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學迷 > 玄幻魔法 > 圣墟 > 第六百七十八章 地球囚徒
    紅楓星,原本一顆很美麗的星球,到處都是紅楓樹,每到秋季漫山遍野如同晚霞浮現,賞心悅目,可自上古一役后一切都變了,整顆星球變成死星。

    “嗚……”

    旋風刮起,帶著猩紅色,可以看到當中有紅色的土質,也有斷骨,更有濃郁的死氣。

    這就是紅楓星目前的現狀,寸草不生,生機絕滅,凸起的巖石,發黑的骨頭,泥沼中騰起的黑霧,峽谷中冒出的死氣……

    整片陸地都是暗淡的,湖泊早已干涸,這是一片絕地,偶爾有水洼,那也是圣血、大能的殘血,彌漫開來,腐蝕萬物。

    楚風來了,站在這顆星球上,感覺渾身難受,長時間下去的話,在這里連金身都要被破掉,圣人道行都要下降。

    他自然感覺不適應,唯一所仰仗的就是盜引呼吸法,運轉起來后,化解死氣,排盡血霧,可以看到,在他他吞吐時,毛孔間霞光伴著黑霧被排斥,唯有有益的能量被吸收。

    這是明叔告訴給他的,在這顆星球上,想要長久的生存下去,唯有動用盜引呼吸法!

    明叔嚴重懷疑,這是妖妖的父親戰死后被人拋尸、他的部分血肉落在這顆星球上造成的。

    “一個生前修煉盜引呼吸法到極盡的人,他的血肉中依舊飽含著規則、秩序等,改變了這顆星球的一切,所以,唯有呼吸法同脈的人來這里所受影響最小。”

    這是明叔的話語,也是他的猜測。

    西林族有一脈人馬長期駐守這里,看管黑牢,他們的后人在尋找那縷霞光,能夠行走在這里也是在倚仗盜引。

    這門呼吸法的第一卷曾被搶走,散落在宇宙中,導致一些至強種族有幸觀看,并學到手中。

    不過,時至如今,宇宙中修煉盜引呼吸法殘篇的人非常少,因為沒有后續,意義不大。

    楚風穩住自身,悄然邁步,在這顆死星上出沒。

    明叔沒有來,他與妖妖帶著天道傘在戒備,要蒙蔽天機,監視天上的月亮,避免那里的西林族圣人發現。

    那里有圣人坐鎮,而且不止一人,在太空中,看守紅楓星上的宇宙黑牢!

    楚風感覺胸悶,精神恍惚,血肉有要被瓦解的跡象,這是很可怕的事情,隨著他的精神也在“呼吸”,與肉身同步,交融在一起,總算穩下來。

    “好可怕的星球!”楚風嘆息。

    這么多年來,西林族一直在凈化、改造這顆星辰,他們想有朝一日讓這里重新煥發生機,成為他們的后花園。

    不然的話,此地會更恐怖,金身層次的人一旦誤入,都要被侵蝕,所謂的“金身”會壞掉,化成一灘膿血。

    那些死氣,那些血霧,如今被引入地心中,封在一些特別的地方,更有不少被渡盡黑牢中。

    楚風看著遠方地平線上的一座又一座大墳,每一座都比山岳還要高,異常的瘆人。

    就是在那里,有妖妖父親的血肉,更有上古地球的圣人、各路大能的尸骨,被人處決,斬碎,埋在泥土中。

    大墳的背后則是那黑牢,也是目前最為危險的地帶。

    楚風沒有接近,而是朝相反方向跑去,當年昆侖煉獄中噴薄出的各種物質等,被映照諸天的人物拋進宇宙,落在這顆星球的另一端。

    “真是詭異。”楚風露出異色。

    煉獄空間的土質等落入這顆星球后,自成一方天地,如今更是演化出次元空間。

    楚風趕到星球這一端,來到目的地。

    四野,一片昏暗,死氣蒸騰,血霧繚繞,這塊地帶有許多血池,從上古到現在這么長時間都沒有干涸。

    楚風寒毛倒豎,他感覺那些殘血太可怕,真要沾染上,估計自身會立刻化掉,什么都剩不下。

    而也正是在這樣的絕地中,有一片桃花林,盛開妖艷的花,甚是瑰美。

    “煉獄空間的土質!”

    楚風目光湛湛,心中凜然,他聽明叔說過,整顆星球都死掉了,只有煉獄的土質所在地有些許生機。

    嗖的一聲,他一閃而沒,進入桃花林中,有些桃花居然帶著血,釋放魔性,他不敢久留。

    一剎那,他橫穿過去,前方空間不穩固,次元空間重疊,是煉獄噴薄出的物質遺落在這里造成的。

    楚風身體一閃,進入最大的次元空間內,因為他聽明叔說,那道神秘霞光出現在這里的幾率最大。

    當然,它是不固定的,黑牢、桃林、血池、空曠的猩紅色大地,都出現過其蹤跡。

    這片空間中,有一些老樹非常的蒼勁,十幾個人都合包不過來,但是都沒有成精,一棵棵都無精打采,沒有長著幾片葉子。

    這里也有草被,但很稀疏,缺乏綠意,略帶枯黃,但總算有些生機。

    楚風剛一進來,一道猛烈的劍光就飛速斬落下來,要對他梟首,太突然與迅猛了,險些得手。

    關鍵時刻,楚風動用閃電拳,并且跟天涯咫尺配合,砰的一聲,一拳打出,這是非常有魔性的拳法,帶動身體加速,宛若反過來要駕馭楚風,一團光炸開,將劍光擊潰。

    這是一個高手,一擊未得手,轉身就走,而且就要呼喊人。

    轟!

    閃電拳展開后真的太恐怖了,這是陽間的神技,也是楚風第一次用來對敵,跟盜引呼吸法配合在一起,陽氣滾滾,無比熾盛。

    拳光劃破一切阻擋,將那人淹沒在下方,此人沒有呼叫出來,渾身骨頭便要炸開了,拼命反擊。

    但是,最終的結果卻是他被閃電拳打中,而且在這種駭人的速度下,他承受楚風數拳,結果他一聲都沒有能哼出,成為一團血霧,被打爆了!

    一位餐霞大成境界的進化者,西林族的一位天才,直接形神俱滅!

    楚風很冷靜,擊殺此人后,嗖的一聲沒入次元空間深處,這片地域很廣闊,附近暫時沒有其他人出沒。

    不久后,他又看到幾個“年輕人”在運轉盜引呼吸法,實力在餐霞境界,在這片空間出沒。

    “西林族這一脈果然一直不死心,在尋找那道光。”

    楚風已經從明叔那里知道,從上古到現在,西林族其中一脈發現此地的造化后,隱瞞下來,沒有上報,長年累月的暗中搜尋。

    起初,連圣人都在行動,想要攫取到送給后人。然而,到頭來都是一場空。

    甚至,有多次那道神秘的霞光險些被年輕人得到,卻始終遠離圣人,這讓他們甚是苦惱與不解。

    擁有強大實力也無奈,捕捉不到這縷光。

    長期試驗,西林族這一脈人馬意識到,這縷光更加親近年輕的生命體,對于老邁的進化者明顯嫌棄。

    “小心一點,魏恒老祖那一脈的人也來了,他們怎么知道這里有一道神秘霞光?”

    “還不是被那些余孽鬧的,族中神子在地球母星被殺,魏恒老祖的兒子魏天盛也慘死,他想培養出一個超級天才,繼承他們那一脈,他想讓后人斬掉地球的楚風等余孽。”

    “嗯,魏恒老祖發誓要親手割掉常明的頭顱,如果他培養出來的天才也能擊斃楚風,在他看來,那就是一樁美談了。”

    暗中,楚風皺眉,魏恒也知道了這里,并派出人馬來奪造化。

    “想割掉明叔頭顱?”楚風冷笑,今天他既然來這里了,如果遇上魏恒所中意的后代,一定先宰掉再說。

    “這里的造化不是秘密了,魏恒老祖這個人一向是不達目的不罷休,我們這一脈被動了,多半爭不過他們。”

    “他們哪里有我們了解這里,走吧,最近我感覺那道光出現的頻率高了,或許是機會!”

    楚風臉色陰晴不定,眼中殺機畢露,他抽出輪回刀,準備全滅這批人,一個都不剩,趕來這里尋找那道光的人都是西林族的奇才,是該族最有天賦的一群人!

    “滅你們根基!”

    然而,他還未動手,很快就怒了。

    楚風發現剛才那幾人跟另外一些人匯合,驅趕著一批衣衫襤褸的囚徒,從六七歲的孩子到六七十歲的老人,應有盡有,一個個皮包骨頭,勉強活著。

    “你們這群廢物,教你們多久了,還沒有精通這門呼吸法嗎?盜引可是上古地球的無上傳承,居然學的這么糟糕。”

    啪!

    一條皮鞭抽來,幾名老人趕緊撲到兩名孩子的身上,避免他們也遭鞭刑,而自身的后背頓時血肉模糊,鮮血淋淋。

    “算了,上古地球抓來的俘虜,當年的囚徒,如今也只剩下這么點后人了,再打死的話,那就沒地方找人了。”一人沉著臉說道。

    旁邊的人很惱怒,道:“這批人是上古地球那群強者最嫡系的后代,跟妖妖同族,原本想讓他們修煉盜引呼吸法,適應這里的環境,幫我們尋到那縷光,結果這么不中用。”

    “他們從未接觸過修行之法,短期內恐怕難有起色。”

    在這顆星球上,有妖妖父親血肉蘊含的規則、秩序等,改變了一切。

    西林族的人想借助這些人的血脈跟妖妖一脈相近,讓他們修煉盜引呼吸法,接近那道光。

    因為,他們懷疑,那道光在被妖妖父親血肉中留下的規則、秩序等牽引,更容易親近同脈同源的人。

    西林族只是地球當年的一個軍團,跟妖妖一脈毫無血緣關系。

    啪啪!

    皮鞭聲再次響起,那些囚徒滿臉污垢,渾身臟兮兮,衣服都爛掉了,但是現在卻一語不發,承受皮鞭的攻擊,渾身都是血痕。

    “這些賤胚子,還真是古怪,這顆星球的死氣居然不怎么侵蝕他們。”有人恨恨地說道。

    遠處,楚風目睹這一切,聽到他們的話語后,頓時怒血沸騰,他一下子明白了怎么回事,恨不得滅掉西林族所有人!

    啪啪!

    又是幾道皮鞭下去,就是那些孩童都不哭,身上帶著血跡,老人則撲在他們的身上,而幾名中年人則撲在老人身上,抵擋皮鞭,他們早已皮開肉綻,甚至有些人都快露出骨頭。

    可是,自始至終,無論是孩子,還是老人與中年人等,都一句話也不吭,默默承受。

    “賤骨頭,你們倒是硬氣,給我去找那縷霞光!”西林族的人喝道。

    接著,又有人揚起皮鞭。

    “不要再打了,無論怎樣,也得留下一些余孽,讓他們的血脈延續,老祖說了以后會有大用,萬一都打死,我們不好交代。”有人冷冷的勸阻,并不是同情,留下這群老弱只是因為暫時需要他們活著。

    “就是看他們不順眼!”一人還是不甘心,揚起鞭子,想要再抽上一鞭。

    “你們都找死!”楚風確定是什么人后,怒發沖冠,整個人都要炸開了,從遠方極速沖來!
刮刮乐怎么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