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學迷 > 網游動漫 > 穿越從山賊開始 > 172 荀衍
    北封城內,鎮北樓,荀攸的閣樓當中,荀攸和荀衍終于是見上面了。

    荀衍接過荀攸遞過來的那一杯茶:“我本來以為會是荀彧留下來,沒有想到最后留下來的是你。”

    “我比他更合適這里,也比他更合適輔佐主公,所以我就留下來了。”荀攸笑了笑,沒有談什么理想抱負。

    “合適嗎?也是最重要的確實是合適,能夠找到一個合適自己的地方確實是挺不容易的,恭喜你了。”

    兩人稍稍沉默了一會,荀攸又問道:“你接下來有什么打算?”

    “我?我還能有什么打算,在你這邊逛幾天,等那邊該來的消息過來了,我就收拾收拾回到潁川了。”荀衍漫不經心地回到,不過坐姿已經有些正了。

    “回去干嗎?繼續窩著過你的清閑日子,難道你就不想找點事情做嗎?”

    荀攸還真有些很鐵不成鋼的意思,對于眼前這一個叔叔荀攸還是很了解的,知道這家伙天賦驚人尤其是在政務當中有相當不錯的天賦,甚至不會比荀彧差多少,但這家伙有一個特點,那就是懶,相當的懶,

    “不想,挺麻煩的,你小子可別打我主意,我可不想出來干活。”荀衍感覺到荀攸似乎打算破壞自己安逸的生活,頓時就警覺了起來。

    如果可以的話,荀攸還真想把這小子留下來,有著小子在的話,陸海空的行政班底就能多一個核心人物了,不過這家伙的性格擺在那里,想要把他留下來太難了。

    “我倒是沒有打你主意,但有人可未必了,而且但身為荀家的人,這個是你躲不了的,總有一天你也是要出仕的。”

    “真到了那天,實在不行,我找點清閑的活干啊,你告訴戲志才那小子別給我找事啊,你們這我不干的,絕對不干,給我找事我就跟你們翻臉啊!”荀衍看了一眼外面的情況,不由得打了一個寒顫。

    “也是,你這小子就算是有什么心思,估計看了一眼這鎮北樓,就什么想法都沒有了。”

    鎮北樓那一種瘋狂的忙碌狀態,就連荀攸自己有時候也很是吃不消,更別說荀衍這一個懶貨了,看到這鎮北樓他能有什么留下來的想法就怪了。

    不過荀攸的目光始終在荀衍的身上徘徊著,就這么把這小子放走了,荀攸也是有些不甘心來著。

    對于荀攸的那目光,荀衍完全不在意,看你就看吧,反正我就不干你還能把我咋地?

    ……………………

    在荀攸這邊和荀衍見面的同時,另一邊郭嘉帶著同伴兩人開始了北封城之旅。

    這兩個少年對于這一個年輕的城市充滿了好奇,進入北封城之后,就把這一個城市逛了個遍。

    他們都是少年,而且可以說都是初出茅廬,都并沒有太豐富的閱歷,對于城市方面他們見過的也沒有多少,不過對于北封這一個城市他們倒是很喜歡。

    北封作為一個新建的城市,雖然難免少了幾分歲月的積淀,但卻有一種古城所沒有的朝氣。

    在加上這一個城市匯聚了并州和幽州的經濟,所以城市人口流動很大,往來的商人也帶來很多各個地域的文化,甚至在這一個城市上還能夠看到一些異人開辦的店鋪,很多很有現代化氣息的東西在這里也能夠看到。

    無數的新奇讓人眼前一亮,郭嘉他們對于這一個城市很是喜歡。

    只是稍稍有些可惜的是,這兩個少年身上都沒有什么錢,很多東西看著眼饞,但囊中羞澀根本只能夠看著。

    所幸的是,這兩個少年都不是一般人,他們不會被自己的欲望左右了,很清楚自己想要的是什么。

    實際上,郭嘉也清楚,自己這時候只要一揮手,估計立刻就有人屁顛屁顛給他送錢來了,但他并沒有這么做,他這時候還把自己當做一個客人來對待,要不要投靠陸海空,只有等他見了陸海空再說。

    兩人花了近一天的時間逛了小半個北封城,把所有他們感興趣的地方都去逛了一遍,最終兩人在天色暗下來的時候,隨便找了一下地方停下來,郭嘉轉頭對路邊一個看上去很普通的路人揮了揮手。

    那路人似乎沒有想到郭嘉會像他揮手,但還是停下了手中的動作來到郭嘉的面前。

    “這位公子請問有……”

    那路人的話還沒有說完,就被郭嘉直接打斷了。

    “行了,別裝了,帶我去見他吧。”

    聽到這話,那路人愣了愣,隨即看了看郭嘉的雙眼放下了偽裝。

    “是!請隨我來。”

    ……………………

    司隸校部,河西郡。

    在荀衍和郭嘉兩人先后進入北封的同時,陸海空的隊伍在經過修整救援之后終于再一次上路了。

    一天的時間,陸海空直接穿過了大半個河西郡,眼看著就要進入并州了。

    他們這一路走來,路程平穩安定和很多,再也沒有遇到之前那一種官兵堵路,還有人暗算的事情了。

    隱藏在黑暗中的那一群人在那一次行動之后似乎已經放棄了,畢竟陸海空的實力擺在那里,想要對付他硬碰硬幾乎是不可能的,只有像之前那一種手段才能起到一些效果。

    而就連之前的那一種手段,在那一種陸海空幾乎是毫無戒備的情況之下,都只是帶走陸海空六百多個浴血騎士,在現在陸海空這一種明顯已經有了戒備的情況下,想要再暗算陸海空幾乎是不可能的。

    那一群人或許是看到了這一點,所以這一路上都沒有對陸海空再一次出手。

    而陸海空這時候已經在河西郡的邊緣了,再往前一步,陸海空就要進入并州了。

    雖說并州南邊的這幾個郡陸海空的掌控不如北方的那幾個郡強,但怎么說也是陸海空自己的地盤,一旦進入他的底盤不管是什么牛鬼蛇神想要搞事情都幾乎是不可能的。

    所以在這一種情況下,陸海空的心情是放松了不少的。

    然而就在陸海空心情放松的時候,有人的心情可是比陸海空要好太多了。

    人家就是要盯著你心情放松的時候再來搞你一波!
刮刮乐怎么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