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學迷 > 歷史軍事 > 鋼鐵皇朝 > 第一百七十八章 炮火
    ps:今日五更完畢。文┡學迷WwΩW.*WenXUEMi.COM

    另外推薦朋友的一本二次元新書《海賊之一拳無敵》,喜歡二次元朋友可以看看哦、

    “瞄準回回炮!”

    羅信高喊一聲,每隔一段距離,一個士兵就會重復他的命令。

    這五百米的城墻三十米門火炮幾乎相隔十米一個,他需要將命令一個個傳達下去。

    都一切就緒,蕭銘對羅信點了點頭。

    “開炮!”羅信大喝一聲。

    “開炮!”一個個聲音響起。

    頓時,“轟隆!”,“轟隆”的聲音連續響起,火炮噴射著火焰,黑色的炮彈如同一把出鞘的黑色利箭筆直沖向了蠻族的營地。

    蠻族營地,貝善,古爾泰正在望著滄州城池,貝善正在說著自己的下一步攻城計劃。

    一旦回回炮組裝出來,這種大型投石車會將裝滿火油的油罐拋射到城墻上,這種火油罐碎裂開來會讓一大片區域被火焰包裹。

    同時,奴隸兵會再次進行沖鋒,一隊奴隸兵會繼續在城墻下挖掘坑洞。

    這個坑洞完成,另一對奴隸兵會帶著火藥桶埋入城墻下,最終點燃火藥桶。

    只要這個步驟完成,城墻基本會被炸出一個缺口,這時奴隸兵便會如同潮水一般涌入滄州城。

    只要奪下城門,蠻族騎兵就會充入滄州城,徹底消滅城中的守軍。

    二人的想法不謀而合,一切只等待回回炮壓制城墻上的守軍。

    這時他們忽然看見城頭冒出火光,接著如同雷霆滾動的聲音傳來,接著只聽見“嗖”一聲,貝善右側整齊列隊的蠻族騎兵忽然詭異地向后飛出,一連串砸到十六名騎兵才停下。

    一聲聲慘叫緊接著響起,貝善看向第一個蠻兵,此人胸口血肉模糊,出現一個血洞。

    而他身后的騎兵同樣凄慘,胳膊詭異地折斷,腦袋直接稀爛。

    瞬間,貝善驚出一身冷汗,但是這才只是開始,緊接著他看見他附近的士兵像這個騎兵一樣詭異地飛出。

    城墻上三十個響聲傳來,營地中已經浮尸遍地,三四百個騎兵慘死!

    “這是這么回事?”貝善看向古爾泰。

    而古爾泰看向了劉軒。

    劉軒額頭的冷汗瞬間流了下來,他這時才說道:“不對,這次是齊王的秘密武器,我們上當了。”

    “什么秘密武器!”貝善感覺自己被古爾泰欺騙了。

    他根本不相信古爾泰,而現在事實證明他是對的。

    這時,一個騎兵跑了過來,將一個被鮮血染紅的鐵球遞給了貝善,說道:“臺吉,就是這個東西!”

    貝善接過鐵球仔細打量了一下,這是一種實心鐵球,他的眉頭不禁皺了起來。

    “古爾泰,你應該給我一個解釋。”貝善冰冷地望著古爾泰,“你欺騙了我,數百個士兵的死亡你負有責任。”

    古爾泰的嘴張了張,“貝善臺吉,這是滄州守軍太狡猾,不是我的錯,我已經全力試探了。”

    “轟隆……”

    又一輪巨響傳來,這時一枚炮彈忽然集中了正在組裝的回回炮,一聲巨響,整個回回炮被這枚炮彈打散了架。

    接著黑色的炮彈在地上彈跳著砸向其他蠻族騎兵,接著又是一連串的慘叫。

    這一刻蠻族的騎兵出現了混亂,他們距離滄州城可是五百米。

    而這樣的距離中,滄州城的士兵依然可以大量殺傷他們,這對他們來說是一種極為恐懼的感覺。

    這種感覺如同是靶子一樣。

    而城頭的隆隆巨響卻也讓馬匹感到了不安,焦躁的抬動馬蹄,一眾蠻族騎兵中,只有貝善臺吉的騎兵絲紋不動,如同雕塑一般。

    于此同時,數百名蠻兵忽然舉著盾牌擋在了貝善的面前。

    這些蠻兵站成三十個橫隊,將盾牌斜插在地上,神色肅穆。

    望著城頭的火光,貝善對古爾泰說道:“讓你的人全力攻城,我想得到這種武器!”

    “貝善臺吉!”古爾泰猶豫了。

    “怎么?難道你想違抗我的命令嗎?此次進攻滄州城是父汗的命令,違抗我的命令就是違背父汗的命令。”貝善厲聲道。

    不僅是古爾泰,古爾泰手下的騎兵都被這種詭異的死亡方式下壞了,他們從來沒有見過這種恐怖的武器。

    就算是大渝國的火筒,射程也不過二百米,而且射出的還是石頭彈。

    可是這種和火筒一樣冒著火焰的東西卻能夠在五百米外一次殺死十幾個人。

    盡管不想消耗自己的實力,但是古爾泰依然下達了命令。

    他手下的二萬奴隸兵頓時全部沖向滄州城。

    城上的火炮還在咆哮,回回炮在火炮的射擊下6續被摧毀,望著蠻族凄慘的模樣,羅信大笑不止,“你們這些殺千刀的蠻人,現在知道我們的厲害了吧。”

    魯飛拿著望遠鏡一瞬不瞬地盯著蠻族的營地,每當炮彈打中串殺一排蠻兵他都會大叫一聲好。

    當看見自己身邊的火炮炮彈打在空地上的時候,魯飛抬腳就給點炮的士兵一腳,罵道:“笨蛋,你他娘的怎么往地上打!”

    士兵被踹了趔趄,委屈道:“剛才這炮是校尉你瞄的呀。”

    魯飛臉一紅,抬手就要打,“你敢說出去試試。”

    “殿下,今日老夫真的服了,有這火炮,這蠻族是無論如何無法攻下滄州城的。”牛犇捋著胡須欣慰地說道。

    一枚枚炮彈如同串糖葫蘆一樣將蠻族營地的士兵一串串地殺掉。

    士兵們士氣大振,一個個臉上露出了激動的笑容。

    不過很快如同潮水一般涌過來的奴隸兵再次讓他們繃緊了面孔。

    回回炮被全部打成了破損的零件,這時蕭銘說道:“自由射擊!”

    得到命令,羅信說道:“一個個都給我盯準一點,哪里人多就給我往哪里打。”

    “是!”炮兵得令,瞄準了奴隸兵最密集的地方。

    此時在士兵眼中,一切進攻滄州城的人都是他們的敵人,而守住滄州城是他們唯一的信念。

    “開炮!”

    “開炮!”

    “……”

    數十實心彈射,在地上帶起一串串血霧,而一半的火炮依然再向蠻族的營地開火,這些蠻人別想安靜地看戲。

    雷霆地一般的巨響讓奴隸兵們心驚膽戰。

    終于,第一次奴隸兵在還未抵達城墻下的時候出現了潰散……

    (未完待續。)
刮刮乐怎么刮