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學迷 > 玄幻魔法 > 圣墟 > 第1409章 不可名狀的本質
    進化的真相是什么,大宇級的蛻變為什么那樣的詭異與可怕?

    楚風正在接近本質,全身都在異變,其形態實在過于驚人,不斷變化,已經不可名狀!

    他真的有些怕了,從骨髓中發寒,他到底要變成什么?現在他一巴掌又一巴掌的拍出,阻止自身惡化。

    每一掌都讓空間扭曲,裂痕斑駁,若是打在生靈身上,縱然是準天尊也要炸開,就是天尊都不見得能承受住。

    他全力以赴,血氣滔天,全身都被秩序符文規則籠罩,煉化自身,用掌印轟殺全身各處的異變。

    即便這么沉重的掌力,打在他的肌體上也只是將詭變暫時打回去,壓制下去,筋骨分毫不傷。

    這就顯得駭人了,若是正常情況下,他以自身的超絕掌印這樣轟殺己身,等于是在自絕,而現在卻通體無損。

    “又來了!”

    楚風嘶吼,張嘴間,雪白的獠牙一尺多長,噴吐出漫天的黑霧,披散頭發間,宛若一個蓋世妖魔,他轟向獠牙,打向自己的三色發絲,讓自己還原。

    轟隆!

    刺目的金光綻放,胸口那里像是有一輪金色的小太陽焚燒,越來越璀璨,炫目到極致,讓火精族的強者都震撼,那是何等強大的心臟?太驚人了!

    只是,楚風的這顆心臟不是他原本的,而是新生長出來的,擠占了很大的一塊位置,要沖破胸膛,開始造出黃金汁液,要替代全身血液。

    這一刻,楚風感覺到了自身的強大,可是,這種感覺很不對,他要癲狂了,這顆心臟提供給他的不僅是力量,還要無限的瘋狂,控制不住己身,要做些發瘋的事。

    他一口咬向天空,想要將那蒼穹吞掉!

    這讓他自己都害怕,這還是他嗎?金色心臟成型后,力量超絕,令他竟要吞咬天穹,這不是發瘋是什么?

    而且,他越來越難以掌控自身的情緒,不受束縛。

    “轟!”

    他運轉盜引呼吸法,全力以赴打出一拳,擊向自己的胸膛,血液四濺,不僅有原本的人血,還有那神秘而特殊的金色汁液,他在重創自己新生的黃金心臟。

    胸膛幾乎被打穿,這是他竭盡所能的結果,全力傷自己,這種蛻變太痛苦,也太折磨。

    不過,還好他出手早,黃金心臟被他生生壓制了回去,漸漸縮小,而后模糊,只是料想不久后可能還會再現。

    “這就是進化到后期的真相嗎?大宇級生靈注定要失控!”

    楚風低吼,自身披頭散發,灰發與血發都在迅速生長,遮蓋到了腰腹以下,他的雙瞳妖異而可怕,綠油油,接著又赤爍爍,不斷變化。

    “那可是傳說中的黃金心臟,號稱可以為生靈提供無限法力、能量永不枯竭,他剛才竟蛻變出來了,可是……又壓制回去了!”

    火精一族都驚的睜大了眼睛,有些人在顫栗,那種心臟天地間多少個時代都很難以見到,一直都是史書中的記載。

    嗡嗡!

    虛空顫抖,楚風的眸光所向,他的雙目中符號密密麻麻,實在是有些可怕,接著瞳孔極其異常,竟變成了重瞳!

    “嘶,傳說中的重瞳!”

    “天,怎么可能!?”

    連火精一族都居然驚叫出天啊,可以想象這種事態多么的驚人,重瞳十分可怕,可令擁有者法力無邊,雙目中蘊含著無匹的能量規則。

    一般來說,那都是天生的,可是眼下,月亮石門內的少年強者居然在異變,連重瞳都出來了。

    “我的眼睛……”楚風施展一個鏡面術,看到了自己雙目的異常,直接又是兩掌,砸在雙目上。

    若是一般的神王,雙瞳肯定炸開了,便是他也在流血淚,很刺痛,但總算將那很邪門的重瞳壓制了下去。

    “大宇級,進化道路的后期一切都不可控制了,一切都有可能,真相就是無序、混亂嗎?”

    楚風低語,他的確有些怕了,他不想人不人鬼不鬼,他想做自己,可是現在這種蛻變不僅是形態不可名狀,就是自身的精神都詭異了,不受自身掌控,要發瘋,像是有什么其他意志要鉆入頭顱中。

    “真相,本質,有些太駭人!到底為什么?”

    一聲爆響,宛若混沌仙雷降落,不要說是這片空間內,就是外界太上禁地中的火精一族都覺得天地在搖動。

    一切都源自楚風那里,他全身血液沸騰,骨髓造血速度提升十倍不止,想要替換掉原本的真血。

    自他毛孔中發出了比太陽還絢爛的光,太刺目了,連他的發絲都像是在焚燒,光芒照耀天地間。

    明明是詭變,發生不祥,可是現在的楚風卻看起來非常的神圣,光彩耀乾坤,照亮萬物,噴薄熾盛神霞。

    “異變加速,全身上下都在變化,壓制不住了!”楚風慘然,他早先的壓制不管用了。

    灰色與血色還有銀色發絲暴漲,都要垂落到腳面了,黃金心臟再生,肩頭這次不是多了一顆頭顱,而是很對稱,左右肩膀上都有血糊糊的腦袋長出來。

    “人王血給我復活!”

    楚風心中大吼,頓時間,他全身上下電閃雷鳴,銀色血液像是雷光貫穿四肢百骸,他不甘心,以自身最強真血洗禮。

    有些效果,那造出的詭異血液變得稍微暗淡一些。

    “殺!”

    他在怒叫,扼殺自身的奇異血脈,并且用盜引呼吸法震斷許多骨骼,封印骨髓,不讓新的怪異血液再誕生。

    “一切異變都是在血液中誕生嗎?”

    “所有詭異都來自血脈,血液中記載著人生的過往,族群的過去,有各種生命印記,是他們在復蘇嗎?”

    楚風在自問,他覺得接近真相了,大宇級蛻變就是要全身的生命因子都復蘇,這是一種進化的選擇嗎?

    “嗯,體內竟有這么多門?!”

    這一刻,楚風震驚了,難以置信!

    他的血液中,四肢百骸內,各種光粒子沸騰,出現許多門戶,那些異變、那些不祥的心臟與重瞳以及三頭八臂等,都連著各自的門,像是與一些奇異而古老的世界連著,有曲折的古路可走!

    “不是蘊含在血液中的生命因子烙印在復蘇,而是身體在開啟一道又一道門,承接許多不可揣度的能量,從而蛻變?那些門后是什么地方?”

    楚風驚住了,他以為是自古傳承下來的血液的復蘇,為進化提供了各種可能,可是現在為什么看到了各個門,那是一條又一條路嗎?連著那里?

    “我要恢復,要人形,要自己,我不要其他,所有的進化都是為我所用,而不是我要變成什么,適應你們!”

    楚風發瘋,他真的怕自己失去神智,變成怪物,不可名狀,掌控不了自身,那實在太可悲了。

    而現在,隨著他探索到一些真相,他卻也越發的迷茫了,進化路太神秘,各種器官的詭變是自身的選擇,還是天地中有各種門后的世界導致的?

    亦或是說,一切依舊是表象,進化后期他根本就沒有揭開哪怕一層神秘面紗,所有本質還都對他封鎖著?

    轟隆!

    楚風拼命,自身的人王血果然有些霸道,在近乎自殘的壓制下,肉身被打穿多處,骨骼發光,斷裂又重新愈合,真血歸于原始。

    他的詭變,不可名狀的形態減弱了。

    “嗯?還真是生命力頑強!”在他轟向身體各處后,他不得不又一次對著自己雙腿間打了兩掌!

    “這簡直是鵬程萬里,氣吞山河,扶搖直上九萬里!”他低頭看了又看。

    火精一族的人都無言。

    楚風不敢說風華絕代了,他還真怕絕代,就此絕后,給自己雙腿間這幾下,痛到他都不想活了,但是沒辦法,必須壓制。

    “咦,我真的壓制了自己,沒有持續惡化了,這是怎么回事?”

    不知道過了多長時間,楚風覺得疲累外,自身竟沒有加速蛻變,竟趨于平衡,他大吃一驚。

    原本,他都有些絕望了,不想竟獲得轉機。

    他內視,終于發現了變化的源頭,那個灰色的小磨盤在轉動,幫他磨碎一縷又一縷藍色的霞光,大宇級的花粉正在暗淡!

    “那花粉被我吸收了,居然還能提煉出來,被它磨滅!?”

    楚風震驚了,居然還能如此!

    灰色小磨盤來頭很大,其材料中有大量詭異的灰色物質,而且他效仿輪回路上的磨盤,銘刻下了不可揣度的字符!

    現在,它發揮作用了。

    “這是我自身的蛻變與進化,而外物居然能干預?”楚風有些發呆,進化屬于生靈自身,外界難以改變。

    可是現在,這種認知被打破,灰色小磨盤改變了原本的進化軌跡。

    不過,他觀察了片刻,也僅止于此了,小磨盤不能更進一步的改變他的狀態,詭變還在,不過放緩放慢了很多倍。

    “既然如此,用石罐試試看!”

    在他體內,石罐緩緩打開,他開啟罐蓋,要鎮殺各種異常變化的源頭。

    然而,轟的一聲,他感覺自己被點燃了,里面的輪回土與之身體共振,隆隆作響,然后他發現全身生出尺許長的毛,一下子長出六顆腦袋,十二條手臂,二十四條腿,接著,心臟化金,面部骨骼暴漲,血肉消失,實在可怕。

    瘋狂變化,這一幕不僅驚呆了楚風自己,也嚇住了火精一族的人,這是怎么了,明明壓制了,結果他又突然爆發。

    “輪回土,與之共鳴?!”楚風驚醒,迅速關閉罐蓋。

    他意識到麻煩大了,這輪回土來自哪里?這是輪回路上的東西,抵達盡頭,是諸多無上強者輪回前所沉淀的古殿后面的土質,天知道形成時多么可怕。

    現在,這種共鳴太恐怖了。

    劇烈變化幾何級數的爆發,楚風沒有人模樣了,還在持續,更加猛烈了。

    “鎮壓!”

    楚風發瘋,沒有退路了,他不想死的不明不白,全力催動石罐,一股無形的火光焚燒,在石罐上蔓延出來,是大空之火與古宙之焰凝聚在一起的光團,自太上八卦爐中吸收,沒入罐體,現在在焚燒詭異。

    并且,石罐自身各種符號亦浮現,沒有參與鎮殺,只是各種字體亮起的剎那,其背后仿佛也是一道又一道門,連著一個又一個奇異之地,同楚風身上各種異變的源頭共鳴了一下。

    然后,楚風全身璀璨,越發的熾盛了,各種蛻變都在演繹中。

    “進化的本質這般神秘嗎,一種詭異變化一條路,千萬進化路,無數的選擇,可以短暫浮現于每一個生靈的身上嗎?”

    楚風雖然在顫抖,渾身難受,都要崩開了,其形態不可名狀,可還是在推測進化后期的部分真相。

    “我還沒有達到大宇那個層次,而且接觸到的藍色花粉非常少,僅少數顆粒而已,我理應能夠跳脫出來,不會走到那一步,我要解脫出來!”

    楚風在絕境中迅速冷靜下來。

    石罐上的字符搖動,他咬牙堅持,運轉盜引呼吸法,而后催動石罐,使之它快速在體內游動,石罐貫沖到全身各處。

    然后,一副血淋淋的畫面出現,無數的血滴騰空,從楚風的體內飛出,組成血淋淋的生靈形態。

    那是詭變,是妖異的進化,脫離了他的軀體,在其體外凝聚成型,宛若甲胄,恐怖無邊,其形態不可描述。

    什么重瞳,什么仙翼,什么魔紋,什么黃金心臟……各種應有盡有,全身上下,血淋淋的生靈怪異與恐怖到極點。

    然而,這東西像是有意識,隨時要俯沖過來,欲重回歸楚風的體內。

    轟隆!

    楚風震動這片空間,讓一切都不穩固了,雪白的仙霧騰起,遮擋住了火精一族的視野。

    然后,他祭出石罐,用它將那血淋淋的詭變產物收了進去,暫時封在當中。

    嗷!

    一聲像是響徹在人靈魂最深處的聲音發出,震動了楚風的心海,也讓外界火精一族的人聽到了,不知道發生了什么情況,毛骨悚然。

    石罐在震動,一道光束自它發出,筆直向上,貫穿蒼穹!

    而后,楚風聽到了來自無比遙遠地帶的其他生靈的精神音波,在那蒼宇上方透下一片光,一片云霞,一片新世界打開了。

    “下面是什么地方,有編號嗎?”

    “唔,很久以前,這里被開啟了一條路,與我上蒼連通,咦,怎么又有裂縫了,又有生靈開啟了?”

    當聽到這種聲音后,楚風寒毛倒豎,這是……打通了上蒼之路?!
刮刮乐怎么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