她的身世,但是她心里并沒有特別難過,“我已經無需向別人證明我是誰。”

    所以,祖母才會帶著人去寧王府。

    父親才會繼續審問唐彬,將唐彬的口供如實遞交給朝廷。

    他們沒有退縮,沒有猶豫,而是盡全力地護著她。

    同時,她也不會懷疑自己。

    大約是因為與裴杞堂有了相似的經歷,瑯華第一次覺得站在這里她并不孤單,有個人能明白她的心境,理解她的心情,給予她支持和體貼,發現蹊蹺之后,立即與她一起查看許氏多年的做為。

    就因為這樣,她也愿意將秘密與他一起分享。

    瑯華看著裴杞堂:“我們坐下來,我有話想要跟你說。”

    老樂從禪室里走了出去,瑯華盤腿坐在榻上,親手給裴杞堂斟茶,她的眉眼靜謐下來,眼睛中有淡淡的光彩在流淌,嘴微微抿著,比平日里多了幾分的溫存,白皙的手指將茶杯遞過來,裴杞堂接過去,不經意地掃過瑯華的指尖,他的心就像是被人輕輕扯了一下,然后聽到自己略微急促的呼吸聲。

    裴杞堂不動聲色地舒了口氣,盡量讓自己看起來與平日里沒什么兩樣,他的目光清澈,沒有被擾亂心神。

    瑯華果然沒有察覺到異樣,并不知道她只是一個微笑,一個舉動,就在他心湖中濺起漣漪。

    瑯華與裴杞堂四目相對,他那雙眼睛就像是被海浪洗刷過般,說不出的澄明,現在他靜靜地等待,她說的每句話他都會相信,都會接受。

    為什么他總是這樣了解她的心境,而她仿佛潛意識中對他十分的熟知,與他面面相視對坐下來,這樣的場景竟然似曾相識。

    在瑯華的注視下,裴杞堂第一次低下頭,摩挲著手里的杯子,就像一個修身養性的居士,要將所有繁華拋諸腦后,只是微微顫動的睫毛暴露了的心思。

    瑯華的心跳也不由地加快,有種微妙的感覺撞在了她的胸口。

    瑯華抿了抿嘴唇:“你相信有先知嗎?”

    裴杞堂有些詫異地抬起頭:“你也這樣想?”許氏真的很像一個未卜先知的人,能利用她預知的將來,為自己和身邊的人謀求利益。

    裴杞堂仔細地思量:“我知道從前有《乾坤萬年歌》,本朝也有《梅花詩》,不過這些都是王朝建立之后,為了穩住人心朝廷刻意流傳出去的,從前發生的事自然能說的靈驗,之后的事記載的就含糊其辭,這些東西就像是玄學一樣,我并不想相信。”

    聰明人都不會相信這些。

    瑯華點點頭:“我說的不是這些,如果有人帶著一世的記憶重活一輩子呢?雖然她不能預知將來,但是她總是很清楚從前走過的路,從前做過的事。”

    “就像許氏,她做的這些事,雖然看起來與她無關,卻都能追本溯源與她聯系起來,那時因為前世她走過這條路,自然直到這條路即將通向哪里。”

    裴杞堂抬起頭,目光漸漸深沉起來,他知道瑯華不會隨隨便便說出這樣一番話,而且這些話有理有據,顯然經過了反復的思量。

    尤其是她的目光篤定,表情十分的認真。

    這樣解釋先知,裴杞堂還是第一次聽到,瑯華說完之后,她的神情有些放松,仿佛終于說出了壓在她心頭的秘密。

    一個人能相信一件在別人眼中荒誕無比的事,往往是因為她親身經歷過。

    現在的瑯華就給他這樣的感覺。

    如果這也是瑯華的秘密呢?

    一個八歲的孩子卻能擰轉乾坤,靠的也許并不是佛菩薩,而是……

    裴杞堂想到這里手指不由自主地蜷縮起來,瑯華沒有說出那些話,他也不該去探究,他們說許氏就只是許氏而已。

    裴杞堂道:“我雖然很難相信,但是你說了,我愿意試著去推測。”

    裴杞堂沒有張嘴就打斷她的話,否決她的思量,這樣已經是很難得了。

    瑯華道:“現在仔細地想起我小時候的事,許氏沒有給我做過一件衣服,沒有教導過我,沒有跟我講過道理,只是在人前一味寵溺,在人后不理不睬,從前我以為許氏是厭惡顧家和我父親,對我自然沒有喜愛。”

    “我不是顧家女兒的話,許氏為什么要這樣做?她多年關切徐士元,可見對徐士元舊情未了,我若是徐士元的女兒,許氏把握住我,對徐士元才是最好的感情要挾。”可是前世許氏這個能夠翻云覆雨的女人,卻始終沒有利用她的身世與徐士元走到一起。

    徐士元也不曾對她有半點的關切。

    她不但不像是徐士元的女兒,甚至與許氏之間也沒有母女之情。

    瑯華道:“我和許氏之間的關系,我更像許氏憤恨的人。”

    ………………………………………………

    今天第二更。

    很晚了,更新完覺覺去了,大家晚安。

    求了票之后,發現有月票不停地跳出來,同學們你們太心疼我了,感謝你們的支持和付出,愛你們。

    每一張票我都很珍惜。
刮刮乐怎么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